第48章 王姬有令,不敢不来

作者:灵一狐 字数:197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侍卫们举起刀,就要扑上去。我阻止了侍卫们,侍卫们退后几步。

“蒙斛,姬公子今日游海,不小心闯入行宫禁地,从陆上官道,送他平安出宫。”

“可是,王姬!他……”

我转过头,冷冷看着蒙斛:“可是什么?你想我父兄知道有人闯入行宫吗?你想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吗?公子筠是我的朋友,不要伤他。谁伤了他,就准备陪葬陵寝!”

说完,我往回走去。春寒未消,夜风刺骨,好冷,真的好冷。

公子筠快跑几步,拦在我的面前,一脸桀骜不驯:“慢着!王姬,既然你说我是你朋友,为何不愿意和我说一句话?”

他的脸孔坚毅,眉毛好浓,长眉斜飞;他的眼睛好大,好亮,像星辰一般。他定定看着我,灼灼目光直接干脆,带点愤怒和讽刺,毫无收敛。

我笑了,对他说:“既然如此,那好,我就和你说两句。公子筠,我也曾经想过要游海逃走,可是,这个行宫守卫森严,三面环海。游海需要游四个时辰才能看到最近的陆地,很容易就脱力而死了,我劝你下次不要乱游。而且,行宫里的弓箭手很霸道,小心他们把你射成筛子。”

他的目光炯炯,嘴角微勾,表情笃定:“王姬有令,不敢不来。”

我莫名其妙极了,冷笑道:“我有令?”

他的身形极其高大,他冷冷俯视我:“去年夏天齐宫盛宴,王姬曾经当众说过‘两位的琴技真是出神入化,让人佩服,愿拜二位公子为师。’王姬可能早忘了,我可没有忘。如今晋国公子已走,不会再回来了。我愿意教授王姬琴艺。”

去年夏天?公子弘?我看着他,我的眼中有水雾弥漫,有什么滚烫的热流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的心里一片酸楚,我懒得和他啰嗦,我转身回头,往寝宫走去,对侍卫长下令道:“拿三套干衣服给公子筠,再拿些食物,送三匹好马给公子,让公子主仆休息下再走。”

急迫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高大的身影拦在我的面前。

他瞪着我,我瞪着他,我的眼中模糊一片。

“王姬既然不许,那我先回去了。”他若有所思,低头一阵冷笑,蓦然抬眸看我,目光灼灼:“王姬,若是我死了?你也会这般替我流泪吗?”

他的面容霜雪般清寒,孤独而桀骜,紧握的双拳青筋直冒,步伐坚定,往大海走去。

他没有吃侍女端来的食物,一跃入海,他的两个侍从,跟着他跳入大海。

隔了两日,海上漂浮而来一具浮尸,被泡得浮肿恐怖之极,是公子筠的侍从,行宫里的御医说,是被淹死的。

过了几日,海上风浪大起,波涛汹涌。

行宫里,一片混乱。

我披着白狐裘走了出去,只见侍卫们团团围困,又不敢上前伤人。公子筠全身湿透,一步又一步向我走来。昏黄的宫灯之下,他的面孔像雕像一般坚决。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眼神毫不掩饰,他的双眼,他的双唇,他的鼻子,全是坚毅和力量……也全是落魄和不驯。他看着我,威武而俊美,如从天而降的战神。

“我来替王姬授琴。”

侍女们端来热茶和糕点,侍卫们取来黑貂裘和火炉,几个侍卫牵来三匹高头大马。

我转身就走,我才不会被威胁,今日风浪这么大,你又准备游回去找死,我也管不着。

我姜璃是齐国王女,我父亲和我哥哥征战四方,手上有千千万万的阴魂。我见惯生死,谁也不要想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

他的声音有些凄楚:“王姬,今日是你十六岁生日,行宫寂寞,至少,让我替你弹奏一曲。”

我的生日,我回头,震惊地看着他。他怔怔地望着我,他的目光,有悲悯,有酸涩,有我看不懂的热情和疯狂……似乎将我整个人都看穿了。

他抱着琴,朝着我缓缓走过来,他一步步向我走来,我一步步往后退去。

我退到了墙角,他逼上来,凝视着我,目光里是深深的刺痛,他的嗓子沙哑,问我:“我的王姬,难道我的琴技真的不好吗?”

我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我转过头,耳根如烈火烧蚀一般炙热,我恼羞成怒:“你要弹就弹!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啊?”

他的语调比我还愤怒,他口中的热气喷在我的脸颊上,一片炽热:“要杀就杀,反正我也没有晋国做后盾!”

“你!”我愤怒至极,转身就走。他一怔,徒劳拉住我的衣袖。

我狠狠一甩衣袖,轻薄的衣袖撕裂开来,刺耳之极“嗤、嗤”。

“送客!给我抓活的,打晕,从官道送出行宫。谁弄死了,谁全家陪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