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菠萝菠萝蜜?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40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段若谦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也会有这么一天,竟然落魄到需要去厨房里偷东西吃!

且不说他花绝宫在江湖中的地位,就是他名下的商行就遍布了大江南北各行各业,可以说他应该算是楚国上下除了皇帝之外最有钱的人了。不对,皇上的钱又不是他的,而是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国库的钱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想花就花,所以说他段若谦应该可以说是楚国最有钱的人!

从来都是挥金如土穿金戴银吃最好用最好的他,竟然会沦落到需要去厨房里偷东西吃?如果传出去的话简直是要让四大门派耻笑。不,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传出去的,否则就不是被四大门派耻笑了,有龙墨那个长舌妇在,大概要传遍整个江湖才会甘心。

那么这件事将会变成他辉煌人生上唯一的一个污点,段若谦暗暗握拳,把牙齿咬的咯吱响。

黄菲一边大口地啃着鸡腿一边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虽然看不见那人的脸色,但是这么明显的低气压还是能感觉到的,她又不是神经衰弱。

切,至于么?不就是几个鸡腿,大不了以后还你就行了。

黄菲低头舔了舔手指,顺便拿起桌上早就倒好的茶水,咕咚一口喝尽。

又啃了些馒头,肚子里的饥饿感终于被扫平,黄菲摸了摸自己有些鼓起来的小腹,满意地点了点头。十分大方地开口:“你有什么问题?现在问吧。”

好吧,看在他好歹给自己找了些吃的没让自己活活饿死的份上,他先前做的那些事她就大方一点既往不咎了!自己真是特别大方特别贤惠!黄菲忍不住在心里夸了夸自己。

听到她这么说,段若谦这才从自己的暗想中回过神来,虽然他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但是那并不代表他的心情足够好,也并不代表他的脸色不够黑。但是对于黄菲来说,无非就是看不见,管他脸色如何。

段若谦皱了皱眉,看着桌上的一堆骨头,有些嫌恶地看了她一眼。一个女的,怎么比他还能吃?

“喂,你到底有什么问题?不想问的话就请出去,我想睡了。”

黄菲很适当地打了个呵欠,她累了一天又被折磨了一天,好不容易现在吃饱喝足了,困意自然是排山倒海似的袭来,如果不是知道眼前的人是个变态,她甚至想直接把他推出帐外。

“……”她真的不是猪么?段若谦很是无语。

黄菲见他不说话,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个人是神经病么?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找一个“嫌疑犯”就算了,说是有问题要问,但是半天又不开口是什么毛病?

“好吧,既然你不问,那就换我问。”怎么说也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深入接触的人,虽说有点神经病又有点变态吧,但好歹也勉勉强强不算是坏人,至少到现在还没给自己带来什么坏的影响。

“你叫什么?”

“……段若谦。”

“哦,我叫黄菲。”出于礼尚往来,黄菲很自动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噗。”

“笑个屁!”黄菲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皇妃?所以说你是龙墨的嫂子?”段若谦好笑地看着她。

“……龙墨是谁?”黄菲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怪名字。龙墨,我还龙膜呢。

“你……嘘,别说话。”段若谦正想发问,突然听见帐外有响动,立即全神戒备开来。

“……”黄菲虽然看不见段若谦的表情,但是却还是能感觉到气氛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于是也乖乖地不说话。

段若谦侧耳听了好一会儿,确定了巡视的人已经走开了,这才神情复杂地望向黄菲。她刚刚随意地胡诌是因为她也意识到了帐篷外面有人在偷听?所以说她并不是什么都不会,而是深藏不露?

“喂。”黄菲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压低了声音问,“怎么了?”

还装?段若谦混乱地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来不及解释了,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听好了。”

黄菲谨慎地点了点头。

“菠萝菠萝蜜?”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展开!

黄菲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带我去?带我去?”

段若谦:“……”

黄菲:“……”

该死,她不会暴露了吧?莫非通关密语不是这个?

“……”段若谦收起自己诡异的眼神,低声道:“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指示。放心,我有办法让他们放了你。”

“……”妈蛋难道密语真的是这个?她这是对上暗号了?要不要这么雷人!沉默了片刻,黄菲趁他走之前问道:“你明天什么时候过来?”

“不一定,我现在先去解决一些小事。记住,无论他们明天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回答,还有,他们给你吃的你也不要吃!”

……这怎么忍得住!你这是在侮辱一个吃货!

大概是今晚黄菲的吃相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也觉得一直不吃东西不太人道,但是又实在是怕那些胡人给她下药什么的,只好无奈地说道:“你放心,我会私下给你送吃的,他们给的东西可能有毒。”

段若谦也不打算解释太多,见黄菲的表情镇定下来,便也不再留恋,当下如鬼一般地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

黄菲望着空无一人的帐篷叹了口气。

又剩她一个人了。还真是……寂寞。

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段若谦的身份,也不知道他找上她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也不知道跟他混在一起到底是好是坏。

总之……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这个世界对她来说,还是陌生的很。

只能随遇而安了,只是早已经习惯了安逸生活的自己,能不能习惯这边勾心斗角的生活就不好说了。唉,说到底,她到底是通过怎样的契机穿越过来的?

而且说穿就穿没有一点预兆!早知道这样的话她昨天晚上就算是通宵也要先把那本书的结局看完啊!小攻都已经追上了小受,就差牵小手跪下来深情告白了嘤嘤嘤,竟然没!有!看!完!

那将是多么大的遗憾!

不对啊!如果她早知道自己会穿的话,那么她一定要先把电脑里的那些不纯洁的东西都给删了,因为如果自己失踪了的话,她的那些无良室友是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她的,说不定就会从她的电脑里找线索,然后就会看见那些东西嘤嘤嘤,她的一世英名恐怕就要这样毁了啊。

这样想一想,人生真的是好艰难!真的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不过也好,反正自己在那个世界也没有家人,无牵无挂其实也挺好的。无非是换了个身份换了个活法,倒也说不上太坏,而且说不定她会在这个世界开凿一片新天地呢?毕竟,其他人想穿还穿不了呢!这样就足够说明,她是比较幸运的那个对吧?

更何况,她居然就那样轻而易举地蒙对了通关密码……不得不说,她还是有带着主角光环的吧?

这样想着,黄菲又有点期待明天早上的到来。因为她发现,这次的穿越好像意外的带感啊!出门就遇到杀手什么的……

而另一边,溜出帐外的段若谦的心情就没有她那么轻松了,因为他觉得这次的卧底行动一定会困难重重!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如果不是被黄菲气到跳脚他也就不会那么放松警惕,如果不放松警惕的话就不会由着别人听他的墙角。

妈蛋,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不怕死,他段若谦并不是好惹的好么?

武林盟主都被他按着揍!

堂堂的燕王龙墨也经常被他坑的找不着北!

简直是不能更凶残!

可是今天,竟然被人听了墙角!还被踹了小谦谦!

真是越想越窝火!段若谦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显得无比的渗人。

很好,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段若谦按捺下自己心头的不满,仔细考虑起这件事情来。

整个军营里会来偷听一个“奸细”墙角的人,无非也就是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季之恩。不过赫连吉可对自己也说不上信任,也有可能会暗中派人调查。如果是季之恩的人那还好解决,但是如果是赫连吉可的人,那就有些难办了。

他心里思绪翻转,脚下却是一点也不放松,施展轻功瞬息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好在关押黄菲的军帐离主军帐都有些距离,依段若谦的轻功足够抢在那人复命之前就杀了他。段若谦一身黑衣,眨眼间就找到了那人的所在。

杀人会惹来一定的麻烦,尤其还是在敌方的军营里杀人。虽然段若谦真的很想很想把人杀了泄火,但是他又不是魔教的人,所以还做不出来那种事。

段若谦一个动作就跃到了黑衣人的前头,段若谦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季之恩的副手。段若谦露出一个冷笑,在黑衣人惊恐的目光中,手微微一扬,空气中飘过一阵似有若无的清香,黑衣人瞬息倒地不起。

搞定!

段若谦得意的拍了拍手,就说还是下药比较好用。这药是他宫中的左护法炼制的,只要一小包就能让人神志不清忘记前一晚的所有事情,实在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而且一包只要三两银子,实在是实惠无比!

当然,段若谦是绝对不会承认这药的发明一开始只是为了能够帮左护法霸王硬上弓了右护法。

咳咳,这种有损花绝宫英名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