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如今可是是大争之世

作者:灵一狐 字数:406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的脸瞬间滚烫无比,心里砰砰乱跳,我差点脱口而出:“好!”

等等……我不能自乱阵脚!我心慌意乱之极,连忙转过头。我提醒自己,绝不能色令智昏,我连连摇着头,才不信他的鬼话:“你骗我!”

他一愣,满脸的热情迅速凝固。片刻之后,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说得轻描淡写:“阿璃,我是做国君的人,君无戏言。”

跟我来这一套?我又不止认识你一个要做国君的人,在宫廷斗争方面,耳濡目染多年,谎言听得比山还多。我翻了翻白眼,表示鄙视:“我才不信呢。国君最喜欢撒谎呢,将来要做国君的更是满口谎话。”

你们这些千里迢迢去求娶别国王姬的,不就是为了王姬的父兄呗?王姬到手了,废物处理扔一边去,再娶百八十个妾室简直不在话下。我哥哥娶的还是大周天子的嫡女呢,当年也在周天子、王姬面前说过不少好话。我至今记得,我哥骑着威风的白马,红绡香车,千里迎娶美丽婉约的周王姬。

当年国婚,八十里赫赫依仗,国宴三日,如今呢?

现如今,美丽的周王姬的泪水,能把齐宫的荷花池填满。

他凝视了我好半天,温柔的眼眸此时带点耐人寻味的无奈。我抬起头,理直气壮地回视他。他用指头戳了戳我的额头,无奈地笑着:“你啊,尽说实话!”

那是,你不看看我是谁。

他一偏头,笑得万里无云:“我们打个赌,你今天肯定会主动往我怀里跳,赌输了做我夫人,不准反悔!”

“不可能!”

他脸上带着浅浅的讥诮笑容:“什么不可能?主动想往我怀里跳的姑娘,可以从晋国的宫门口排到齐国宫门口。我赌你也是其中一个。”

“赌就赌,那你输定了!我告诉你,盼着我姜璃高看一眼而不能够的公子王孙,能从齐国王宫门口排到越国王宫门口。公子弘,我敢赌,你也只是其中一个。我劝你,我有十几个妹妹。五妹六妹八妹都很漂亮,你赶紧去向他们求婚。去晚了,被别的公子娶走了!”

他温柔抱着我,一弯腰将我放在一根树丫上。我心里暗叫不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轻轻抬眼看他,难道这家伙生气了,准备把我独自扔在这里?我才不怕呢,横竖这还是凤阳宫呢。我偷偷往下一看,两三丈高的树丫,地上铺着青石地板。

他脉脉含笑,轻轻地挥一挥衣袖,站了起来。他想做什么?我大惑不解,眼巴巴地盯着他。谁知道这个王八蛋,果然往下一跃。我大惊失色,连忙去拉他的袖子,他却轻轻一避,避开了。转瞬之间,他已经稳稳地踩在地上。

我大怒,骂他:“你做什么?”

他悠闲地站在地上,一脸阳光灿烂,对我张开双臂,笑道:“想下来?跳啊!”

我气晕了,这是我齐国的地盘,他倒是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就不跳,我就等着人来救。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一两个时辰,就是没有等到人,今天人都死哪里去了?我讨厌我的父亲,他就这么想把我嫁给这个衣冠禽兽吗?他就这么相信这个王八蛋吗?他受了这个斯文败类的什么蛊惑,居然昏了头,让他进凤阳宫。

天气炎热,细细碎碎的太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我的身上……一点也不浪漫……好渴,好想喝水。

“阿璃,口渴不啊?我叫人准备了冰镇凉瓜,跳下来吧。我是你未来的夫君,你得学会相信我。”

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好甜好甜,像冰镇凉瓜一样甜丝丝,哄得我一愣一愣的,让我的心里一阵迷乱,我咬牙拒绝:“你想得美!”

我双手牢牢抱着树干,坐在树丫上,双脚自在晃荡着。我看着天,也学着他一样,一脸镇静而悠闲的样子。繁盛的凤凰树上,一片又一片碧绿的树叶,有火红的花朵,像一簇一簇的火花,开得漂亮极了。我得意极了,我才不跳呢。一跳就主动跳入你怀里,我有那么傻吗?万一……万一……你没有接住我,我岂不是要摔惨?

哼!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姜璃有那么容易被欺负吗?正在我得意之时,我发现这颗巨大的凤凰树正在晃荡,我往下一看,啼笑皆非,这王八蛋,举起一把雪白的宝剑,正在专心砍树。

我笑得呲牙咧嘴,取笑他:“喂!你做国君的人,什么时候改伐木了。”

他才不理我,继续伐木,眼看大树要倒了。我怕他了,闭着眼,往下一跳。

疾风拂面,我往下坠去,耳边是呼呼风声。有人飞跃起来,揽住了我的腰身,将我接住。天地之间,是木槿花的香味,花香醉人。他的双眼流波,像徐徐春风,温柔而温暖。他的双手牢牢缠绕在我的腰上,温存而有力。

他看着我,眼神笃定而深邃:“阿璃,我会是你夫君。我会保护你,我会爱惜你,绝不骗你,你相信我。”

我的心跳得好急促。大约是被太阳晒得太口渴了,有点中暑,我的头一阵晕乎乎的。我的声音软弱,无力地拒绝:“可是你万一欺负我。我又打不过你。”

淡淡的木槿花香味四溢,他的眼神一片迷离,他低下头,温柔地吻在我的额头上:“那我教你武艺吧。”

他修长的胳膊揽着我的腰身,将我紧紧搂在怀里,我只觉得窒息和慌乱,来不及思考。他的眼眸凝视着我,那润湿的,软软的嘴唇下移,就快要贴在我的嘴唇上……

他的唇有淡淡的清香,他闭上了眼睛……

我的心狂跳,我的头发晕——我用手挡在我的嘴唇上,拼命往后一跳。

他有些被激怒:“阿璃,你!”

我几步跳到一个凌霄花架之后,呲牙咧嘴地耻笑他:“大骗子,雕虫小技想骗到我,休想啊休想啊!”

他莫名其妙:“什么?”

我隔着花架骂他,繁花绿叶几乎挡住了我的大半个身子:“滚蛋!你今日说得好听,什么娶我,什么只娶我一个,将来总是会变的!我真到了晋国,我还能制衡你吗?就像你今天长这么俊,以后说不一定像我爹那样长个肥肥大肚子,姑父那样满脸大胡子,再像我哥哥那样血腥臭味扑鼻,再娶上百个妾室,哼,我才不上当呢。”

他哭笑不得,赞叹道:“阿璃,你还想得真长远。不过,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你父兄也未必牢靠,至少你父君是执意将你卖给我了。你就一王姬,你能怎么着吧你?”

我一愣。

他从容笑一笑,隔着花架扑过来:“你这样老想依仗父兄是不行的,阿璃,你细想,若是有人害怕你父兄的权势而娶你疼你,他算什么英雄,怎么配得上你?将来你父兄若是不疼你,你岂不是惨了?人生百年,兄妹之间的感情也未必比夫妻之间牢靠。我教你武艺吧,若是我将来对不起你,你再杀了我总行吧。”

我抿抿嘴唇,在他怀里挣扎:“我不信!”

无论如何,国君和君夫人……那并不是我要的。

“阿璃,你究竟想要什么?又有什么东西是我姬弘给不了的。”他有些恼羞成怒,一遍遍在我的耳边温柔地呢喃着,呼吸痒痒地呵在我的耳边。我的脸,从耳后一路红上了眉梢。

“你给不了,你当然给不了。”我挣扎不开,随即放弃了无用的挣扎,骤然转身,非常非常端庄地站直了,语气冷淡而理智:“我要得是一世尊荣,一生静好。你给不了!我留在了齐国,我的父兄怎么也能护住我,可是我嫁去晋国,晋国是你的地盘,我只能卷入复杂的争宠夺爱之中,你是未来的国君,不说远了,我本人至少会带五六名滕侍嫁给你。为了联姻,你势必还会娶很多别国女子。光想一想……就是很美妙的局面啊。百花斗艳,我不一定是能活下来的那一朵。”

我逼视着近在咫尺的公子弘,冷笑着,目光挑衅而直接:“公子弘,明人不说暗话。你我若当真结亲,我于你,不过是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个,甚至很可能只是个摆设。你于我,却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夫君。今日言笑晏晏,信誓旦旦,明日就能:女也不爽,士贰其行。也许我最终只能:及尔偕老,老使我怨。嫁给你,于你毫无风险,于我的风险太大太大,我不同意!你再俊美,你再温柔,我姜璃也不稀奇!”

十七岁的公子弘被问得一愣,慌乱避开了我的目光。

他低头,放开我,谈谈一笑道:“阿璃,今日你累了。我明日再来,如果十九日之后,你还不愿意答应我的求婚,那我就回晋国去,可好?”

我心上拂过淡淡的忧郁,静静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他的身影,月色清辉一样柔和;他的动作,仿若流云一般潇洒飘逸。忽然,这片云轻柔停留了下来,转头温和笑道:“阿璃,你说的这些话,我之前确实没有细想过……说起来,算我唐突了。”

我笑一笑,认真屈膝行了个礼:“君是男子,妾是女子,君当然不会忧虑女子所忧虑;就像妾身从来不会替我哥哥去想怎么攻城略地一般。然而,此事关系妾身的一生,妾身还望公子略略思索,早日打道回府为宜。”

他静静凝视于我,缓缓道:“……女子的一生……”

“是的,女子的一生。”

他抬起头,仰望天空:“阿璃,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然而……也完全不对。你留在齐国,齐国将来是你哥哥的,他就能一直疼惜你吗。人生将来几十年,他若以后只听他夫人和孩子的话,不再顾惜你了,你怎么办?可是,你嫁给我,其他不说,你必定将是唯一的正夫人。背靠齐国,也没有人敢怎么为难你。将来你生个小世子,阿璃,你自己的孩子总归比兄弟之类靠谱得多。一世尊荣,一生静好,靠自己的夫君、孩子更容易得到一些。而且,我姬弘言出如山,说了不娶妾室就不娶妾室!”

我一怔,想起了齐国世子妃那张寒冰一般的脸色,心里泛起一丝慌乱。

姬弘已经转身离开了,边走边大声说道:“想避开百花斗艳,得到一世安稳?如今可是是大争之世,谁又逃得过去争斗?与其逃避,不如冒风险去争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