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艳儿是谁?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30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逗你妹,你以为我是小狗么?

黄菲愤怒地别过脸去,所以说宫主国师什么的最讨厌了,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段若谦一看黄菲的表情就知道她确实是有些生气了,无奈地又补充道:“我不跟你一个房间原来我们的小花这么失落啊,那也行啊,我今晚还是过来跟你睡吧。”

千万别!

黄菲赶紧摇头拒绝,段若谦失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走吧,我们出去走走?”

黄菲点了点头,又没有别的事情做真的是很烦,就说古代的娱乐设施很贫乏嘛。

段若谦转身,拉着黄菲就往外走,迎面跟冲上来的罗绮来了个面碰面。

“……”段若谦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她。

“呃……”罗绮有些无奈,我怎么知道你会突然出来啊,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你媳妇儿一下,这么小气干嘛,“我刚想要找你们。”

“什么事?”段若谦端起宫主的架子。

“龙谷主回来了,他在找你们。”罗绮拼命给黄菲使眼色,夫人赶紧帮忙求个情啊,虽然说自己是女人,但是依宫主那变态的妻控属性来说,也是很有可能被打发去扫茅房啊。

黄菲对罗绮的印象挺好的,不管怎么说也是这军营里的唯一女性同伴,以后互帮互助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所以黄菲自然而然得接收到了罗绮的求救电波。一把抓住段若谦的手就往外走:“我们走吧,去看看他想干什么。”

话说你一个堂堂的宫主干嘛要那么小气喂,只不过是不小心撞一起罢了,以前在前世的时候自己还不知道被撞过多少次呢,祖国人口众多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人满为患,人挤人是经常的事,就是人踩人也是经常发生,如果照你这么个生气法,一出门还不得都给自己气死。

主动被自己的媳妇儿牵小手什么的,果断舒爽的一比那啥,于是没有原则的段宫主当场就收起了严肃脸,笑嘻嘻地被自己的媳妇儿拉着跑了。

罗绮松了一口气,心说宫主简直是太奸诈了有没有,以后要追小林林的话还是要多跟宫主学学啊。罗绮当下就决定了,以后一定要找个时间跟宫主把酒言欢随便取取经。

不管怎么说,也要让阿林以后不要再一见自己就转身飞奔吧。

简直伤自尊。

“你说龙墨打胜战了么?”走到半路的时候,黄菲问他。

段若谦一直在暗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只好在状况外地问了一句:“嗯?”

黄菲却以为他有些不满,于是又道:“我也希望他赢,但是万一呢?”

“不会,”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段若谦缓和了语气道,“如果真的输了的话,刚才罗绮找我们的时候就不会是那个表情了。”

黄菲一想也是,如果输了的话怎么说也该是火急火燎的吧,根本不会那么淡定的表情。但是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战士们胜利回家会师的号角声,怎么打完战还这么低调?黄菲一时有些不解。

段若谦见黄菲的迷茫表情挺萌的,一时手痒又捏了上去:“大概是龙墨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大部队还没有回来,所以才会这么安静。”

黄菲有些无语,我还没有问出来呢你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嘛,要不要这么厉害难道练了读心术?

“你以后千万不能再去当卧底。”段若谦懒洋洋道。

“为什么?”她觉得她当的挺好的啊,挺称职的,都没有被人发现。

“因为只要了解你的人一见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呢,这样还能好好当卧底那就简直就是奇迹。

“……”你是在暗示你很了解我么?其实我们认识并不久所以你千万不要说你自己了解我,否则就有点太欺骗读者了好么?

黄菲闷声不吭地跟在段若谦的身后进入了议事厅,里面果然就只有龙墨一个人。

“你们来了。”见到段若谦和黄菲来了,龙墨起身打了个招呼,“坐,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们。”

“什么事?”段若谦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拉着人就坐了下来,还顺手给黄菲倒了杯茶。

龙墨冷眼看着段若谦的动作,一时没说话。黄菲吓的缩了缩脖子,心道这种好像抢了别人男人的即视感,真的是很烦啊。

龙王你千万不要乱迁怒我好么,我真的只是路过打酱油的,你们有事聊你们的就行了,根本不用在意我好么?我只是一个小跟班,什么都不知道。啊呸,话说龙王是个什么鬼。

龙墨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段若谦,一边喝茶一边道:“今天收到了皇宫来的密信,说艳儿过几天来。”

段若谦不动声色地回:“哦?那恭喜你。”

龙墨耸了耸肩,突然放松了下来。“恭喜我?不是应该恭喜你吗?”

黄小花低头喝茶,有些听不懂真的不是因为我太蠢的原因吧?只不过是不了解情况罢了。

段若谦收起了嬉皮笑脸,镇定道:“如果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要跟我们说这件事的话,那好我们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拉着黄小花就走。龙墨真的是个混蛋,想看自己跟媳妇儿吵架么?我呸,我偏不如你的意,赶紧把你那看好戏的姿态收一收啊喂。

龙墨见段若谦好像真的恼了,这才收了调笑,不过心里还是很爽就是了。“别走,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黄菲下意识地站起来,被段若谦一把拉住:“你去哪?”

黄菲有些囧,道:“王爷既然要跟你谈事情,那么我自然不该待在这里。”他们要聊的应该是军事吧?那么肯定涉及一些军事机密,不应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没事,你就待在这里。”段若谦把她按回位置上坐下。

黄菲望向龙墨,表情有些犹豫。龙墨痛快地挥了挥手:“无妨,你留下也没关系。正好这事跟你也有关系。”

“跟我也有关系?”黄菲一时愣住了,乖乖地坐好,准备认真听讲。

龙墨点了点头,看向段若谦,眼里的戏谑这么也收不住。

段若谦冷静地瞥了他一眼,眼里有些看不懂的光芒。龙墨赶紧坐好,开始认真地讲事:“咳,那个呼延军的季护军你们都认识吧?”

黄菲和段若谦对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又齐齐望向龙墨。龙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刚才我们在战场上碰到了,他突然冲出来还扬言说要为他们的国师和国师夫人报仇。”

“……”要不要这么奇葩。

“那你们把他怎么了?”段若谦很了解龙墨的为人,如果没有把人收拾了是绝对不会故意把他们两个人找过来商量事情。

“他被我们俘了,还在边关的地牢里,晚些时间就该带回来了。”龙墨看向段若谦。

段若谦淡定地点了点头,“那我们走。”

“走?”龙墨提高了声音反问他。

“不然呢?我们断然不能让他认出我们来,为了不然他发现,我们自然要走。”段若谦沉默冷静地分析。一点都不想承认他是为了要躲避某人。

果然龙墨又开口了。“可是我刚刚说了,艳儿过几天要来。”

“所以呢?”段若谦装糊涂。

“所以你不能走。”龙墨理所当然地回。“你该不会是为了她才决定离开的吧?”语气里满是戏谑。

黄菲囧囧有神地举起手:“不好意思我打断你们一下,我有个问题想问。”

“你想问什么?”段若谦转过身看她,很有一副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架势。

龙墨也用眼神示意她问,黄菲清了清嗓子,郑重地问道:“那个……艳儿是谁?”

为什么你提起这个人你们两个人的表情都这么诡异,而她一直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简直就是不能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