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齐有季姜

作者:灵一狐 字数:36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悠悠醒转,呼吸很是不畅,似乎不能呼吸了一般。神识依然在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做了一个很久的梦,迷迷糊糊的。

我懒洋洋地张开眼,天上有一些白云飘飘荡荡,天高云淡,一片蔚蓝。这是北方的天空,多么干净而清澈,像晴空下的大海。

左右有青草葱葱,我卧在一片长长的夏草之中。有人在凝视我,我转过头,见到熟悉的一张笑脸。他笑着,正在用手捏着我的鼻子,双眸炯炯有光:“阿璃大懒虫,在这里也能睡着。”

我把他的手一拍:“哥哥,你烦不烦啊。”

我的哥哥,齐国世子姜钰,年已双十有二,前年就正式戴冠了,不过他虽然“一把年纪了”,却“为老不尊”,成天不做什么正经事。

哥哥连比带划,嘲笑我:“我不烦,有些人不要太烦哦。今日晋国公子奕已到齐都,宋国公子巢也在,卫国太子盘也来了,总有一个能赢呢。我给你说,晋国公子只有这么高,却有这么胖。至于宋国公子,是个大麻子,脸上麻子比葵花籽还大。”

什么?我大惊失色!噘着嘴抱怨道:“烦死了,烦死了。”

哥哥伸出手,拉住我的臂膀,把我拉起来,目光充满了熟悉的宠爱:“你再不回宫,才要被烦死了呢。”

我出生的时候,哥哥已总角。据宫娥们说,我还在襁褓时候,哥哥就抱着我长大,逗我笑,亲自喂我米粥。从小到大,哥哥总是很宠爱我,我从小就横行无忌,宫中人没有不怕我的。我们是齐宫赫赫有名的“两个大蛀虫”。

有时候早朝,文武百官总是振振有词地说什么:“……齐有二姜,祸国殃民,使万国侧目。王姬尚幼,疏于管教,当……”

我在珠帘后面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把珠帘上的珠子全部抠下来,统统砸到那些多嘴多舌的家伙身上。

“二姜个屁!我妹妹不外嫁,不去别国嫁什么糟老头、臭小子,祸也是祸我齐国,关他们屁事!”我的哥哥姜钰总是不屑一顾,柔声安慰我:“阿璃,不怕那些糟老头废话。为兄给你选个齐国最好的夫婿,此生不离临淄。等我即位之后,一生保护你,看谁还敢唧唧歪歪的。”

二姜是我的两个姑姑,是我祖父齐文公的两个女儿:文姜、孟姜。她们都远嫁异国联姻。据说她们两长得倾国倾城,妇德却糟糕得一塌糊涂,都在别的国家搅起滔天祸水,让一国之民恨得牙痒痒。无奈,碍着我父君齐武公的威势,别国都不敢将她们怎么样。

我父亲齐武公,号“武”,那是名副其实。从年轻时候起,他就特别能打,把周边大大小小的国家打得服服帖帖的。本来齐国就国富民强,加上能打,此刻已经权倾天下,诸侯会盟时被尊为“霸主”。除了忌惮晋、楚等几个强国,齐国根本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就不要提别的诸侯了。

王姬生来就是联姻的,况且,我是君夫人唯一的嫡女。我姑姑文姜、孟姜的名声虽然糟糕透了,求亲者依然踏破铁鞋。

世人都知道。齐武公当世霸主,他的女儿们成了各诸侯国君侯、世子竞争的对象,他们纷纷前往齐国王都临淄攀扯关系,讨好齐武公,以达到娶齐氏女子的目的。

哥哥摸着我的头,柔声安慰:“我的王姬,不要愁眉苦脸了,看王兄怎么收拾他们!”

哥哥是个身形十分高大的男人。齐国尚武,哥哥往后要做国君的人,从小书本没有读几本,跟我父君一样,特别能打,号称“齐国第一勇士”,有万夫莫敌、百步穿杨的美誉。

哥哥胆大妄为之极,什么事情都敢干。虽然有些大臣老是唧唧歪歪,父王常常称赞他“肖己”,并不当一回事情。

我的哥哥是我的英雄,从小保护我,什么妖魔鬼怪,都抵不过英雄的拳脚。什么天大的麻烦,英雄都能轻易解决。

我的哥哥,乃是盖世英雄,未来的齐国国君,打遍天下无敌手!

“走吧。”我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我在一个山坡上,山下就是美轮美奂的齐国王宫,在几丈开外,站着一些宫娥、内侍之类。

哥哥眉目灿然,笑道:“走什么走,为兄最近找到一个特别好玩的事情,要不试试?”

好大的纸鸢,用轻薄美丽的丝绸制成,几丈长的翅膀,有长长的飘带随风飘扬。

两个内侍将飘带缠在哥哥的胸膛、腰身上,缠了一层又一层。

哥哥神采飞扬灿烂,他看着我,霸道揽着我的腰,紧紧抱着我,他温暖的气息轻轻染在我的耳畔,他的胸膛有力跳动着。

“王兄,这能行吗?”我忽然明白他要做什么。

“当然。”哥哥昂着头,器宇轩昂,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抱着我,他的双臂有力地缠绕着我,两个内侍将纸鸢举起,往山下放去。

风呼呼地吹,哥哥放肆的欢笑就在耳边,青山绿水,一晃而过,哥哥就像天神一般威风。

我们飞过前宫,飞过湖泊,飞过假山,飞过御花园。

千不该万不该,我们两掉在乾坤宫里。我们都怕被德高望重的老宫妃撞见,连忙解开带子。他拉着我,一阵风一般,飞快地往凤阳宫跑去。

夏风扑面,我们两边跑边笑,避开一个个宫妃,热得了不得。

凤阳宫门口,美丽婉约的是世子妃跪在大殿的边上,她看到哥哥,连忙站了起来,递上一个玉碗,温温柔柔说道:“殿下,可累了?臣妾等你好久了,今日酷暑,用点冰镇莲子汤吧。”

哥哥哦了一声,接过碗,满脸通红,挂着剧烈奔跑后的汗水。他用袖子替我擦擦汗,将碗递给我,笑容满面,眼睛亮晶晶地:“快喝点,凉快凉快,待会还要见客呢,看你一脸臭汗。”

我端起碗,凉凉的玉碗,一阵沁人心脾的凉爽。我低头,闻着香喷喷的味道,正准备喝。

不经意间,我的眼睛看到了世子妃的脸。夏日炎炎,她的脸上却有冰霜一样的薄薄怨恨。一双眼睛,阴风惨惨,飘荡着我看不明白的刺痛和哀怨。

我顿时很扫兴,将碗递了回去:“你自己喝吧。”

哥哥接过碗,皱了皱眉,将玉碗往地上一扔,玉碗四碎,他的声音强横而霸道之极:“谁熬的?味道不对吗?”

我哥有上百个美貌妾室,这世子妃的日子,可想而知。我才懒得管闲事,我转过头,往凤阳宫跑去。

沐浴、穿衣、敷粉、梳妆……

侍女素手纤纤,为我梳起长发,层层挽做高髻,插上枝枝凤钗。颤巍巍的金步摇,垂下泪珠一般的绿珠,在耳边晃晃悠悠。

铜镜如水,映出云髻高耸,袅袅绰约。

嬷嬷恭维我,肉麻拍马屁:“王姬,你真比你两位姑姑美貌多了,不知道,今晚谁会雀屏中选。”

“谁也不会!”我斩钉截铁说道。

王兄说过,等我年满十六岁,他就举办一场举国的才俊大赛,让我自己去挑选齐国的人中之龙。我才不要嫁给那些异国公子们,异国他乡,孤零零受人欺负,和他们的各种小妾、娈童没完没了地战争。

我绝不要走我母亲的老路!我也不要像我的两个姑姑,一个阴差阳错嫁给一个糟老头,一生都在各种阴谋诡计里面绝望挣扎,另外一个,命运之波折,遭遇之惨淡,不提也罢!

万千高烛华灯,宫中晚宴正浓。

“王姬驾到!”

前有引路的宫娥,举着华艳灿烂的孔雀羽扇。藏在翠色的羽扇之后,我缓缓而行。按宫廷训诫,虽然背人处十分胡闹,人前,还是必须保持大国凤仪。

红烛高燃,恍然如梦,众人寂然无声。

此时此刻,万千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

我的目光轻扫过客位,客座的几位公子各有特色,也正在打量我。

诸侯国里一直流传,齐有季姜,倾世无双。

我姓姜,名璃。我有两个姐姐,按照此时的规矩,女子名字不能轻易外传。我被称为季姜,也就是姜家第三个女儿的意思。

现在,他们看到了季姜……

齐国国君、君夫人、大哥姜钰、二哥姜珉……都在。

等侍女们整理好长长的裙摆,我脸上带着中规中矩的笑容,款款落座。我坐在哥哥下面的位置,旁边站着两个贴身侍女,青鸾和红潇。

国宴继续,几个公子款款而谈,彼此间针锋相对,吵得不可开交,都在引经据典,卖弄他们的学问。

我对他们很抱歉。他们不知道,我王兄和父君,基本上都没有学问,你就是绝世大贤比干亲临,你的学问也感动不了他们。

有高大俊朗的黑衣公子,陪坐于末位,不发一言,却满脸从容,风度不卑不亢。

他的眼神,像一只苍鹰,锐利而高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