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下一个霸主一定是我!

作者:灵一狐 字数:29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公子弘说到做到,天天进宫,教我武艺、琴艺。

他仗着他显赫的身份,还带着我,偷偷溜出宫,出去玩。

那一年,他才十七岁,他的武艺已经很好了。他态度狂妄,笃定地告诉我,上一个霸主是我父亲,下一个霸主一定是他。

“呸!好不要脸,为什么不是我哥哥?”

他笑得肆无忌惮,一股舍我其谁天下第一的嚣张气焰,毫不掩饰地嘲笑:“你哥哥?哈哈,你哥哥。”

说实话,他不太看得上我哥哥,我哥哥败于他手,就更不喜欢他了。有好几次,我哥哥在凤阳宫看到他,那脸色铁青,眼中全是隐忍的熊熊怒火。

要不是碍于齐晋打大战,必然天下大乱,我哥哥早就揍他了,关键是我哥也揍不过他,只能干瞪眼。

宫里宫外,只有公子筠能和他一较高下,有一回,我和他偷偷跑出宫,碰到公子筠。尽管我们常服简装,公子筠还是认出了我们,请我们去他栖身的驿馆喝酒。

巧合的是,公子筠今年也是十七岁,而且公子筠这家伙虽然境况很糟糕,却举止磊落而坦荡,既不怕事,也不怕死。两人聚到一起了,就一块喝酒吹牛。

几杯酸酒下肚,都开始滔滔不绝吹大牛,比完文采比韬略,比完韬略比武才。论武才,他们都觉得自己武艺贼拉好,简直是天下第一好。可是天下第一只有一个,当场就打了起来,打得难分难舍,最后,两个人都快累死了,还是没有一个结果。

剑术不分上下,两人干脆扔下剑,亮出拳脚,贴身肉搏,两人毫无形象,在青草地上翻滚扭打……依然没有胜负。

两人打得彼此鼻青脸肿,实在打累了,又开始喝酒。我的公子弘笑得神采飞扬,晴光万里。公子筠笑得有些黯哑和苍凉,烈酒染红了他的双眼,隐约流动著悲伤的暗流。他望着我,怔怔的,眼里有浓浓的落寞和悲哀。

“王姬,祝贺你!”他的眼神迷离,哑声祝贺我。

这也不能怪他,公子筠今年才十七岁,他十岁就来王都做质子了,他的父亲真狠心!暨国国君肯定也有很多公子,偏偏就送他到虎狼之国做质子!可见他的父亲不怎么喜欢他。他客居王都,我的父亲和哥哥又不是好相处的,内忧外患,命运千疮百孔,公子筠的状况真的糟糕透了。

十岁的小孩懂什么啊?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国的质子,也是十来岁的样子。我的哥哥和侍卫们踢着他,像踢球一样,踢到这个脚边,再踢到那个的脚边。他被踢得满头红包,腰都直不起来,万般无奈,只能拼命将身子缩成一团,缩成小小的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我哥哥走后,他一个人蹲在那里,紧紧抱着膝盖,将头深深埋进自己的怀里,像只受伤的幼兽,低低地抽泣,肩膀发抖。

我想了想,心里也挺凄凉的。我告诉他,我和他既然有缘喝酒,就是朋友。等我回宫,我就去求父君,放他回暨国:“我是父君的嫡系爱女,我可以帮你,无论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弄来。”

“是吗?那……多谢王姬。不过,我挺好的,什么都不要。”

“呃……姬筠,你不要那么客气嘛……我真的什么都能弄到。”

姬筠已经转过头,和姬弘聊天去了……就当我是苍蝇在嗡嗡乱叫。

什么人嘛,真气人!我是真心想帮他,他居然不领情。我不服气,偏偏要去求父君,结果出乎意料,真是气炸我了!我很对不起他。我回去给父亲编了一个理由,拉着他的衣襟撒娇撒痴,叫他放了姬筠。父亲却说,女人家不准操心国家大事。暨国夹在齐楚之间,暨国的质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万一暨国投奔了楚国了,都没有质子祭旗。

无论我怎么请求父亲,怎么样撒娇撒痴,父亲坚决不许。不过,他承诺我,他可以让姬筠日子好过点。

公子弘和公子筠臭味相投,彼此欣赏,很快就变成倾心之交,两人两日一小聚,三日一大聚。我的公子弘喝得满脸通红,排着公子筠的肩膀,豪气万丈说:“姬筠,你是个英雄!不要灰心。当年公子小白、公子重耳比你狼狈一万倍,最后都成了一代霸主。等我回国,我就发兵支持你,回国抢夺世子之位。我说到做到,一定让你成为暨国世子!暨国虽然不大,也不算小,也有机会……”

姬筠晦暗的脸骤然发光,所有的晦气似乎被一扫而空。他的手微微战栗,拉着公子弘的手,行了个半跪的大礼:“公子此话当真?谢公子!”

公子弘并没有拉起姬筠,而是坦然接受了姬筠的大礼,爽朗笑道:“哈哈,姬筠,我们是朋友哈!等暨国强大以后,下次诸侯会盟时,你要尊我为霸主哦,下一个霸主一定是我。”

姬筠立即跪在了冰冷的地上,恭恭敬敬地行了个臣子见君主的大礼,慎重其事说道:“若是蒙公子大恩,小人有幸回国夺得世子之位。将来必尊公子为霸主,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替公子效力!”

公子弘弯腰拉起了姬筠,两人击掌为誓。以手腕血滴在酒里,彼此交换酒樽。

我灿烂笑着,我用力鼓掌,我快乐欢呼着,我的公子弘那么英雄盖世,文韬武略,天下第一,他一定会成为一代霸主!

我爱你,生命如此光辉绚丽。

我爱你,岁月只剩下幸福和喜悦。

夏天一天又一天过去,盛夏的夕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懒洋洋的。柔柔夏风拂过,齐宫里的万千栀子花如雪盛开。公子弘拉着我走在草地上,夏草青青翠翠在脚下踩过,踩得长长的夏草“嗤……嗤……”轻响。

“阿璃,你到底愿意嫁到齐晋国吗?”

“嗯……”

“阿璃,你蚊子哼哼啊,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

“嗯……”

“阿璃,你大声点,你到底愿意嫁给我吗?愿意,还是不愿意?”

“嗯……”

“阿璃,你愿意不愿意啊?到底愿意不愿意啊?”

太阳一分分落下去,夕阳的光辉越发温和下去。夕光照耀,公子弘清秀单薄的脸上飞上浅谈的绯红,双眼熠熠生辉。他抱起我,踩踏在夏草之上,旋转着。

公子弘的白袍飞旋成一片白云,那么轻柔和快乐。

“呵呵……呵呵……阿璃,你究竟愿不愿意?愿意不愿意。你不开口,我就这样一直转下去……转下去……”

头都被转晕了,在一片栀子花的香味之中,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轻轻点了个头,又羞又急低声求道:“愿意,愿意,快放我下来。”

“晕死我了。”公子弘揽着我,双双倒在长长的青草之上,将长长的青草压倒在身下。他就在我的眼前,亮晶晶的双眼,空气之中弥漫着干净的青草味。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的双眼渐渐染上狂乱的欢喜,眼睛亮得吓人,他在我耳边低语道:“阿璃,我也愿意!我姬弘对天发誓,我会照顾你,爱惜你。一生一世,一世一生,阿璃将永远是我唯一的妻子。”

一生一世吗?一世一生吗?

唯一的妻子……嘻嘻。

他的呼吸呵在我的耳畔,迷乱而狂喜。伴随着花香和誓言,我的心轻飘飘的恍若迷失在云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