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闹别扭什么的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47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低头将房间收拾好,然后顺势地站在了一边靠近角落的地方,等着旁边方便等着段若谦的传唤。

从那天黄菲大着胆子跟段若谦把话说开之后,段若谦就一直没有跟自己再说一句话,看见她也只是很冷漠地点点头,对着黄菲跟在自己身后也没有任何意见,只当她真的是自己身边的一个跟班,目不斜视果然真的不会做出那些幼稚的动作了。

黄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失落,至于具体在失落什么,黄菲并不想去深究。

花绝宫的众人见了都夹着尾巴做人,尽量不出现在段若谦的面前,因为宫主和宫主夫人突然就陷入了冷战模式真的是要吓死人了。夫人突然化身为小丫鬟跟在段若谦的身后帮他料理生活琐碎。

很多不懂的地方黄菲都去请教了罗绮,罗绮照着宫主原来的风格将很多事情都告诉了黄菲,黄菲在经过无数次的练习之后果断就学会了,所以说从小都自己长大自己料理自己的人,做起家务事情来说简直不能更顺手。

其实也不累,就是没有什么自由。段若谦很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她要做的不过是帮他收拾收拾房间,然后洗洗衣服,三餐是不用她去准备的,所以她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少很少。但是比起前世的无所事事,这一世的她显然更努力了。

没办法,现在的身份特殊,地位又不平等,不付出相应的劳动力,就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况且古代又没有电脑,娱乐设施缺乏,除了空闲的时候去跟暗卫扯皮聊聊八卦,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了,要她什么都不做只睡觉的话也不好,还不如站在段若谦的身后看看美男听听八卦呢。

龙墨扫了角落一眼,黄菲这会儿正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如果不是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的话,应该是发现不了她正在明目张胆地打瞌睡。似笑非笑地看了段若谦一眼,眼里的深意只有懂的人懂。

段若谦冷眼看了他一眼,道:“我在跟你说正事,还请王爷认真一些。”

龙墨笑嘻嘻地看向他:“别那么严肃嘛,反正这件事也差不多快完了,赫连吉可要想把人要回去就要签署协议,否则一切免谈。他是聪明人,应该会知道如何做决定。”

说完这些又话音一转,眼神落在黄菲的身上,笑道:“现在,我想要了解一下你的私事。”

段若谦淡定地将计划书收进怀里,道:“我没有兴趣跟你谈我的私事,既然公事没有什么好谈的,那我就告退了。”

“站住。”龙墨呵斥,一边在打瞌睡的黄菲顿时从梦中惊醒,睁大了眼睛抬头不解地看着两人。

段若谦狠狠地瞪了龙墨一眼,妈蛋这么大声是想要打架么?

龙墨无语,又不好承认自己刚才一时心急忘了他家宝贝还在睡觉这件事。只好用严肃地表情看向他,还说不在乎,看这表情明显就是想要撕了我好么?不过就是吓了她一下,用的着用这种看杀父仇人的眼神看自己。“你应该知道,艳儿过几天就要来了。”

段若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坐了下来道:“那又如何?”

“我要你带她去关外看看风景。”而且只有两个人哦。龙墨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段若谦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然后呢?”

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龙墨顿时觉得有些无趣,挥了挥手道:“没事了没事了,你快下去吧,没事别烦我。”

明明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但是某人为了能够多看看黄小花跟在自己身后的样子竟然每次都过来找自己商量事情,而且每次都挑自己想要睡觉的时间来,简直不能忍!

你谈恋爱就谈恋爱,为什么要拉我当炮灰啊?要不是打不过你真想直接把你拖出去踹几脚。

龙墨都这样说了,他自然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只好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走,眼角扫到某人跟上来的身影,眼角微暖。

怎么说呢,那天黄菲跟他说的话其实挺让他觉得吃惊的,他一直觉得黄小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想的没心没肺的人,所以应该很容易拐走才对,而且她是一个喜欢吃东西的小蠢货,应该很好骗的啊。但是其实事实正好相反,她反而太有想法了,她虽然很喜欢吃,但是却绝对有自己的原则。

她说的那番话也给了他很大的触动,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爱和不爱的权利,爱一个人不是爱他的权势而是爱这个人本身。这样傻的小傻子,到底要让人怎么不去喜欢啊?当今社会的人,哪个不是要先为了利益考虑?哪个人又会像她这样容易感到知足?这样单纯又善良,简直都快要绝迹了,不喜欢这样的人那还要去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承认,他们相处的时间还很短,但是有时候爱情并不能靠时间的长短去评判的啊,有那么多人只因为一个瞬间就爱上了,哪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还一定要说出个理由来的。

再说他哪里不成熟了?他想要跟她多亲近亲近就叫不成熟了?他只不过是想要多靠近她一些,再多了解她一些啊。可是没办法,那个小傻子看上去傻乎乎的,但是凡事下了决心就不容易轻易改变,那么他只好改变策略。

她想要自己离她远一些,那好,他就不再对着她动手动脚。她喜欢自己把她当成一般的跟班,那好,他就控制住自己不去看她,不去关心她。

可是为什么这个傻家伙宁愿跑去跟暗卫聊天也不找自己?明明自己才是跟她同床共枕过的人好么?简直不能忍,段若谦直觉自己都快要被她逼疯了。

从来没有过一个时刻能像现在这样觉得手足无措,他终于了解到了罗绮的处境,做什么都讨不得好,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让她在意自己一些,再在意一些。

黄菲跟在段若谦的身后,看他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而且还把门给关上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对那个公主还是有些好奇,听到龙墨说她要过来了就睁大了眼睛,她原本以为段若谦一定会拒绝龙墨的要求,没想到最后竟然同意了。她的心里一堵,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堵,耸了耸肩,转身去准备洗澡水去了。

这大夏天的,就算一直一动不动,也能闷出一身的汗。而且古代是没有空调和电扇的,自然更加燥热。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多洗几遍澡,多换几件衣服罢了。

黄菲已经听罗绮说了,段若谦已经派人出去给自己打听身世了,虽然说希望渺茫但是总归给了她一丝希望。从她这副身体看来,也是娇生惯养的主,应该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所以说有家人存在的可能非常大。

前世就是孤儿,如果这一世能够有家人陪着自己,那真的是最好的补偿了。

她是真的很感激段若谦,虽然他现在什么都不跟自己说了,对自己也很冷淡,但是对自己的好是不能抹杀的,她能做的就是跟在她身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走到院子里就看到罗绮正蹲在大树底下熬药,黄菲迎了上去,好奇地问她:“左护法,你在做什么?”

罗绮抬起头来看了黄菲一眼,随意地摆了摆手道:“说了不要叫我左护法,叫我阿绮就好了。我在熬药,你呢?”

“好吧,阿绮,那你也不要叫我黄姑娘了,直接叫我小花吧。”黄菲也蹲下身来,顺手去掀了掀盖子:“这是在熬什么药啊?左堂主又受伤了?”

罗绮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昨天晚上不小心玩的太过了,所以他从床上摔下来了。”

“……”卧槽要不要这么激烈,让人很容易想歪好么?

“你呢?宫主还是不肯理你?”罗绮一边盖上盖子,一边问她。宫主真的是太傲娇了,明明就很想跟我们小花说话,竟然每次都能摆着那副表情,真的不能忍!

黄菲点了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问道:“你知道那个龙艳艳长什么样么?”

罗绮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有些笑意:“知道啊,是个大美人呢,就是为人泼辣了点。”

黄菲一噎,心说原来是个大美人啊。“也是,看龙墨长成那样,既然是他的妹妹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罗绮心说这是在吃醋么这是么?一边又装作很平常地问她:“怎么想起来问她?”

“啊?没什么,我只是听说她快要来了而已。”黄菲耸了耸肩,突然又觉得自己问的好像有点多余,连忙站了起来:“那你先忙,我先走了。”

“哎,你去干嘛啊?”罗绮明知故问。

“唔,我去给他准备洗澡水。”黄菲在远处摆了摆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