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三四位姬公子

作者:灵一狐 字数:358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的个头好高,好高,坐在位置上,比别人高了一个头。他的脸孔坚毅,眉毛好浓,长眉斜飞;他的眼睛好大,好亮,像星辰一般。他定定看着我,灼灼目光直接干脆,带点玩味和讽刺,毫无收敛。

他的脸上,有隐忍而压抑的失意,剑眉圆眼,鼻梁高耸,北方男儿的刚毅,南方男儿的俊美,兼而有之。

他是如此俊美出众,在众位叽叽喳喳的公子之中,就像一堆灰母鸡里面飞窜出一只羽毛灿烂的野锦鸡,占尽满殿的光彩风华。他的目光又如此肆无忌惮,如此无礼,把我看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我感觉耳根微微发烫:“红潇,那竖子是谁,如此无礼?”

“暨国公子筠,质于王都。”

我有些微微的恼怒,做质子的,居然这么放肆嚣张:“没有听过,什么小国?”

“在齐国东南边,国小民穷,姬姓。”

呔,我嗤之以鼻。虽然长得俊,无权无势的质子,拽什么啊?再漂亮也是一只羽毛华艳的野鸡。

我的哥哥站了起来,豪爽地说:“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几位公子旁征博引半天,也不知道高低,要不?手上见真功夫?”

几位公子唯唯诺诺,百般推脱。但是王兄非常坚持。王兄将那几个大国王子打得落花流水,王兄最讨厌宋国人。他对着宋国公子巢一脚踹去,冷笑道:“就你这个熊样,也来求娶我齐国王姬。我国王姬,金尊玉贵,绝世无双,此生只能嫁盖世英雄。”

王兄气势汹汹,虎目含怒,对着那黑衣的公子喝道:“你!姬筠,你那双眼睛,直勾勾看什么呢看!这样不知道礼仪,本公子还是教训你一下吧。”

姬筠没有推脱,不卑不亢地走出来,嘴角微勾,眼神如刀锋锐利,带着无畏和满不在乎,他彬彬有礼地行了一个拱手礼:“请公子赐教。”

他好高,好高的个子,比我王兄还高。场上打得眼花缭乱,两把宝剑剧烈撞击,周围的空气都震动起来。公子筠身法灵动,如山间灵猿,修长的手臂,抽了一个空,架着王兄的胳膊,将他的双手背剪起来。

王兄使劲挣扎,却被他紧紧地牵制住。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有人将我王兄打败。

我大惊失色,站了起来,看着他。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眼神毫不掩饰,他的双眼,他的双唇,他的鼻子,全是坚毅和力量。他看着我,威武而俊美,如从天而降的战神。片刻之后,他对我一笑,雪白的牙齿,还有两个小酒窝。灿烂星光,就在他的眼中盛放;皎皎明月,就是他周身的光华。

我心里有些慌了,我摸一摸自己的脸,真的有些发烫。他笔直站在那,异彩流光的华堂,万千红烛,只有他是那最亮的星辰。

他放开王兄,对我父亲行跪拜大礼,恭恭敬敬地祈求:“国君,小人乃是暨国姬筠,也愿求娶贵国王姬季姜!愿国君成全。”

满堂哄堂大笑,我的父君笑得前仰后翻。我二哥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喷到我母亲——齐国君夫人的华贵的礼服之上。

连我都觉得好笑,这公子筠脑袋里进水了吧?他不知道什么叫做“质子”吗?一个小国君主,艰难求生,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到敌国作为人质,摇尾乞怜,保证自己的忠心,换取一点怜悯。

嫁个小国质子,生个可怜兮兮的小公子去敌国做质子受气吗?随时准备被敌国打得家破人亡吗?随时可能被大国兵临城下吗?呸!

呸!呸!呸!

我的夫婿,必须像哥哥一样身份高贵,权势滔天,能保护我。又有文才武略,还得长得好看……最好,是个盖世英雄!

满堂笑声之中,我的哥哥破口大骂:“你做梦呢,也不看看自己身份。”

姬筠站得笔直,器宇轩昂,不卑不亢回答道:“我乃周文王第十四代孙,祖上封于暨国,周天子嫡传血脉,配王姬正好。”

我哥哥被他硬生生一顶,一阵语塞。千百年来,都是按血统论高贵,真要说起来,往上数,按照他的姓,他的祖上怎么也是周天子,再往上数,还能数出黄帝老祖宗。而我们,怎么数,也就能数出“上大夫”姜尚,最多拉扯出炎帝神农氏。

所以说,真的论身份,我们会吃大亏。不过,我王兄可不是那种迂腐的老古董,王兄对天狂笑,嚣张无比:“姬筠,不要说你是狗屁周天子嫡传血脉。今日就是周天子亲自来,我也敢说我国王姬,不嫁你们姓姬的。听说,你擅长抚琴,今日宫廷乐师抱恙,还请姬公子抚琴以娱宾客。”

哥哥阴阳怪气念着“姬~公~子~~”三个字,尾音拖得又臭又长。

王兄此话一出,在座哗然,各个窃窃私语。我看到晋国公子弘的脸色也白了一白,怒形于色。公子弘咬了咬牙,一摔酒樽,就要站起来,他后面的侍从连忙按了按他的肩,公子弘恶狠狠地瞪了哥哥两眼。

怪不得公子弘生气,我哥哥当众侮辱“狗屁周天子嫡传血脉”。他也是姓“姬”,是周天子嫡传血脉。在当时,姓姬本是一件高贵无比的事情,所谓姬姓“宗邦”,诸侯“望国”!

晋国是当时最强的诸侯王,是周武王的儿子、周成王的弟弟唐叔虞的封国,国富民强。晋国离齐国很近,两国接壤,晋国就在齐国的西边。公子弘是晋国的嫡长子,迟早会坐上国君之位。

因为实力差不多,两国打起来会严重的两败俱伤,所以基本打不起来。真的万一打起来,别看我哥哥强横,我敢说,鹿死谁手,是个很大的未知数。

一位乐师抱着琴,一步又一步,向公子筠走去,公子筠满脸煞白,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我看着公子筠,薄薄的嘴唇抿着,毫无血色,他死死咬着牙,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有血水从他的拳头上一滴又一滴流出,滴在淡黄的地毯上。

乐师是下九流,而“国君公子”是最高贵的人,况且姓“姬”。虽然弹琴是高贵的消遣,王孙公子基本擅长,然而,作为乐师弹琴,却是最卑贱的事情。

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哥哥过分了,然而,他是我的亲哥哥,是我在襁褓之中,张开眼就看见的熟悉的亲人的笑颜。这么多年以来,他对我爱若珍宝,他是对我最好的人。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指责我的哥哥。

乐师抱着琴,越走越近。在场几个姓“姬”的公子,脸上都风云变色。几百年来,周王朝历来有厚同姓、薄异姓的国策,不管是阿猫阿狗,只要姓姬,总是有高人一等的架势。风水轮流转,今日姓姬的国公子却被当做乐师。

在座至少有三四个姓“姬”的公子,姓姬的今日被姓姜的欺负了,多少有点兔死狐悲。

公子弘一看到乐师在调琴弦,大怒,他冷笑一声,将手上酒樽重重放在几案上,酒杯里葡萄酒撒了一几案,像血水一般鲜红。

公子弘一下站了起来,朗声说道:“今日既然比较武艺,弹什么琴?在下晋国姬奕,周文王第十三代孙。在下学艺不精,刚才齐国公子没有和小子较量,如今,还是请公子多指教。”

有无敌英俊的公子筠比着,公子弘一直就不太显眼。此时,既然他站了起来,我仔细端详公子弘。他长身玉立,长得极其清秀美貌,却不是公子筠那种咄咄逼人的美貌,而是温和的,像块美玉一般,光芒收敛而莹润。

他唇红齿白,貌若莲花,其实有另外一种俊美。广袍宽袖的衣服像夏蝉薄翼一般飘逸展开,慵懒地披在他修长秀雅的身段上。

我哥哥说他矮胖,纯属瞎扯淡。

哥哥姜钰一时有点怔,没有答应。我知道,晋国得罪不起,所以我哥哥故意没有和他较量,打输了吧,有辱国体。赢了吧,这和未来的晋国国君结怨,实在不是明智之选。

老实说,父君今日举办这么隆重的国宴,大宴宾客。这里坐了七八位公子,然而,实际上,他们都是陪客。好些公子来国都几个月了,父亲也没有这么正儿八经地举办宴席。

公子弘今日刚到国都,我的父亲就这样大张旗鼓地举办宴会。我知道,公子弘是我父亲替我选得夫婿,就等着我们彼此看对眼呢。

我看着公子弘,公子弘也看着我。他的眼神却那么的豁达而文雅,恍若高山流水,恍若碧海微波。他步伐从从容容,向我连连走了好几步,离我越来越近。他风仪俊雅,漆黑的眼眸凝视着我,目光深湛。似乎过了上万年似的,他对我浅笑了一下,彬彬有礼地对我点了一个头。

他的双眼蕴藏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高傲和笃定。温柔如水的眼波,清澈而温暖,映着烛光,有万千温柔而炽热的火花在跳动。

他的笑容温和,如冬日暖阳。

我的心怦然一动,脸好烫,连忙低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