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英明神武段国师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41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方亮,军帐内烛火尚且哔波跳跃,可以看出帐中的人一夜未睡。

突然有下属上前禀报,季之恩这才停下了烦躁的步伐,一甩袖子转身坐上了椅子。

“报告护军,施放找到了。”

“带上来。”季之恩心里极其窝火,昨晚上派人去盯着昨天带回来的女人,结果派去巡视的人硬是一整夜没有回来。还是早上他派人去找才找到了,如果说现在他还察觉不到不对那他就不是季之恩了。

“护军。”施放上前恭敬地行了个礼。

“行了,你快说昨晚都查到了什么!”季之恩现在可没有心思跟他绕弯子。

“昨晚?这……”施放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才开口,“我并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季之恩的脸色一沉,用力拍了拍椅背。“不记得?”

施放被季之恩的怒气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护军息怒。”

季之恩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好一会儿,猛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心想那个女人果然不简单,施放跟了自己这么多年,是断不可能撒谎的,他说不记得那就是不记得,而那个女人竟然有手段让施放忘记了昨晚的任务,显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季之恩阴郁地看着桌上的茶杯,突然用力掀翻了桌子,众人被他的怒气吓的后退了好几步。

施放也是个有眼力见的,又跟在季之恩身侧多年,自然是知道那人的脾性,顶着巨大压力,他还是选择开口:“护军,属下愿意将功赎罪,还请护军给我一个机会。”

“罢了。”季之恩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你还敢去?她没费一兵一卒就让你忘记了昨晚的事情,你以为凭你一人能搞得定她?”

这简直就太瞧不起人了好嘛!但是施放却也不敢顶嘴,只好顺着他的意:“是,属下无能,请护军降罪。”

季之恩想了想,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来。“降罪倒不用,这件事不要传出去,我倒想看看她还能玩什么花样。”

施放心说那必须的,虽然他不记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明显自己吃了大亏。又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这么丢人的事情他才不会四处去宣扬。

“走,我们去将军那里看看。”季之恩没有理会施放,转身就往外走。

结果在路上的时候刚好“偶遇”段若谦。

“哟,季护军,早啊。”段若谦对着施放笑的很无辜。

施放:……

我跟你并不熟好么?不要笑成这样,我又不是女人,就算你对我笑成这样我也不会喜欢你的,必须的,妥妥的!我追随的永远是季护军好嘛?这赤赤忠心必须点赞!

季之恩一开始并不想理段若谦,他一直觉得段若谦是个神棍,凭着些不入流的巫蛊之术就想让王对他另眼相待,简直蠢到了极点。

可是此番见段若谦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戏谑,而且还是冲着施放去的,季之恩的脸色顿时一沉。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段若谦似乎是知道季之恩此刻正在想什么似的,笑眯眯地凑上前去,很哥俩好地跟季之恩勾肩搭背的,笑道:“护军不要这么紧张嘛,我又不会说出去的。但是别人会不会说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有人将这件事报告给将军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在场。”

季之恩:……

所以他的意思是将军已经知道了?

季之恩阴沉着脸冷笑道:“国师似乎对他人的八卦很有兴趣。”

“不不不,并没有。”段若谦摇头否认,“我只对我感兴趣的人的八卦有兴趣。”

这话说了跟没说有差别么?季之恩并不想搭话,他还想去试探一下将军对这件事的看法。既然将军已经知道了,那便不用瞒着了,将军那里一定有新的计策。

段若谦眼睁睁看着季之恩带着人马走出去好几米远,终于大发慈悲地开口:“护军不用去了,将军说这么不中用的人他今天一天都不想看见。”

“……”季之恩停下了脚步。

“哦,还有,将军已经把这件事全权交给我负责了,以后还望护军不要再派人去打草惊蛇。”段若谦的语气很是无辜。

季之恩被气的脸都红了,站在原地没有说话,段若谦却是心情好好的摇头晃脑地走了。

季之恩并不知道,这件事是段若谦精心策划过的,也是他故意把这件事泄露给其他人知道,然后再通过别人之口把这件事报告给赫连吉可。这样非但消除了自己跟这件事有关系的嫌疑,而且他还能有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接近黄菲。

因为季之恩贸然派人去盯她,结果反被人暗算下毒迷昏,既打草惊蛇又丢了面子,赫连吉可会开心才怪。当下就把这件事拜托给了段若谦,要他查出黄菲的底细和来这里的目的。

他当然知道黄菲来这里的目的,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就是了。对了,他还不知道黄菲的真名呢,等吃过了早饭再去问问她吧,毕竟还是队友呢。

段若谦无奈地叹了声气,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真的不想跟一个女人搭档。

而此时的黄菲,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形之中被塑造成了一个用毒高手,且是那种深藏不露的类型。她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了帐顶,在床上抱着被子打了个滚,无声地叹了口气:“唉,果然还是没有穿回去啊。”

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一般的酸痛,果然睡惯了自己软软的狗窝,果然还是睡不惯这种硬硬的板床啊。特别硬!而且不舒服!而且还很臭!

黄菲又叹了口气,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其实本来也不想起的,没有办法,她肚子饿了。

正在考虑要不要把人叫进来要求跟将军谈判的时候,就见着有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身上穿的是流云雪锦,脚下踩的是特制手工靴,腰上挂的是稀世珍玉,长着凤眼丹唇一派风流的,就连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上去都那么好看!

黄菲愣了片刻,心里却在狂扎小人。

卧槽,一个男人长成这样还给不给女人活路了!长的好看又气质高雅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这个人一定是受!别问她为什么!嫉妒不行么?就是任性!

段若谦见到黄菲失魂落魄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有一种占了上风的满足感。

就是应该这样,没有女人能抗拒的了自己的好么?所以说昨晚她敢踢他又敢对他那么粗鲁就有理由了,一定是因为昨晚上天太黑,而她又瞎了看不见!

黄菲只愣了片刻就回过神来了,她低头扫视了一下自己。很好,没有衣衫不整。

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呢?真的是非常不高兴!段若谦皱起了好看的眉。

可是还没等到段若谦开口,黄菲就一顿抢白:“进来之前不知道先敲门么?好吧,就算这是帐篷没有门,但是起码的尊重也是需要的,万一你进来的时候我在换衣服怎么办?一点礼貌都没有,你爸……你爹妈就是这样教你的?”

“……”段若谦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黄菲却觉得他好像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抱怨的更加起劲了。所以说古人就是不好,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不是都说古人都很君子的么?为什么她最近碰到的一个两个都这么没有礼貌?

偷偷摸进人家房间就算了,还以死来威胁她,真的是特别没有礼貌!

没错!她说的就是昨晚上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失踪的段若谦!说话说一半就跑了什么的,真的是特别不负责任!

段若谦的脸抽搐了片刻,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着黄菲那一张嘴上下唇瓣翻飞不断地往外冒着抱怨和吐槽,他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闭嘴!”他的语气冰冷。

黄菲却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呀,这个声音真的是好熟悉啊!

这么冷清的攻音,真的是从这么受的人身上发出的么?所以说攻音受身什么的反差萌真的是够了!还要不要其他女人活了?

“你……”黄菲张大了嘴,艰难地开口,“是段若谦?”

段若谦阴沉着脸走近她,四处望了望没有坐的地方,只能坐在了她的床上。

“干嘛那副表情?”段若谦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黄菲压抑住自己内心非常想吐槽的冲动,僵硬地摇了摇头。

少年你这样真的好么?擅闯女孩子的闺房也就算了,还主动坐人床上!节操哪里去了?

段若谦哼了一声,冷冷地开口:“我在这里用的名字是段志飞,身份是国师,你记清楚了?”

“……”国师什么的真的是一点都没有爱!

从他昨晚来找自己说是一国的就知道他应该是其他一帮的人的卧底,不过竟然混进来当国师什么的,真的是太傲娇了!

黄菲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这个设定给萌出一脸血的!绝对!

于是黄菲笑的一脸狗血地道:“那么,国师大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段若谦不屑地扫了黄菲一眼,道:“不急,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妈蛋我昨晚真的已经告诉你了好么?黄菲什么的绝逼是真名不信要看身份证么少年?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黄菲却不敢这样说出来,再说他都用化名了,自己也有个化名什么的很正常。于是黄菲淡淡地说道:“我真名叫黄小花。”

“……”

“……”

“噗。”

笑个毛线!谁规定的化名一定要高大上了!作者大人每天三更很累的好么!取个名字很费劲的,叫黄小花哪里好笑了,如果取名叫黄山黄河什么的才真的好笑好么!

真的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