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替天喂蛇

作者:灵一狐 字数:27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日日低头苦思,有段时间颇有点修仙问道的高深样,见谁都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后来,看到一张画,却一下明白了。

那日我在人间闲逛,招摇过市装可爱样。本仙姑实实在在七八百岁了,化为凡人却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成日里蹦蹦跳跳也没人批评我,有时还有人对我格外殷勤,追在后面要给我糖啊,饼啊,一般是遇到人贩子了。

好多大妈大姐看到我都会逗逗我,我却不敢和她们多说话。如果我娘亲看见我和凡人说话,未免会有一顿鬼哭狼嚎的竹笋炒肉。

一个穷书生抖抖索索地在哪里卖字画,半天也没有开张。本姑娘可不是什么文化人,继续大摇大摆往前走。

路过那书生的摊子,却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咕。”

我看了一眼那书生面色,那书生脸一下红了,眼神闪烁不定,像个害羞的大姑娘。我再仔细研究研究他肚子,他面色红得越发奇怪,依然“咕”,“咕”地叫着。

我想了一下,忽然明白这个书生是饿了。我好歹已经八百岁了,虽然只是特别偶尔,特别偶尔逛一下市集,买一些书本啊、零食的,对人间还是有一点点了解。

“这个给你吧,不过你要尽早把它用了。”我特大方拿出一片薄薄的金叶子,为了显得慷慨,我在袖子里选了半天,选了一片最大的,笑着递给那书生。

书生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看着我,犹豫一下说道:“小姑娘,无功不受禄,小生不能收下如此厚礼。”

客气什么啊,这就是一片叶子而已。

我和他扯了半天酸文假醋,他还是不收,最后我终于搞明白了,他是要我买一副字画。

我只好装一把有学识的文化人,在一堆画里慢慢欣赏,谁知道看到一副画还蛮有意思的。

那画上面有个趴在石头桌子上睡着的人,还有一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老头白须白袍在徐风之中飘飘忽忽,仙风道骨极了,让我十分仰慕,也着实想念得很。画上老头那长相,那风骨忒像我的老邻居,那个被大吊桶白蛇吃掉的金陵城土地爷。

不知道,土地爷在大蛇肚子里,住得还愉快不?

白胡子老头还扇着一个小火炉,冒着几条弯弯曲曲的白烟。

画上有几个字“黄粱一梦”。那书生见我看着这一幅画发呆,连忙给我讲了这个故事。

我忽然豁然开朗,梦中事肯定都是假的,就算不是假的也可能是神仙编来考验我的,要知道我是未来的神仙。传奇演义里不都这么写吗?现役的神仙编点噩梦给未来的神仙,考验考验他们修仙是否坚定。黄粱一梦嘛,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兴高采烈,拿着画,谢谢同样兴高采烈的书生。“谢谢你的画,这金叶子你一定要赶紧用哦。”

那金叶子只能保持十二个时辰的金叶子样子,以后就会变成它的本来面目——一片树叶子。

本仙姑虽然未来肯定能成仙,可是现在毕竟不是仙,没有吕仙点石成金的真本事。

那以后我茅塞顿开,很少琢磨这个梦,倒也很少做这个梦了。

然而,今日我又做起了做个梦,梦醒后吓得汗流浃背,就记得最后那国君的尸体,手脚绑在行刑架上,琵琶骨上钉着长长的骨钉,骨肉分离,双眼被剜,血淋淋的骷髅架上两个黑洞,比往日更加可怕。那国君壮烈的死相不知道为什么格外清晰。

“哇!”我心里绞痛,搜肠刮肚咳嗽起来,嘴里腥气直冒。我连忙一弯腰,一口鲜血喷在地上,将地上月白的汉白玉地板染红。

“姑娘,你怎么了?”侍女红萼大惊,走了进来。

“没事,我磨牙呢,不小心咬到舌头,我爹娘呢?”我心里怪闷的,说不出的伤感和难受,想见一下娘亲。

“在前厅待客呢,新任土地爷、山神爷来了。”红萼惊异未定看了看地上的血迹,若有所思看着我。

“两个神仙?”我惊讶了,这唱得是哪一出啊?一向高高在上惯了的神仙来我们这狐狸洞府?“神仙拜访妖精?”

“一个。”红萼莞尔一笑,用轻纱遮嘴,这丫头在人间来回了几次,就学会了这矫揉造作之样。“据说没有小神敢来这里当山神、土地。你推我让好半天,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冤大头。所以只来了一个,又当土地又当山神。”

我一下来了精神,倒要看看这胆大包天来送死的小神什么样子。

真是送死也不看看地方。

我手脚并用迅速爬了起来,用脚蹭了蹭地上的血迹,心烦意燥将血迹蹭得乱七八糟,拔腿就要往外跑。

“姑娘,不可。”

我莫名其妙,红萼期期艾艾支吾了两声,特含蓄地指了指我的头发和衣衫,原来本仙姑大梦初醒,正是蓬头垢面,衣衫凌乱。

这样跑出去实在有伤风化,即使我年纪小,扯不上伤风败俗,也丢红萼的人啊。好容易红萼替我收拾了一下,有了一些人样,我匆匆忙忙跑出去。

结果,神仙没有看到,先看到狐仙,我“砰”地一声,撞在我娘亲身上。

“你瞎跑什么啊?你娘平日没教你礼仪吗?”娘亲一把揪着我耳朵,笑着问我。

“确实没有啊。“我大无畏看着娘亲,嬉皮笑脸回答。”我要看看新山神。”

“不准去!”

“为什么。”

“小霓,山神再小,也是至高无上的神,牵涉着天庭,惹不得,最好八辈子不见也罢。”

我实在不耐烦,成日里就听这些循循善诱的废话,天上地下,好像我见谁都得绕着走一般。“哼,人也惹不得,神也惹不得,我看那大吊桶白蛇一口气将山神和土地都吃得干干净净,倒也活得蛮好!”

“她迟早要被天谴,你看,天庭不是派新土地下凡除妖了吗。”

我心里不服气,呲呲牙,袖子一甩,两把明晃晃短剑顿时紧握在手,寒光闪烁。

“我倒要看看那新土地到底几斤几两,是替天行道呢,还是替天喂蛇。”

八成是替天喂蛇!

我料想娘亲肯定会阻止我,我甚至摆好了大义凛然反抗强权的架势,结果她看着我,意味深长笑了笑,却没有拦我,只是和红萼静静跟在我身后。我大惑不解,她居然纵容我去找神仙打架?我带着一肚子疑问来到前厅,就见我的父亲有说有笑陪着一个神仙走了出来。

那神仙半佝偻着身子,满脸谄媚的笑容,谦卑地答着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