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加了点巴豆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0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段若谦也低着头笑,被黄菲一个胳膊拐过去,这才收敛了。

黄菲的脸有些黑,心里疯狂吐槽,妈蛋笑你妹,不就是一个名字到底哪里好笑了我都还没有嘲笑你好么,堂堂一个楚国的王爷,竟然叫什么龙墨,明明初琴谷那么好听的名字,你作为一谷之主名字却像个活脱脱的爆发户!还有你,段若谦,虽然你的名字是有那么点好听,但是你已经笑过好几次了现在还在笑是想打架么?

真的是特别烦!

段若谦接收到自己媳妇儿不满的表情,这才清了清嗓门,十分严肃地看了龙墨一眼。

龙墨好不容易止了笑,这才把人往房间里请。

黄菲叹了口气,楚国就是楚国,打战的装备就是不一样,王爷就是王爷,别人住的是帐篷,他住的就是实打实的房子。虽然说条件也没有很好,但是最起码是个房间,有门有窗了!简直不能更棒。

段若谦十分自然地走过去坐在了主位上。

其他人:“……”

大哥,你会不会太自觉了一点啊?那位置也是你能随便坐的?

段若谦却尤不自知,甚至还对黄菲招了招手:“到这儿来坐。”

黄菲愣在原地,不想上前。大哥你自己想死就算了还是不要连累我了吧,黄菲在考虑自己假装不认识他的话然后不被连累的几率有多少。

龙墨却“哼”了一声,没有去跟段若谦计较,想来也是对段若谦的厚脸皮有足够的了解,转身自己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黄菲淡淡的心惊,这段若谦也没有把这王爷放在眼里了吧,莫非是恃宠而骄?莫非段若谦是龙墨的恋人?卧槽,这个设定真的是很吓人好么?虽然说好像有点萌萌的,但是那必须不准!

黄菲睁大了眼睛,一时也说不清为什么不准,她之前明明是腐女来的,应该会很萌这种设定啊,但是现在心里有一种自己男人被抢了的错觉是怎么回事?是入戏太深么?

段若谦叹了一口,无奈地想怎么还是这么呆,以后千万要看好了,别让别人给拐走了才是。无奈只能亲自动手把人扯到自己的身边的座位上坐下,这过程中黄菲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虽然我们的段国师特别想要把呆萌呆萌的黄小花揉进怀里然后再狠狠得亲一口,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有点担心到时黄小花会不会突然暴走然后家暴自己之后愤然出走。风险太大,不敢轻易尝试。

“行了,说说你那边的成果如何。”龙墨皱了皱眉,不想再绕下去。

段若谦瞥了龙墨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黄菲的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很想告诉他少侠那是我刚刚喝过的,你要是想喝的话不知道自己倒一杯么,真的是太懒了简直没救了。

“我已经在他们的水源里下了巴豆,所以今天他们大概出不了战。”段若谦老神在在地开口:“而且他们今天还要研制解药去给那个废物解毒,加上他们损失了两枚大将所以士气应该会大降,今天进攻的话十有ba九能将失地都拿回来。”

等等,黄菲表情有些略呆,好像信息量很大的样子,她要好好消化一下。

往水里放巴豆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好么,为什么要用这种得意的表情说出来,而且你什么时候下的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你说的损失两枚大将是什么意思,作为国师你可以算是大将,但是我这么一个冒充的国师夫人有没有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么,为什么他们的士气要因此下降?简直就是不合常理。

龙墨听了果然面露喜色,站起来拍了拍段若谦的肩膀:“干得好,我现在就带兵出去把失地都收回来!”

“……”为什么会是赞扬,难道不应该先鄙夷一番么,毕竟是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打赢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好么?

段若谦笑着捏了捏黄菲皱起来的脸,道:“我们只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再说我们是在打战,兵不厌诈嘛。”

黄菲吞了吞口水,把到嘴边的吐槽又咽了回去。

龙墨看了看黄菲的表情,然后嗤笑一声:“你看上的女人果然智商都不高,正好说明你的智商也没有那么高。切,装什么心地善良的假圣人。”

黄菲狠狠得一噎,为什么她觉得龙墨对她的敌意好重的样子,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其实龙墨和段若谦才是一对?但是龙墨一直没有说出口所以段若谦才不知情?又或者其实段若谦根本就知道,对自己好完全就是幌子想来刺激龙墨?

妈蛋,黄菲很想仰天长啸一声,要不要这么狗血,她千辛万苦,并不,她轻而易举的穿越过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难道面临的就是要被炮灰掉的命运么?

但是显然作者并没有这么无聊,所以这一切都只是黄小花的脑补罢了。段若谦顿时有些不满,同样地呛回去:“你看上的女人就有多好了?再说,她聪不聪明善不善良我自己知道就好了,关你什么事?你是太久没被我揍皮在痒了么?”

“……”黄菲很想去探段若谦的额头,这人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龙墨的脸果然又拉了下来,眼睛里射出来无数仇恨的光芒,段若谦兀自岿然不动,只是闲闲地说道:“你还不去打战,是想给敌军拖延时间方便他们研制出解药恢复正常么?”

段若谦扯了扯嘴角,又道:“机会只有一次,失不再来。”

龙墨哼了一声,甩了甩衣袖转身走了,走之前还要把怒气发到旁边的各副将身上一番。黄菲在旁边看了有些囧囧有神,伸手戳了戳段若谦的胳膊,道:“为什么我觉得王爷很像小孩子?”

段若谦勾了勾嘴角,道:“他就是小孩心性,从小被宠坏了,你别往心里去。其实他是个好人。”

黄菲点了点头,见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顿时有些尴尬,问他:“我们不用出去么?”打战什么的,虽然有些血腥,但是还是很值得去看一看的啊。

段若谦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不用,龙墨带着那么多人如果还收拾不了那三万敌军的话,他这王爷也就白当了。”

黄菲在心里吐槽说,之前不是没有收拾的了么,不但没有收拾的了反而丢了很多地,传出去就有些丢人。

段若谦却在这时牵着黄菲的手站了起来,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我的房间。”

黄菲顿时有些无语,你的房间有什么好见的,我还以为你是要带我去看什么稀世珍宝呢,再说我又不是没有见过,早就知道你会把自己的房间打扮成什么样的风格了,所以一点都不期待好么?

段若谦却显得有些兴致勃勃:“好久没回来了,不知道那些东西还在不在。”

不是段若谦担心的有些多余,而是龙墨本来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所以说趁着他不在肯定会变着法从他的房间里偷东西出去玩,谁叫他的宝贝太多了呢,总是能招人眼红。

黄菲有些无奈,但是也不好拒绝,不过既然他这么热情她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他算是这边的东道主对不?总不能剥夺别人想要想导游的乐趣。

“对了,我还要给你介绍几个人。”段若谦突然想起来。

黄菲好奇得看着他,心说还有谁需要我认识的,已经见了龙墨了,难道还有身份地位更高的人?段若谦神秘地笑了笑,没有说话。黄菲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吊人胃口者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