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谁要出家?

作者:灵一狐 字数:27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神识迷糊,双眼迷离看了看四周,神色依旧带着一些哀伤,脸上泪光迷蒙。他随即闭目养神,片刻之后,他目光清明,勉强对我一笑:“阴沟里翻船,太大意了。看来我得修行对抗幻术的法术了。”

“你为什么梦中叫我?”我大惑不解追问道,死死看着姬清远,这山神莫不是和我有什么瓜葛?

看我目光烁烁,新任土地爷连忙从地上一跃而起,拍拍灰尘,退后好几步,将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大约是受了惊吓,他脸上尚有一种恍恍惚惚的不确定感,像是有些欢喜,有些惊讶,有些忧伤……他的眼睛像深夜的湖泊,暗不可测,有泪珠依然坠在脸颊之上,微光浮动。

大男人……不,是大男神还哭?丢不丢人啊?如果谁以前告诉我一个神和一只妖有什么瓜葛,我一定会哈哈大笑,然而这几百年来,我老是梦见人间,疑心生暗鬼,未免多疑。

可是姬清远和梦中人并不相像,而且他又是一个神。

他转头看了看那条破藤,扬了扬眉毛,笑道:“我梦见你被藤条吃了,然后你父母追杀我,我可打不赢他们,被打得魂飞魄散。走吧,这藤条得了地脉龙气,灵气源源不断,很难杀死,有那精力,我们直接去杀那条长虫。”

一听要去杀那条臭蛇,我顿时心里一慌。

臭蛇顶天立地,肯定比这藤条难对付。

姬清远对我笑一笑,笑容温暖而和煦。“没事,我们见机而动,不能硬打时,但求智取。”

智取个屁!连守门的都搞不定,还想“取”正主呢,我想了想那臭蛇狰狞可怕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此时此刻,寒冰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眼见冰块上出现一条又一条裂纹,那破腾即刻将要破冰而出。

姬清远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弯下腰,不由分说,修长而有力的手将我抱起来,手指一画符,一个青光罩子又将我罩住,淡淡的杜衡味道飘入我的鼻子。

“我自己能走。”我急忙反对。虽然化为人形,我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但我活了八百岁了,男女有别,我还是知道的。

“我知道你能走,可是一旦遇敌,你自己乱窜,我又没有四个眼睛,万一将伏魔杖的光照到你,可不得了。”

“你法术一般,这根破杖却很厉害,怎么得来的?”这根破杖的余光刚才在我脚上一闪而过,真比三味真火还厉害,将我的脚伤得剧痛,要是直接照着还得了?我心有余悸,不解问道。

这家伙法力有限,在哪里搞到这么厉害的神兵利器?

“天帝御赐,专门除妖的。”

“那你和我打架怎么不用?”

“你又没有犯天规。”

“若我有一天犯天规,你就会用这个法杖打我?”

“是!”姬清远表情坚决和冷傲,理所当然回答道,他随即心虚地看了看本仙姑。我实在愤愤不平,什么贱人!刚刚才共同对敌,现在就说会打我,一点情分也不顾。我狠狠瞪着他,他连忙温和一笑,谄媚道:“所以你最好不要犯天规!我们小狐狸乖乖的,肯定也不会犯天条。”

蓝色光辉徐徐亮起,太极法阵又被他祭起。姬清远踩在一根宝剑之上,往洞里滑去。

看着这清澈而温和的蓝光,我心里微微平静了一点点,我的发髻散乱,狼狈不堪遮在脸前,我摸了摸,发钗不知道丢哪里了,连忙用一点衣服上的破布片束了束发。

我手忙脚乱,捆绑了半天,发髻还是乱乱的,真丢人。

我脸上有些发烫,用眼角的余光去看他,发现他也在偷偷瞄我。

我连忙转过头去,脸上更加滚烫,真丢人啊,真是彻彻底底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啊。长这么大,都是红萼替我束发,这不会被他笑话吧?

他温暖的手拂过我的脖子,痒痒麻麻的,他的手拂过我的头发,我的面颊,他将我的头发全部堆在头顶,左挽又挽,扯了一根衣服上的破布条,胡乱盘了个髻。

我的脸上有一片润润的温暖,他的手抬了起来,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他偏着头,眼中静静流淌着喜悦的波光,仔细端详了我片刻。

他嘴角带着隐约的笑意,笑得慵懒,打趣我:“我也不会梳头,你看上去真像个小道士。不如出家,给我做弟子算了。”

呸!谁要做道士?谁要出家?

你是道士?你出家了?哦,你是神,当然六根清净出家了。真可惜啊,你长这么好看,锺山那些花痴的花妖狐精该多伤心啊?

我就不一样了。锺山上,大大小小的男妖怪那么多,英俊的、秀美的、威武的……应有尽有。等我的人形长大了,我总要轰轰烈烈地谈一次、谈几次恋爱,像我娘一样,爱上个盖世无双的英雄,嫁个英雄无敌的好夫婿,再一起修行。

漆黑的蛇洞隐隐约约传来哀怨的叹息,如泣如诉,又如鬼哭,又如低语。蓝光将蛇洞照亮,一阵阵阴风吹来,在耳边盘旋。

因为要呼吸的缘故,姬清远的法阵留有气孔,阴风吹得我好冷,鬼哭之声让我心里发虚,情不自禁抓着姬清远的衣服。我看着蓝光闪闪的法阵,但见八个圆形的太极互相穿过,遮得严严实实,除了烟雾之类,其他的攻击应该无效。

“我自己能行,你还是我救的呢。”我在他怀里不服气怨道,不过心里觉得这样也挺好,这个破洞鬼气深深,我简直怀疑我们是在一条巨蛇的肚子里滑行,被法阵罩着,感觉安全多了。

本仙姑可以活几万年,可不能年纪轻轻就葬送在这里,窝囊点就窝囊点吧!

“你算了吧,我可不想被你父母追杀,他们只有你一个女儿。”姬清远凝神四望,小心戒备着,一边笑着回答。

“这下被你害死了,本仙姑最讨厌喂蛇了。”我气愤埋怨道,我本来希望离那条臭蛇远远的,现在却离她越来越近了。

本仙姑一定是太冷了,浑身瑟瑟发抖,我不禁紧紧抓住姬清远的手臂。

“那你不喂蛇,留着喂那条破藤吧,那条破藤被种在龙穴之中,灵力激荡,打个十天半个月都没完。”姬清远的左手将我搂在怀里,手臂和衣袖将我的背遮得严严实实的,右手轻轻拍打我的肩膀,柔声道:“没事的,有我呢。”

“哼!”

一路滑行,幸好再没有看见什么异样。我心里越来越紧张,一颗心砰砰直跳,就要跳出胸腔了。

我忽觉异样,蓝光忽灭,连青色的光罩也消失了,无尽的黑暗和安静包围了我,伸手不见五指,耳边只有“呼……呜……”的风声和哭声。阴风刺骨,拂面而来,冰凉渗人,还有近在咫尺的姬清远的心跳声“砰……砰”。

姬清远不是要保护我吗?他搞什么鬼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