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高空蹦极敢不敢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4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季之恩把绳子拿到手上,然后就有些犹豫。

他不敢相信段志飞夫妇,所以也就断然不敢把绳子交到他们的手上,若是他们存心想害自己只要一个松手,他就要从悬崖上落下去摔死。

但是段志飞和黄小花又都不会武功,一个是很受呼延王器重的国师,一个是懂得药理药采回去还得靠她研制解药的神医,不管怎么想,他们都没有冒着危险下去采药的可能。如果贸然叫他们去,若是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就真的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摔死,要么吓死。

季之恩皱着眉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自己下去,好歹自己也算的上是呼延国的高手了,又会轻功,就算掉下去了也能借力逃出生天。

不怎么情愿地把绳子绑在自己身上,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交给段若谦,交代道:“我下去之后,你们可要拉紧绳子,一旦我采好了药会给你们信号,到时就直接拉我上来。”

“好。”段国师答应的很是诚恳,似乎刚才一点儿都没有看出他的动摇和犹豫,甚至还有些严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交代道:“护军千万小心,一切都要谨慎行事。”

黄菲亲眼看着季之恩身形一跃往悬崖边探过去,心里“嘎登”一下,还是吓了一跳。她甚至都不敢往那边看,心里有些不舒服,神情古怪地盯着段若谦片刻,并没有从他笑嘻嘻的脸上看出什么,犹豫了片刻,这才走过来,帮着段若谦一起拉绳子。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的力气总比一个人来的大的多。

说真的,黄菲虽然想要保全自己,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害别人,尤其这季之恩也并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只不过是两方的立场不同,所代表的势力不同,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该死。她不知道段若谦的意思,但是心里隐约有些预感,她原本估计是段若谦估计要把人打晕,然后寻一个好借口逃回楚国,可是没想到段若谦是想要这么丧心病狂的把人推下山崖,这就有些过分了。

黄菲并不想承认她突然觉得有些失望,甚至有一种瞎了狗眼的感觉。

段若谦看向黄菲,从她的表情隐约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想法,并且可以从她身上看出很明显的抗拒,那是以前的她所没有表现出来的,不由又觉得有些好笑。

似乎是被误解了呢,心情有些不太好哦。

段若谦扯了扯嘴角,轻轻地问道:“在想什么?是不是以为我会故意松手?”

黄菲先是一惊,然后沉默了下来,无声的默认。

段若谦叹了口气,哀怨道:“我原本以为夫人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没想到啊……唉,真是伤心。”

黄菲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就见段若谦伸手将黄菲推远了一点,说:“你站远一点,他大概要上来了,我拉他上来,我怕惯性问题不小心把你甩下去了。”

黄菲囧,但是也不拒绝,站远了一点,想了想又往前走了几步。

段若谦看的好笑:“我不会把他推下去的,你放心好了!”

这位少侠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有点没有安全感,所以想站在你身边而已。

段若谦摇了摇头,就听见季之恩已经在下面叫道:“快拉我上去。”

看来是到手了,段若谦对着黄菲眨了眨眼,然后伸手去拽绳子。那绳子是皇宫特制的,结实又轻便,很适合用在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绳子表面有些滑,为了拉人上来,段若谦的脚步不自觉地就要往前挪,眼见就要挪到边缘了,黄菲这才扑上去拽住段若谦的胳膊。

你是不是傻啊,为了把别人拉上来却把自己搭进去什么的真的是蠢死了。

段若谦回过头来对着黄菲露出一个邪魅的笑,黄菲一噎,心说还笑还笑,人还在悬崖上面挂着呢,还有工夫笑,看你这么轻松的样子也根本就不用被扯到边缘来吧,一看就是演戏的。

黄菲一愣,因为她已经猜到段若谦想要做什么了,睁大了双眼看着他,明显有些不可置信。

但是就像是要印证黄菲心里的想法似得,段若谦借着绳子的力量把季之恩拉到了悬崖边上,眼见就要成功了,段若谦的脚步一滑,悬崖边缘一大块空地就被踩塌了。

眼见段若谦就要掉下去,季之恩手中也没有了受力点,季之恩情急之下就加大了手中的力量,他把绳子用力一拽,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运起轻功脚步一跃登上了悬崖。

而他那大力一拉的结果就是原本就不结实的空地一下子塌陷,段若谦理所当然地跟着断开的碎石一起掉了下去,当然段若谦的身上还挂着一个人,那必须是我们的黄小花同学。

“啊!”黄菲在掉下去的瞬间失声尖叫。

妈蛋她本来就恐高啊啊,这要是掉下去可就是真真正正地高空蹦极啊,还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那种!摔下去一定尸骨无存,特别的惨!

季之恩上去了之后就想用绳子去拉他们,当然也拉住了,于是就见段国师和黄小花悬空挂在悬崖之间,下面云雾缭绕看不清山脚。

“夫人莫急,我这就拉你们上来。”季之恩心里有些愧疚,段若谦不但没有趁机害自己,反而真心地想拉自己上去,只是没想到最后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黄菲此刻特别想骂街,尼玛换了你在这试试,你能不急么?被挂在半空中的感觉简直奇差,都要被吓尿了好么?黄菲紧紧得闭着眼睛,整个人抱着段若谦全身僵硬的一动不敢动。

段若谦在一边看的失笑,腾出一只手来抱着她,一边道:“真的有这么怕么?”

废话!黄菲大怒地睁开眼睛怒视他,都怪你!少侠你是不是活腻了存心找死啊?那悬崖也是能轻易跳的,脑残真的是一种病,药千万不能停啊!

“呵呵。”段若谦暧昧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间,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拽着绳子,季之恩虽然不断在使力往上拉,但是显然没有什么成效,两人的高度一直停留在那里没有多少改变。

“你说我们会不会就这样掉下去然后摔了个稀巴烂?”黄菲泪流满面地说道。

“当然不会。”段若谦笃定地说道:“把我教你的配制解药的方法告诉他,然后我们跳下去。”

“什么?”黄菲激动地大叫,“你说跳下去?”

段若谦低笑:“怕?别怕,就算是死我也抱着你,况且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的。”

黄菲沉默了片刻,不敢相信他,只能说:“我们就不能想个其他方法么?我有点恐高。”所以我并不想跳啊,简直就是要把心脏病都吓出来了。

“快点,他快支撑不住了,这时候说的话才能消除他的戒心以及让他完全被我们洗脑。回去也好帮我们说好话,于是我们就能顺利的金蝉脱壳了。”

黄菲真想朝他脸上吐口水,还在犹豫之间,就听见段若谦又说道:“快点说,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

“卑鄙啊!”黄菲愤恨地瞪着他,所以某人只好委曲求全。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提高了嗓门大声地冲上面吼。“季护军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告诉你制造解药的方法。你仔细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要解五蛊毒的主料就是你手中的那个草,先用水煮至沸腾,然后加三钱半夏外加雪水煮沸,熬了汤药之后再按我之前留给你们的配方调好比例,就是这么多了,嗯。啊啊啊啊,要掉下去了!”

于是在上面的季之恩就觉得手上突然一松,原本施力过重导致不平衡所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的也极其惨烈。

不顾自己身上的擦伤以及手中被绳子磨出的血痕,趴到悬崖边上一看,只见那两个人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黄菲的声音也越拉越小直至听不见为止。季之恩心里发颤,嘴边的话尽数吞进肚子里,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他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有愧疚有悔恨也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感激。那两人一定是知道他用尽全力也不能拉他们上来,而且还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这才把解药配方都告诉自己,然后义无反顾地放开了手吧。

亏他在最后一刻还怀疑过他们的用心!真的是该死!

那么高的悬崖,就是他也不敢说能够侥幸活下去,更何况是两个不懂武功的人。好吧,段若谦虽然有懂武功,但是那点功夫约等于无。季之恩心情复杂地收拾好悬崖边的东西,以及那颗用他们两人的性命换来的神草,转身朝着悬崖的方向拜了拜,道:“待我回国禀告王上,一定为你们厚葬。”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带着一身的伤和满心的愧疚自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