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国师夫人是什么鬼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49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赫连吉可将手中的笔扔下,语气莫名:“你是说,段国师对那个女人有兴趣?”

“虽不能确定,但是我听下人说,国师差点撕了那人的衣服。”下属老老实实地将手下禀报的消息传达。

“哦?”赫连吉可挑了挑眉,“差点撕了衣服?”

下属点了点头,又将下人添油加醋的话语浓缩了一下挑重点说了,“有人还说国师趁着黄小花洗澡的时候试图摸进去偷看,但是没想到黄小花已经洗完了被抓个正着。”

“黄小花?”

“就是将军带回来的那个女子。”

“我知道。”赫连吉可点了点头,忽而又笑开,“我王当初要赏他三百后宫佳丽被他断然拒绝,你觉得一个只是半路捡回的女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那人自动禁声。

“不过也说不定,大家都是男人,此番离国已经将近半年有余,憋不住也很正常。”赫连吉可似笑非笑,“若是如此,倒也好解决。”

“将军是想?”

“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反正那女人对我军用处不大,但是若因此将段国师绑定了,王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但是这个段国师一向软硬不吃,送个女人给他真的管用么?”

赫连吉可看了看手下,轻声的说着,像是在跟属下商量,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试试看又何妨?”

另外一边的段若谦自然是不知道,短短的几个时辰里,自己就从英明神武的段国师演变成了段色狼,在这些士兵心中的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

他正狠狠地瞪着传说中祸国殃民的黄小花,恨不得直接伸手掐死她。

“你别这样看着我,让我有种你已经爱上我了的错觉。”黄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那里凉飕飕的。

段若谦扯起一个阴冷的微笑:“果然是错觉,因为我永远也不可能爱上你!”

“话不要说的太满。”黄菲老神在在的摸着茶盏,语重心长的说着。

段若谦冷哼一声,终于忍不住出声讽刺:“你到底怎么认识龙墨的?”

龙墨竟然能够忍受的了她?而且还把她派到自己这边来,莫非是他弄的秘密武器?存心来气自己的?

黄菲摇了摇头,说:“他让我不要告诉你。”

“他?”果然不是手下,莫非真是龙墨的嫂子?不可能,如果是龙渊的女人,他怎么舍得让她只身犯险。“你跟龙墨到底什么关系?”

“他让我不要告诉你。”黄菲还是那句话。

开玩笑,万一说错了露马脚了怎么办?多说多错,这句话简直是全能钥匙,哪哪都通用。

看吧,不是我不想说,是他不让我告诉你,所以有本事你就问他去啊,不要来问我。回去找他算账去,别牵扯到我。

当然,等你找到他问清楚了她也早就找机会溜走了好么?到时候江湖不再见!真的是特别舒爽!

段若谦不出意外地被狠狠一噎,果然是龙墨派来的!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对了,你还没说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呢。”闹了半天还能想起正事,黄菲觉得自己真的特别正直!

简直是干大事的料,特别霸气!

段若谦勾了勾唇角,特别邪魅地说道:“没事,我就是想看看笑话找找乐子。”

“……”少年你真的特别不要脸!

真是无聊!又不是没事做!

堂堂国师不去求雨跑到我这里寻开心真的好么?你怎么能辜负士兵和百姓们的信任!

终于见到某人变了脸色,段若谦这才心情好起来。不屑地哼了一声,说:“看你这表情,是不欢迎我么?”

“……”如果我说不欢迎你会不会生气?“当然没有!”黄小花非常正直地改了口,“国师大人光临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星光满布啊!”

“……哼。”

这也哼,这位国师你真的是特别难伺候!

“所以说大国师到我这里来到底要干嘛?是不是要请我吃饭?”黄菲的眼睛刹那间亮了起来。虽然说洗澡之前就吃了两个馒头外加无数小点心什么的,但是如果还有其他吃的那她果断还是来者不拒啊!

段若谦嫌弃地看了她一眼,“除了吃你还能想点别的么?一点出息都没有,猪。”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不过就是爱吃了一点,至于人身攻击么?你个蠢货!

当然所有这些吐槽都只适合在内心泛滥,当着段若谦的面她自然是不敢把话都说清楚。于是黄菲只好露出一副吃了苍蝇粑粑的表情,万分委屈地看着段若谦。

“你那是什么表情,恶心死了。”

废话,都说了是吃了苍蝇粑粑的表情,不恶心还会很香么?黄菲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有点相信这位大国师来找她只是为了纯粹想要找她寻开心了。

“国师都是很清闲的吗?”黄菲话中有话。

段若谦靠坐在椅子上,笑的懒洋洋的,这个帐篷果然比之前那个好多了,好歹还有张椅子,“别的国师我不知道,不过对我来说嘛,的确是的。”

来到呼延国已经四个月有余,除了一开始混进宫里面对呼延王的时候还会有些刺激感之外,到后来的随军出征就完全没有挑战性了。这期间他一直试图偷取战场机密,一边暗中给呼延军使绊子,可是都没有取得什么可效的成果。

上面不敢轻信他,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能插手。行军的时候还有些趣味,想要试图跟自己的人取得联系,可是那赫连吉可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从来都不许他跟楚军正面接触,他除了耍点小计谋取得军队的信任之外,其余时间确实是闲的发慌。

黄菲不屑地瘪了瘪嘴。“怪不得我会被派来这里。”原来这个国师不过是个空架子,平时这么闲,也不见得能拿到什么重要的情报。

“……”段若谦又被她狠狠的噎住,真的是非常的没有面子!

黄菲眼见段若谦表情凶狠地站了起来,一边朝自己走来一边开始撸袖子。

不是吧?莫非是想要打架?如果说不动用内力纯打架的话自己也许可以试着小爆发一回,但是很明显段若谦不会那么蠢有内力不用,所以这场架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一定会输!

黄菲立刻好汉不吃眼前亏地虚了:“这位大侠,你真的是特别帅!而且特别讲道理!”

所以说千万不能轻易动手欺负女人!

“是吗?我也觉得我特别的帅!但是有时候我不介意没有那么帅。”段若谦显然不吃她那一套。

“大侠,您冷静点!有话好说!好了,站住!你别过来,你真的别过来了。你再过来我要喊人了,别以为我不敢。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喊了,你别!我喊了,我真的喊了!”

段若谦冷冷一笑,说:“你喊啊,我倒想看看这次还有谁会过来帮你。”

“……”是你逼我的,所以后果要自负!黄菲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大声地叫喊道:“来人啊!国师变身了啊!他变成了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好吓人,大家快来看啊!”

“砰!”黄菲帐篷里的一张上好红木桌被一掌拍的粉碎。

黄菲赶紧转身跑到角落里,不敢动弹了。暴力狂什么的真的是神烦!显你的巴掌大还是怎么的?这桌子惹你了啊?

帐篷很快被人掀开,进来的却不是别人,正是赫连吉可和他的一干手下。

段若谦扫视了一圈,很好,该来的都来了。

众人看清帐篷内的景象时都情不自禁地一愣。这两个人玩的都已经这么激烈了么?还有至于怕到躲进角落么?

“国师这是……”赫连吉可也觉得这个场景特别的奇葩。

“他想逼迫我跟他发生关系,我不肯然后他就把桌子拍碎了!将军救我!”黄菲突然蹭的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冲着为首的那人就奔了过去。

结果还没等奔到身边,就被段若谦伸手给劫了过去。

开玩笑,那可是三军主帅,人家还在怀疑你是个用毒高手会对他们不利,还没等你接近他旁边的人就要把你分尸了你信么?

“嗷,你放开我!”黄菲表现的非常活泼,“我是不会同意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段若谦的脸色由黑变白又变黑,真的是特别吓人。

“呵,国师果然好雅兴,都到了这个关头还有兴致。”季之恩终于忍不住出言嘲讽。

“咦,”黄菲拨开段若谦的手,转身又去打量季之恩,这才发现这些人长的跟汉人都有些不同,他们的眉毛特别粗,眼睛却很小,正额相对窄,而且鼻梁长颧骨高。之前大家都穿着盔甲又带着头盔所以没有怎么发现,今天穿的都是便衣,所以一眼就看出区别来了。

“怎么?”季之恩奇怪地摸了摸脸。

黄菲摇了摇头,转身坐回了床上,道:“我是好人家的姑娘,还请将军做主放我回去。”

季之恩:“……”话题要不要转变的这么快。

“哦?敢问姑娘家在何处啊?”赫连吉可倒是意外的好说话。

“……”我家在中国!不过你一定没有听过,那就算了,还是另谋出路吧,“还是算了,将军日理万机那么忙,我就不麻烦您了,我还是自己走吧。”

“不瞒姑娘,这里已经是我呼延国的国土,姑娘的楚国跟这里已是相隔千里,想要回去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那你当初把我掳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不嫌麻烦,真的是特别的讨厌!

“可是我真的是好人,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不是奸细!人家只是想安安静静地穿个越,有那么困难么?

“若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刚好出现在我军的回途?而且恰好是唯一的那条道上?”赫连吉可眼中的深意满的都快溢出来。

妈蛋这我怎么知道,我一醒来就躺在那里了好么?如果我知道那是你们回来的唯一路径,说什么也要拔腿就跑好么?“我只不过是跟家人一起出来找吃的,不小心跟家人走散了,又恰好迷路才刚好出现在那边而已。将军突然出现我都吓呆了,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您的人给绑来了。”

这个理由真的是特别的好,就算你是敌国的将军,但是也犯不着跟敌国的一个小老百姓计较传出去的话影响不好啊大哥!

赫连吉可和季之恩对视一眼,没有说话,眼里却满是笑意。

段若谦在心里哼了哼,这个女人真的是蠢毙了,你以为你这样说他们就会信了么?人家明明都以为你是一个会下毒会隐藏自己武功的高手了好么?就算你把天都说破了也不会放你回去的,而且看他们的那个样子,明显是有什么不可高人的阴谋,我就等着看你被他们套进去。

“所以还请将军放我一马,纵然两国交战可是百姓是无辜的,还望将军能够深明大义一些。”

“姑娘说笑了,我呼延国本就不是欺压无辜百姓的人,但是现如今也断不能将姑娘贸然放回。”赫连吉可看向黄菲的眼神意味深长。

“将军的意思是?”黄菲被他的眼神盯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还请黄姑娘留在我军营,等我军大破楚军之后,便可放姑娘离去。”

“若是很久都没有打赢呢?”黄菲有些不满。

“那也有一个办法,除非姑娘以后口不能言目不能视,我军也可送姑娘回去。”

“……”这是想要用她的舌头和眼睛来威胁?“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

赫连吉可轻笑,“姑娘说笑,凭姑娘这等容貌这些见识又岂是寻常人家的姑娘?笨将只怕这时放走了姑娘以后追悔莫及啊。”看见黄菲的表情已经变色,又立马出声安抚道:“姑娘也不必忧心,若姑娘肯留在军中,与我国师日夜相伴,我们便也不会为难姑娘。到时姑娘便是我们的国师夫人,自是会以礼相待。”

“……”这个国师夫人又是什么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