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床上有条毒蛇!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8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虽然很想再继续打探下去,因为知道的越多她就有越多的底牌能够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可是她又怕问的太多了会召来怀疑,也就只好咽下了满肚子的疑问,开始蛰伏。

还是等以后再换几个人问问也行,反正一开始她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也能够把事情给圆回来,现在还是得过且过吧。

那两人把黄菲领到了段若谦的军帐门口就转身告辞了,本来黄菲还想请他们进去坐坐,可是那两个人立马表情像见了鬼一样的马上偷溜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段若谦在房间里藏了死人呢。

黄菲撇了撇嘴,心想大概段若谦下过令不然任何人进他的军帐,所以那两人才不敢进去。但是她却是她未过门的妻子,所以自然就可以进。

黄菲撇了撇嘴,这位大名鼎鼎的段宫主的怪癖还真的是特别的多,真的是不能忍。

一边吐槽一边掀开帘子进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差点给惊的眼眶脱落。

这特么真的是一个国师的军帐么?这特么真的不是一个国王的军帐么?

瞧瞧这里的摆饰,哪一样不是金灿灿闪亮亮的?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的?就算黄菲是个文物盲但是她也知道那些东西肯定都价值不菲好不好?瞧瞧这屏风,那纹路,那画工,那雕工,啧啧,真的是来随军打战的,不是特地来摆阔的?

“阿嚏。”黄菲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妈蛋,这屋里是用了什么香料,怎么这么香!难道是用来熏尸体的?要不要这样真的是特别的娘娘腔!一个大男人竟然还用香料,真是不能忍!

黄菲特别的不平衡,她明明是个女人都没有这么多讲究,瞧瞧这桌子啊,比她那屋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这木质完全都不是一个样的,看上去就高大上的多!再看看这茶壶,啊,简直就是宫廷御赐的,黄菲把茶壶整个翻过来看了看,还别说,竟然还真的有四个大字,不过她看不懂是什么字罢了,应该是呼延文。

刚才听他们说,虽然现在大家大都以楚国的文字和语言为国语了,但是在古老的过去,四国还是有各自不同的语言的。但是因为汉化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到了后来就渐渐的演变成为只有一种语言了。

妈蛋,就这样了楚国统一还用的着费劲打战么?都已经汉化了,还搞什么搞。

没办法,这些古代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冥顽不灵。

黄菲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又转身去找其他东西。其实段若谦的军帐并不比她后来的那个大了多少,但是因为里面的东西很多,所以给人一种这个帐篷特别大的感觉。好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该拥挤的地方会看起来变大了。

她绕过一道屏风来到了段若谦的床前。

妈蛋,真的是好大一张床!比她的床大了两倍还不止!一个人睡不嫌宽啊?这都能躺上面打滚了吧?而且你看那被子,看那枕头,看那雕栏,看那床帘,你真的确定这只是一个国师睡的床,不是一个国王睡的床?

真的是非常非常心里不平衡!真的是非常非常想要拖他来打一架!让你炫富让你炫富!

黄菲恨恨地想着,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独享这么大的一张床,老娘一定要把这地方给霸占了才行,这样想着,黄菲于是很不客气的脱鞋上床,掀开段若谦的被子就想躺进去。

于是她看到床上一条好大的蛇!

蛇!!黄菲差点没吓的跳起来,在床上养蛇什么的真的大丈夫么?妈蛋会不会有毒啊,会不会咬人啊?自己要不要先跑啊?万一要是跑走了它会不会扑过来咬自己一口?

正当黄菲僵直着身子不敢动的时候,那蛇开始动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的腿动不了了?

额头上落下一滴冷汗,她看到那蛇已经把视线对着她了,而且还冲她吐着信子,妈蛋一看就是那种特别毒的蛇,咬一口一定毙命的那种。

虽然理智一直在告诉自己应该马上逃,可是脚却跟灌了铅似得挪动不了分毫,眼看着那蛇就要朝自己扑过来,黄菲绝望地闭上了眼。

妈蛋,这么快就要见上帝了,她还没有玩够呢,这样就走了还真的是非常遗憾!

可是她并没有等到那被蛇一口咬上的痛觉,只知道一阵清香拂过,然后有个人把自己扯进了一个怀抱,那怀抱暖暖的还挺舒服,身上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好闻的味道。

然后她听到有人在他耳边气急败坏地吼:“你是猪么?没事干嘛去掀被子?看到有蛇不知道大叫救命傻呆着是想被咬死么?”

“……”算了,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不吐槽你了。

段若谦没好气地看着还傻呆呆站在原地的某人,看向床上还在游动的毒蛇眼神都有些发冷。有些人还真当他段若谦好欺负了是么?不给点教训还真的是要上纲上线上房揭瓦。

“你站远点,然后绕过去门口叫几个人过来。将军去研究战情了不便打扰,让人去把其他人统统给我叫过来。”段若谦阴沉着脸,一边紧盯着蛇的动向一边伸出胳膊护着黄菲往外走。

黄菲看了看段若谦的脸色,最后还是听话地绕着屏风走了,走没两步还是不放心地转身叮嘱他:“那个,你小心点。”说完就跑去叫人去了。

段若谦闻言嘴角微微上扬,怎么说,他还挺喜欢她关心他的,但是那笑容没有维持几秒,等他一见到床上还睡着一条蛇他的脸色立马又变回阴沉。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在知道有人想要害死自己的时候还能心情愉悦地笑出声来吧。而且这床估计也是不能再睡了,一会儿就叫人把这床劈掉烧了。

真的是特别的土豪!特别的烧钱!

段若谦知道这蛇是呼延国独有的红头花蛇,生性凶猛,毒性猛烈,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它,而作为会呼风唤雨的国师,对付这点雕虫小技根本不在话下。但是第一他并不会呼风唤雨,第二他当初当上国师凭的是巫蛊之术和推算之法,与武功和其他能力无关。

当然,作为花绝宫宫主,他自然有千万种方法能将这蛇置于死地,可是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这半年的蛰伏就没有意义,所以他只能跟着蛇周旋,而不能试图去解决它。否则就会留人话柄,并且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段若谦轻哼一声,其实他知道是谁搞的鬼。在这军营之中这么恨他的人除了季之恩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好在黄菲虽然平时不怎么靠谱,但是在危机关头好歹发挥了她的作用,用她那半夸张半真实的语气一下子就把这件事给弄的特别夸张化,所以不到半刻钟,军营中一些重要的人都被派人给请了过来。

黄菲挤进人群的时候发现段若谦已经退到了一边,而床前正围着一群士兵,看样子正在试图抓蛇。

黄菲急忙挤到段若谦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问他:“你没事吧?”

段若谦低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怎么?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在乎我的死活?”

“……”你的嘴巴什么时候能不要这么贱?“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关系伤的其他人罢了。你怎么这么自作多情?”

段若谦神情复杂地看她:“这蛇出现在我的床上,自然是有人放在这里害我的,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确定自作多情的人是我不是你?”

“……”妈蛋,算你能说我不跟你争。

段若谦望着黄菲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调转视线去看床前。

那些士兵显然都是些有经验的,知道一个在旁边用食物引诱,然后其他人在旁边观察着伺机行动。于是不消片刻那蛇就被引诱着装进了麻袋里。

“段国师,这蛇……”其中一个小兵擦着满头的大汗说道。

“你们看着办吧。辛苦你们了。”段若谦对着他们笑了笑。

那士兵竟然轻易红了脸,真的特别的纯情。“不辛苦,那我们先下去了。”

说完那些人便想走,“等等,你们把这张床也拖出去,床上的东西都烧了,换成新的抬进来。”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然后点了点头,“是。”

段若谦见事情都解决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到时把床收拾好就出去,不要让其他人进我的房间。我的房间里养了很多蛊虫,你们万一不小心碰着了就不好了。”

那些士兵闻言脸又白了几分,领命下去了。

段若谦这才有机会转过头来问黄菲:“那些人呢?”

黄菲还在心里吐槽怪不得那些人那么怕进他房间,原来他在散播不切实的谣言,就听见了段若谦正在跟她说话。愣了愣,才回答说:“我让他们在另外一顶帐篷等着了,我怕他们全部都进来你会不高兴。”

段若谦扫了黄菲一眼,点了点头,说:“他们在哪里,你带我去。”

黄菲愣了愣,心说难道自己不小心做对了讨好到他了?从认识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温和地对自己说话,都有些不习惯了。

妈蛋,什么不习惯,难道我是M体质么?为什么人家对自己好要不习惯!黄菲在心里狂对自己吼。撇了撇嘴,然后转过身去,给段若谦带路。

我只是在报恩而已,并没有故意在讨好他,嗯,就是这样!黄菲在心里疯狂地心里暗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