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原来是熟人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2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小花醒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是酸痛的,感觉就像是在睡梦中被人揍了一顿。

黄菲艰难地动了动身子,突然发现手脚都被人绑住了。黄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又是被绑架的节奏啊,怎么一直都发生这种事啊,这个梗作者要玩多久啊,也不嫌累。

黄菲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是在一个山洞里,山洞很大,光线也挺足,就是不知道离营地远不远了。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的是一些吃的东西。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段若谦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失踪了,肚子有点饿,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吃饱饭没有事情做把自己绑到这里来的,绑来了又不露面,闲的好玩吗?

黄菲开始在心里反省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需要这样对待自己。五花大绑就算了,在她面前丢了一堆吃的,是想存心馋死她吗?妈蛋这个人也太卑鄙了啊!简直就是摸清了她的罩门,莫非是段若谦?

正开始发散思维胡思乱想的时候,洞口突然一暗,黄菲眯着眼睛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熟人,黄菲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季之恩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有很多鞭伤,应该是龙墨那个家伙派人打的。而且从他的身上再也找不到那种仗势欺人的气势,相反反而有些落魄。

完蛋了,他怎么突然逃了出来,还被他发现了自己,那么他会不会猜到之前的自己一直在骗他?那么他会不会一时恼羞成怒把自己杀了而后快?

“……”黄菲一直眼睁睁地看着他冷笑着冲自己越走越近,全身僵硬都无法动弹。

季之恩发现黄菲已经醒了,嘴角勾起一个阴狠的笑容来。“怎么?看到我很意外?”

废话,那必须意外啊!黄菲眨了眨眼睛,在心里考虑自己如果矢口否认把这件事赖过去的可能性有多大,就听见季之恩开口道:“你和国师把我骗的好苦啊。”

黄菲顿时没有话说了,不管怎么说,他冲出来然后被俘的原因都是为了自己,虽然是段若谦的计谋,但是黄菲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那个……抱歉。”黄菲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季之恩突然冷冷一笑:“你跟我说抱歉?哈哈哈,将军说的果然没错,你根本就是一个蠢货,自己被我们算计了还对我们心怀愧疚。”

“……”什么意思?信息量好像略大的样子,黄菲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季之恩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将军早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内奸了,你跟段若谦两个人狼狈为奸,我们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证明罢了。你以为将军是那么好糊弄的?那天段若谦自以为下药迷晕我的属下没有人看见?将军早就开始怀疑了,于是顺便布了一个局,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好骗。”

黄菲突然想明白了,眯起眼睛看他:“所以赫连吉可说叫你带我们去找药也是阴谋?是不是他还吩咐了你等药一找到就让你下手杀了我们?”

季之恩冷眼看了看黄菲,不屑道:“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蠢。”

我呸,你才蠢!“那你所谓的替我们报仇也是假的,你混进楚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就准你们用釜底抽薪这一招?将计就计我们也会。”季之恩不屑地看了她一眼。

妈蛋,就说这些朝廷的人都是神经病,竟然玩起了无间道和反无间道,看谁才技高一筹是吗,你又不是吴彦祖,看上去一点都不帅,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了好么!黄菲很想吼一句,管你是谁这些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好么,从头到尾我只是一个路人,完全不想要牵扯其中好么?简直不能忍!

“那你不去算计楚军不去放火烧了楚军军营,把我绑到这里来想做什么?”黄菲真的有点搞不懂这些古代人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季之恩冷眼看了眼黄菲,突然不说话了。

黄菲:“……”妈蛋,说话说一半就不说什么的真的是最烦了好么?

黄菲无奈得看了他一眼,道:“那好吧,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你能不能把我的手解开?”

季之恩看向她,“你想干嘛?”

“我肚子饿了。”黄菲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就算你想要以我当成人质好了,那也要优待我吧,不让人吃饭什么的简直不能忍!

“饿着。”季之恩在黄菲的身边坐了下来,一边不管黄菲的死活,一边自己开始拿起东西吃了起来。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黄菲想,季之恩现在肯定已经被自己射成了一个煤蜂窝。

黄菲索性闭上眼睛开始眼不见为净,一边又想,不知道段若谦什么时候会发现自己不见了啊,如果他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是什么反应呢?是无所谓还是大发雷霆?抑或是很开心?

前途渺茫啊,黄菲苦笑了一声。

那另一头的段若谦,当然是急疯了。等他洗完了澡之后,本来是该去午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些躁动,他走出门,站在黄菲的门口等了片刻,敲了敲她的门,没有反应,于是索性推门进去,发现里面并没有人。

段若谦皱了皱眉,挥手叫来了暗卫询问她的去处,得知她往练兵场走了,脸整个都沉了下来。

“外面的日头这么大,你们就放任她一个人出去?”中暑了怎么办,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冷冷地瞪了一眼暗卫,直把暗卫身上的冷汗都盯了出来,丢下一句:“回来再收拾你们。”然后转身就往外面走。

真不知道那个小傻子在想什么,知道自己会热还特意给自己准备洗澡水,但是她自己就往太阳底下跑,一点儿都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段若谦想是不是要给她一些教训才好。

刚走进院子,就见四周都是跑动的卫兵。段若谦一愣,心底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伸手抓了一个卫兵询问:“出什么事了?”

那卫兵一脸惶恐,抬头看向他,战战兢兢地回:“季……季之恩打昏了看守他的士兵,逃走了。”

季之恩是他们谈判的筹码之一,虽然说逃走了是一大损失,但是对谈判的影响不会很大,“有没有检查军营的粮草和水源?有没有发现什么其他问题。”

那个卫兵都快要哭出来,看向他的眼神躲闪,半天才回:“没……军营一切正常,只是……”

“只是什么?”段若谦的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快说!”

“只是……小花姑娘被他抓走了!”那卫兵一急,终于把事情说了出来。

就像是有什么在自己的脑子里炸了出来,段若谦整个人都愣住了。一直跟在段若谦身后的花绝宫暗卫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轮到他们守着黄菲的那些暗卫们,当下就跪了下来。

“属下失职,还请宫主责罚。”那些暗卫没有想要推脱责任,心底都有些自责。

另一边得知消息的罗绮和阿林他们赶了过来,看见段若谦的样子都有些担心,上前来安慰道:“宫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季之恩的藏身之地,顺带救出小花。”

段若谦这才反应过来,脸色还是苍白的很难看,他扫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属下,心里的怒意很盛,但是也知道此时发火根本于事无补。“你们吩咐下去,所有人都去给我找,方圆百里一寸地也不准给我放过,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你们也不用回来见我了。”

罗绮松了一口气,真怕段若谦为冲冠一怒为红颜,手起刀落地就把这些暗卫给解决了。

暗卫们赶紧站了起来,领了命令就施展了轻功往外走。

段若谦冷静地想了想,看向罗绮:“你去把龙墨叫过来,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事到如今,大概计划有变,虽然很期望季之恩只是偶然逃脱然后不小心遇上了黄小花,但是如果是另外一种可能的话……段若谦的眸子变深,倒是他小看了赫连吉可的城府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