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君子贵言而有信

作者:灵一狐 字数:38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之后,我仔仔细细地盘算过了。

越盘算越糊涂,到底要不要嫁公子弘,如果不嫁他,该怎么样搞鬼欺骗父亲?

我其实很喜欢公子弘,在求亲的众位公子和贵族之中,他几乎堪称完美,绝对符合我的选婿标准。

夏日炎炎,一日,我在荷花池看莲花。坐在莲池边的汉白玉上心事重重地喂鱼,看荷花池里,无数彩色小鱼儿自由自在地游动,我一抬头,居然看到了公子弘。

他嘴角含着笑,凝视着我,分花拂柳,翩翩而来。

我惊慌回头,我的大堆侍从居然都不见了踪迹。

我心里有些慌了,暗自埋怨。齐宫禁卫森严,凤阳宫里住的都是未嫁的王姬,更是重重守卫,这厮居然能混进来,只有一个解释:我父亲许可的。

我看着他,心里砰砰乱跳,耳根发烫。

我连忙低下头,只见日头下,一个人影约拉越长,他越来越近。

我心慌意乱,忍不住跳起来,拔腿就跑。我回头,看见他带着耐心的笑容,眼眸中晴光滟涟,大步往我走来。他个子高挑,头戴白玉冠,轻薄的月白长袍在徐风中飘扬,相貌俊美无暇,风采翩翩绝世。

我的心跳得好快。

天气本来就很热,似乎变得更加热起来。

我跑得跟一阵风似的,路过凌霄花架,正在那里绣花的姜琬唤我:“三姐,跑这么快做什么?”

“嘘。”我对着姜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姜琬是我的五妹,不过,她和我同岁,只比我小了一月。这个状态充分说明了,我父亲同时有多少女人。

我拉着姜琬躲在凌霄花架之上后,藏在密密麻麻的茂密树叶之后,看着花架外走过丰神俊朗公子弘。他步伐从容,如闲庭信步。他穿了一件广袖长袍,样式非常典雅飘逸。衣料是月白色的,领口与袖口却绣着精美的云纹,修长的腰间缚着蟠龙白玉佩。

我偷偷看他,他真是清贵闲雅,俊美无双。

漫天里,有如火灿烂的凌霄花,有黄莺儿低柔婉转的歌声。

姜琬怔怔地看着他,问我:“三姐,他就是晋公子弘吗?听说父亲想把你嫁给他。三姐,你躲他干什么啊?他长得好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的公子。”

很俊吗?真没有见过世面!不说远了,其实暨公子筠就比公子弘更俊美。这件事情侧面反映了,向我们姜家求亲的公子虽然多,质量实在不怎么样。姜琬年已及笄,容色娇艳,大国王姬,自然也有不少王孙公子求亲,到现在和我一样,没有成亲。

我撅撅嘴:“我才不嫁给他呢。”

姜琬激动地拉着我的胳膊,声音颤动:“此话当真?三姐,我愿意。我们立即去父君哪里说。我愿意嫁到晋国联姻。”

我微微一惊,转头看姜琬,她的漂亮小脸蛋发着灿烂的光彩,一双眼睛染上了狂乱的热情,脸更是红得可以滴下血了。

在我的心底,隐隐约约有一点什么在呐喊,可是我咬咬牙,嘴硬道:“好,去就去,现在就去。”

姜琬一把伸出手,拉着我就往勤政殿走去,她的手在发颤。在我们刚走出凌霄花架,从一颗巨大无比的凤凰花树下,跃下白衣白冠的俊美少年。

他对我们灿烂一笑,眉眼在笑,嘴角在笑,他一眨眼睛,对我笑道:“王姬,这是去哪里呢?我奉你父亲的命令,来教授你抚琴。”

“抚琴?”

他悠闲靠在花架上,在绿树红花下,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是的,齐侯说你弹琴太难听,堪比锯木头,还喜欢当众卖弄。实在有辱大国国体,特命在下来授琴。”

“至于这位王姬,我有一个弟弟,比我俊多了,我回头让他来齐国求亲,好不好?”

姜琬满脸涨红,又羞又急。她用力甩开我的手,往外拼命跑去,就跟有大狗在追她一般。我害怕和公子弘单独相处,连忙去拉姜琬。姜琬却像触了电一般,扔下我就狂奔。

我心里有隐隐约约的高兴,又有隐隐约约的着急,我的心砰砰直跳,转过身去:“琴呢?”

“琴在这里啊。”

有人从背后揽上我的肩膀,我惊慌失措,连忙挣扎。他的胳膊有力极了,他将手托在我的背上,旋了一下我的身子,打横抱着我,踩着花架,踩着凤凰花树巨大的树干。将我抱着,跃上了巨大的凤凰树。

粗大的树干枝桠处,还真的架了一台瑶琴。

他坐在一枝巨大的树枝上,将我放在瑶琴的前面。他的嘴唇在我耳边,温柔劝解道:“你不用费劲,你哥哥都不是我对手,更不要说是你。况且,十几天后,你就是我娉下的夫人了,这也不算什么。”

我的脸滚烫无比,连忙转过头,身子也往边上移去:“谁要嫁给你?谁要嫁谁嫁,反正我不嫁!”

“真的吗?”他死皮赖脸,靠我更近。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盘旋,伴随着微微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当然!”我看着地面,打量着距离,这凤凰花树,怎么也得有两三丈高,跳下去,估计得半死不活。喊人吧,平时宫里人来人往,此时却连一个鬼影也没有。

他躺在凤凰花树平行的树干上,用手枕着头。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撒下莫测变幻的光影,他的语调温柔而自傲:“为什么呢?你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

看他那臭屁样子,我又急又气:“你哪里好?”

“我哪里不好?”

“你哪里都不好!”

“我哪里都好!你们齐国尚武,号称征战天下。那不是吹牛,我将来一定是一方霸主,打遍天下无敌手。”

我看着远远的地面,再看着一脸骄傲的他,我心里有无名火冉冉升起,你臭屁什么啊。

我豁了出去,大声喊道:“就算你样样都好,又怎么样?横竖我这一辈子都不离开王都,去别的地方,嫁到你晋国。受你欺负,看你娶一堆小老婆、小相公,生一大堆孩子。”

他微微一怔,脸上浮过一丝惊讶,随即脸孔焕发着光彩,双眼亮晶晶,柔声问道:“哦,你不愿意嫁给我,是在怕将来吃醋?可是,普天之下,谁不娶妾呢?你哥,你爹,娶得都不少哦。”

我看着他,利落回答:“他们的夫人是做君夫人的,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夫君娶妾。我才不要做狗屁君夫人,我嫁个齐国的英雄,有我父亲、哥哥在,看他敢娶妾呢。揍死他!不,是揍死他全家。”

他嘴一咧,吃了一惊,一副牙疼的表情:“揍死他全家?那完了,我已经有妾室了,看来只有放弃你这醋坛子了。”

我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有些失望,可是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些王孙公子,都是如此,在娶妻之前,先置几个、几十个国色天香的妾室,万一君夫人不合心意,还有美妾呢。万一君夫人合心意呢,开枝散叶,多多益善嘛。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你知道就好,快放我下去。”

“好,遵命。不过齐晋必须联姻。刚才那位王姬是你的第几位妹妹呢?人说,齐国出祸水红颜。果然长得倾国倾城。她介不介意夫君纳妾呢?”

“哼!她才不介意。她是姜琬,排行第五。”

他懒懒一笑,眼波流转,慧黠地计算着得失:“好吧,醋坛子。那么我向齐君求娶第五位王姬吧。可惜,她不是嫡女啊。不过,娶庶女还是比不能纳妾划算。”

“嗯,哪能放开我吗?”

“那不行,齐君既然让我教你抚琴,君子贵言而有信,先教一曲再说。”

“教完了,能走吗?”

“当然。”

他坐在我的身后,正襟危坐,教我抚琴。

我微微回头,眼角的余光偷偷扫到他的侧脸。

他一脸的正气凛然,潇洒自若在抚琴,他真好看,修眉星目,高高的鼻子,穿着一身月白长袍,头戴白玉冠,华贵而俊美。

果然,只是为了联姻才来找我,我还以为我真的有什么好的,原来也是因为我是齐候的嫡女。

天气晴朗,凤凰花似红色的海洋,红色的梦幻世界,有清脆的鸟鸣,有丝丝的花香。

白衣公子随意拨弄琴弦,声音柔美婉转,似乎能穿透云层,穿越山峰,有无限情意包含于中。

我凝视着他,真的呆了。

呸!再帅也是个妻妾成群的色狼。跟我哥、我父亲一个德行。

我撅着嘴,心里酸溜溜地,恶声恶气埋怨道:“弹完了吧?放我下去!”

他答应道:“好。”

他抱着我,站起身来,就要往下跳去。

我垂着头,心里隐隐约约地难过,不过,我不后悔,想想母亲、姑姑、嫂子……我才不要嫁到陌生的晋国,和他的妾室相亲相爱。他紧紧抱着我,往上一窜,窜上另外一根大树丫上,他抱着我,不愿意松手。

我的脸上忽然一暖,一双温暖的手温柔握着我的下巴。我心里痒痒的,像是有电流从他的指尖传到了我的心里。

他的双眸深邃无比,他的表情那么慎重而认真:“阿璃,我尊贵美丽的王姬。我没有妾室,一辈子也不娶妾,我只娶你一个。好不好?”

他的双眼深深望进我的双眼,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热烈,眼睛璨璨发光,我的心好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