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黄小花的便宜不能白占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408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喂。”正式改名黄小花的黄某人,不耐烦地踢了踢一直在笑的某人。

真的是非常烦!一直笑到现在还能不能好了!不就是一个名字也能笑成这样,国师什么的笑点真是弱爆了。

“你笑够了没有?”妈蛋人家还没有洗漱,还没有吃早饭,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好么?你这样一直笑不停,我要怎么让你带我去洗漱顺便吃顿好的了?

昨晚上还是趁人不备时偷跑来的,今天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直接闯进来,那说明她就不用暗戳戳的让他偷吃的好么?而且堂堂国师,应该吃的用的都还不错吧?

“哈哈,”段若谦本来都已经笑够了,但是一看到黄菲那张脸就又控制不住了,“咳哈哈,等……等下,我还没笑够。哈哈…”

这都是什么破毛病!

黄菲嫌弃地看他一眼,无奈地说道:“那好吧,你继续笑,我先出去找点吃的。”

说完转身就想走,但是还没有走开几步,就被某人一把扯到了床上。“站住。”

黄菲趴在段若谦身上,两个人的脸只有一拳之隔。

段若谦:“……”

“妈蛋!”黄菲一拳挥过去,“你以为老娘的便宜是那么容易占的么?”

段若谦接过黄菲的拳头,听到黄菲的话也是特别的无语。虽然说黄菲长的也挺好看的,算的上是个大美人,可是跟段若谦比起来就真的是弱爆了好么?

根本就是高山对流水,月光对流萤,那啥对那啥!完全没有可比性好么?

到底是谁占谁便宜?!

“废话,我是男的么?我有那个啥么?从来都是说男人占女人便宜,我怎么没听说过有女人占男人便宜的?”黄菲大怒,“还不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这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么?

黄菲见段若谦整个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倒是没有那么生气了,她还没有忘记他是个多么变态的杀手,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什么的真的是特别恐怖!见到他脸色阴沉,她也不敢那么放肆了,只是推开了环住自己的胳膊,从他身上起来。

“真是的,衣服都弄乱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呢。”黄菲继续吐槽,完全没意料到某人的脸越来越黑。

段若谦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把扯住黄菲的领口,声音沙哑:“你别逼我揍女人!”

黄菲吓的一缩脑袋,所以说暴力狂什么的真的是特别讨厌!说好的绅士风度呢,说好的怜香惜玉呢?

段若谦见黄菲老实了,这才放开他,又把手放在身上擦了好几遍,这才缓缓地说道:“你现在还不能出去。虽然我已经让赫连吉可把你交给我处理了,但是并没有说就能让你自由活动,你明白么?”

黄菲一见他那个样子就恨的牙痒痒,还擦还擦,都要擦破皮了,谁不知道你嫌弃还是怎么的,有必要表现的这么明显么?

真的是特别讨厌!

“那我能做什么?”虽然说特别不满自己的行动和自由受限制,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里是段若谦的地盘,自己若是跟他对着干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不,应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万一一个不小心那就是要被弃尸荒野的命运。造物主派她来到这个世界一定是有他的用意的,她才不能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有机会一定要去跟伙头套好近乎,嗯,这样不但可以接触了解这个世界,而且可以填饱肚子,简直不能更美。

段若谦转过头来神色复杂地看着黄菲。原本他以为龙墨派来的人再不济也能够明哲保身,一边辅助他偷到作战图,一边牵制住敌军。可是现在看来,她能保住自己的命就算不错了。

不过这样也好,声东击西,未尝不是一个办法。让她吊着赫连吉可的胃口,拖延军事,让楚军好好地保存实力,一边让他见机行事。

“你什么都不用干,只要不要露出马脚就行。”段若谦神色复杂地开口。

“哦,”黄菲对那些并不关心,不让她做什么最好了,不然不小心暴露了就不好玩了。“那么请问我可以吃东西了么?”

段若谦点了点头,从床上站了起来。想了想,又道:“一会儿我去跟赫连吉可说说看,能不能替你换个房间。”

这是什么破床,这么硬,他稍微坐一会儿就感觉腰都快断了,能睡人?

黄菲的眼睛立马放光,闪闪亮地看着段若谦,道:“真的么?真的能换么?”

那眼里的希望竟然看上去光彩动人的。段若谦不自觉地移开了脸,“不一定能换,但是我会尽力。”

“国师就是国师,一句话的分量就足够大了。”黄菲赶紧拍马屁。“对了,你是怎么当上国师的?是能呼风唤雨还是能撒豆成兵?”

“……”她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你早上洗漱了么?”

“还没有。”黄菲特别遗憾地摇了摇头,国师你怎么转移话题了国师?

“那就快去漱口,臭死了。”段若谦嫌弃地摇了摇头,道,“我去叫人给你送水来。你给我老实点待着别跑。”

你才臭!你全家都臭!

黄菲一脸怨念地盯着段若谦的背影,妈蛋,昨天她被绑来之后就没有沾过水好么?又是在大漠里,而且还是大夏天,会出汗是正常的好么?

竟然敢嫌弃!

我都还没有嫌弃你!

黄菲特别小人的在心里吐了口口水,这人真的是太讨厌了!

不行,自己一定要选个恰当的时机逃出去!老子才没有空陪你玩什么卧底游戏好么?我是被派来拯救苍生的,才不要浪费时间在你一个臭国师身上!

哼!真的是特别傲娇!

而另一头的段若谦却是不知道在黄菲心里,自己的地位也是被一降再降。

他出了黄菲的帐篷,对着下人吩咐要让她住进生活条件稍微比较好的帐篷,另外还叫人准备好了洗澡水和一些吃的,然后自己就转身向将军的主帐走去。

段若谦只在门口等了片刻就有人过来请他进去,段若谦笑了笑。赫连吉可虽然对他的国师身份并不为意,但是该做的一件都没有少做,表面上的工夫倒是做的足。

这样的人心机往往很深,也不容易对付。也是,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他也不能稳坐金吾将军的位置了。他是呼延国的主将,也是将士们的主心骨,如果他倒台了,那么这场战自然就不战而胜了。

段若谦收起平日里玩闹的心态,抖擞着精神进了主帐。

“将军。”段若谦的语气不卑不亢。

“国师,事情怎么样?”赫连吉可正坐在沙盘前面,研究作战计划。见他进来,连忙站起来。

“她说她叫黄小花,不过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不过这种事情也急不来,我觉得还是慢慢渗透的好。”段若谦的嘴角有些僵硬,他有点想笑,“我已经给她做了一些思想工作,让她想清楚了再说,只要她脑子不笨,那么她就定然知道投诚比死撑来的舒服的多。”

赫连吉可闻言点了点头,道:“国师辛苦了。”

段若谦扯了扯嘴角,“不辛苦,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突破口而已,当务之急还是研究出正确的作战计划才对。”

段若谦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诚恳,特别正直,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想要打探他们的计划的意思。

啊,我的演技真好。段若谦骄傲地想,都可以去唱大戏了。

“国师说的是,只是我们还不了解楚军最近几日的动向,贸然作战讨不得好。若是国师能从黄小花的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那真的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到时我呼延国的百姓一定对国师感恩戴德。”

老狐狸,说的倒是好听,不过就是不想让我参与作战么。段若谦心里想道,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的。

“那我便加快动作吧,大概会用些特殊手段,到时还请将军不要听信他人挑拨才好。你我都是为了呼延王做事,希望不要为了这件事伤了和气。”

提前打预防针什么的真的是特别有心机!

赫连吉可闻言笑了笑,道:“那是自然。国师尽管放手去做,我自是不会怀疑国师的用意。”

虽然段若谦知道这话并不可信,不过他要的不过也就是这样一个借口,也不用他的内心真正的认可。到时只要偷了他的作战图,那么他就能圆满回国了,这个什么破国师谁爱当谁当去!

反正他是不稀罕。

如果当初不是被龙墨坑来这里当了卧底没有别的办法,不然依着段若谦无法无天的性子,他才不想跟这些人牵扯纠缠,还是自己的花绝宫好。

身为宫主,想揍人便揍了,想怎样都没有人管。简直就是天堂!

很奇怪,之前一点没觉得花绝宫有多好,现在两厢对比,他才知道,他从来没有珍惜过到手的幸福。

唉,回去之后给大家涨点工钱吧。

段若谦点了点头,又道:“那我便不打扰将军了,在下先告退。”

将军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段若谦也不管他怎么想,转身就走。

“将军,要不要我派人教训他?”一直站在赫连吉可身边的一个心腹说道,他特别看不惯段若谦嚣张的态度。

赫连吉可闻言一笑,“不必。随他去吧。”

反正不过是跳梁小丑,怎么蹦跶都没事,只要不影响大局,管他抓了几个女的呢?

“是。”那人闻言也不敢多问。

段若谦站在帐篷外,却是笑的眼缝都不见了。

果然是老狐狸,明知道自己会在旁边偷听,还是说的这么大方的样子。

真的是高深莫测,简直非常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