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两只老虎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2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此刻很想放声高歌一句: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声啊,没了娘啊。

特别的可怜且凄惨。

这个季之恩变态不但不给她吃的,甚至连喝的也不给,简直就是有些丧心病狂!

虽然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呼延军对待俘虏就是这种风格但是也实在不能忍!不给我吃喝就算了,你倒是给我松绑啊!一直维持一个姿势全身都麻了好嘛?我又不会武功又打不过你,难不成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季之恩瞥了她一眼,果断地摇头拒绝了:“不行,你会用毒,我怎么知道我把你松绑了之后你会不会玩阴的?”

黄菲真的很想一脚踹过去,妈蛋你还当真了是吧?我什么时候会用毒了,如果我真的会用毒的话你现在还能活到现在吗?还能坐的好好的一脸惬意地看着我吗?

简直是蠢的无药可救了!黄菲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只好换了一个话题:“那你总能告诉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吧?”

妈蛋,这山洞黑漆漆的,我跟你又是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对我的名声特别不好好吗?就算你什么也不做对我也是会有影响的好么?毕竟你这么猥琐!

季之恩闻言看了她一眼,又不说话了。黄菲急的差点吐血。

这都是什么破毛病,真的快要没药可救了好吗?于是黄菲心里特别纠结,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季之恩是在等什么了,好像是在等人接应,又好像是在等一个时机。她一边有点期待能来一个比较好说话的,一边又在期待那人千万不要来,因为待在这里好歹还有可能会被段若谦找到,但是一旦自己被带回呼延国的话,就不一定能够再救的回来了。

在这种时候黄菲才发现,自己所能依赖的人除了段若谦就没有别人了。一个是别人跟自己的关系都不大,自己的死活跟他们都没有关系,自然是死是活都无所谓,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没有人会那么好心无端救自己出去。

这个发现让黄菲觉得自己真的是特别的悲哀,如果是以前还好,如果自己还是段若谦认定的媳妇儿的话,那么他必定会来救自己,但是如果是现在……黄菲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所以归根到底要怪就乖赫连吉可和季之恩,这两个人是脑子有坑么?掳谁不好要掳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也不知道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简直是蠢。

天已经渐渐黑了,季之恩不敢点火,怕被人发现火光然后找来,于是不一会儿山洞里就完全黑了,有些凉风从洞口吹了进来,黄菲有些微地发抖。

不是冷的,是怕的,总觉得这个山洞有些诡异,说不出来的感觉,该不会撞鬼吧?黄菲又打了一个冷颤,低声说了好几声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季之恩虽然低着头,但是因为内力深厚,所以对四周的感应比黄菲要强一些,他侧耳听了片刻,突然拔着剑站了起来。

黄菲看不见他的动作,但是明显地听到了他拔剑的声音,金属碰触的声音在一片沉寂里显得尤为刺耳。难道季之恩又改变主意了?不打算以自己当人质了,而是要杀了自己泄愤?

黄菲暗自咒骂了一句,这无良的作者,还能不能好了,自己怎么说也是第一主角吧,每次都遇上这么狗血的事情算什么。

但是她显然误会了善良的作者,季之恩虽然拔了剑,但是并没有往她的身上招呼,反而弓着身子往洞内走去,脚步很轻,几乎听不见。

黄菲等了半天都没有动静,都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季之恩厉声呵斥的声音:“谁?谁在那里?”

黄菲的精神顿时一震,妈个蛋啊,救兵到了啊!终于要得救了啊!刚才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到此为止离作者开始弃坑没多久了啊!终于看到了希望啊!回去一定要大吃三碗饭压压惊啊!

黄菲使劲将自己的身体坐直,一边侧着耳朵去听那边的动静。

季之恩握着剑的手心满是冷汗,他跟赫连吉可的人约好了是明日卯时在洞口碰面,现在出现在这山洞里的一定不是他的人,而且就他练武人的自觉来说,他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打开,山洞里面瞬间被照亮,他探头去看了看,并没有见到什么动静,于是他一边在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边暗自松了口气。

静静地等了一会儿,那种收到威胁的感觉渐渐弱了下来,季之恩皱了皱眉,转身往黄菲的方向走过去。没一会儿,就看见了黄菲惊讶的眼睛,以及一闪而过的惧意。

季之恩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回头,就见有什么东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季之恩连忙闪身让过,眼里的戒备大亮。他把火折子扔在一边的茅草上点着了,火光将山洞都着凉了,他这才看清刚才袭击他的东西。

季之恩的心顿时一沉,突然有点无力的感觉。难道是天要亡他?为什么这个山洞里会出现老虎?还是这么大一只。

黄菲整个人都被震惊了,如果不是她的手被绑住了,她几乎要伸手去揉揉自己的眼睛,她刚刚看到了什么?一只大老虎!而且是东北虎!这玩意儿在现代都快要绝迹了好么?看着那只庞然大物,黄菲心里有些恍惚。

原来不是救兵啊,搞不好自己还没有被季之恩杀死,就要先被这老虎给吞吃下腹了。这坑爹呢?刚以为逃出生天又要被送入虎口,这样的设定真的科学么?

那只东北虎看上去十分的凶猛,那花纹在身上显得特别好看,黄菲想估计还是一只老虎王。因为自己的领地受到了侵略,所以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正冲着季之恩张开血盆大口。

那只虎突然仰天长啸了一声,整个山洞都震了一震,黄菲躲在一边,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那只虎现在的攻击对象明显是季之恩,季之恩不是号称自己的武功很好么?就看他能不能充当一回武松,跟这老虎来一次生命的博弈了。

季之恩紧了紧自己的剑,一边在往后退,那只虎一直戒备都望着他,他在想如果把这只虎杀死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是还没有等他摆好架势,那只虎就突然发动了攻击,冲着他扑了过来。季之恩连忙转身闪躲,这畜生在这山中多时,自然练出了些本领。

季之恩不敢轻敌,转身握着剑就迎了上去。那一人一虎不一会儿就纠缠在了一起,黄菲一时看的有些呆,全身都被绑住了,又不能跑,那场面太血腥,季之恩的剑已经划破了虎皮,而季之恩的脸上身上也被划了好几爪子。

黄菲看的有些不忍,她一直生活在和平时代,很少看到这种场面,于是转移了视线往洞内看去,这一看就惊住了,因为那洞内明显还有一只老虎站在旁边观战。

我的亲娘喂,这季之恩是不小心就闯了虎穴啊。

黄菲顿时有些紧张,如果说只有一只虎季之恩还有生还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再加上一只虎的话,季之恩只有被撕碎的命运,而自己……黄菲泪眼汪汪的想,难道真的要就这样玩完么?

季之恩很快也发现了那只在旁边观战的老虎,只是短短发愣的时间,那只跟他对战老虎已经抓住了时机扑了上来,季之恩的剑被老虎一爪子拍飞,季之恩下意识地用手去挡,也被凶狠地拍开,那老虎亮出了尖尖的虎牙,趁着间隙发出一声虎啸瞬间就扑过去咬断了季之恩的脖子。季之恩惊恐地张大了眼睛,嘴里溢出了鲜血,挣扎了片刻不再动弹了。

黄菲吓的歪过头去,心里面满满都是震惊和失措。那老虎的野性太重,转眼就撕碎了一个人,而且是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季之恩。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但没有武功,而且手脚还都被绑住了,根本连跑都没法跑。

心中的绝望越来越重,黄菲失落地想,如果自己没有拒绝段若谦就好了,那么也就不会一个人跑出来,然后被季之恩给抓来这里。直到这时,黄菲才发现,自己的心好像在什么时候就遗落了。

虽然她一直在否认,但是,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要否认就能否认的了的。只是现在才明白过来的她,还来得及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