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开在悬崖上的神草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1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终于吃完手中的东西,然后喝了一口水,顺带打了一个饱嗝。

段若谦失笑,伸手帮她拍了拍后背,无奈道:“你吃那么急干嘛?当心呛着。”

黄菲翻了个白眼,少侠你的要求真的特别多!又要人家快点吃,又让她不要吃那么急,你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段若谦看着黄菲的表情就觉得可乐,扯了扯她的脸蛋道:“不差你吃东西这一会儿啊,所以可以慢慢来,大不了一会儿我们跑快点就行了。”

黄菲冷静得拍开段若谦的手,心想少侠你最近有点太过于热衷动手动脚,我简直是有点生不如死,脸一直被你当成是玩具在玩,我的脸又不是面粉团子,一直这样捏来捏去会坏掉的好么?真的是特别没有大侠风范!一点都不正人君子!

段若谦看着黄菲严肃的脸,顿时没有领悟她所要表达的意思,难道是没有吃饱?刚想从包袱里掏出点吃的递给她,就见某人十分动作迅速地擦了擦嘴,然后转过身来十分霸气地问他:“我们什么时候走?”

段若谦一愣,用怀疑地目光看着她:“你确定你现在就要走?别一会儿把早饭颠出来你又要找我算账!”

毕竟这种事已经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好么?十分有必要未雨绸缪。

黄菲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然后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反正又没有很饱,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那边的季之恩却是很不耐烦了,但是他现在算是给黄小花打下手,所以就算再不耐烦再不满也不能说出来,只好扯了扯马缰,示意该上路了。

既然如此,段若谦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黄菲骑上了马,然后就开始了新的一轮狂奔。

既然段若谦说了他已经打听到了神草的下落,那么他就自然在前面领头,黄菲看着他,有些奇怪地问:“这沙漠看上去都是一样的,你到底是怎么认路的?”

段若谦伸手捂住黄菲的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巾扔给她,冷声道:“沙漠里风沙大,戴上,省的脸被刮破了。”

黄菲心说少侠你怎么才发现,我昨天就发现了好么?沙子磨着脸简直不能更难受,所以昨天我才会一个劲的往你怀里缩是,既然你早就准备了这东西为什么不早说?是纯心想要占人家的便宜么?真的是太过腹黑了,简直不能忍!

黄菲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把丝巾系好,果然有了一层布的阻挡,风沙就少了很多,黄菲坐了一会儿又想起了刚才的问题,刚想张口,就被段若谦一个眼神给吓住不敢动弹了。

不说就不说嘛,这么凶干嘛。黄菲有些委屈。

又是极其枯燥的赶路,中途休息了几分钟,然后又是一阵策马狂奔。黄菲忍了一阵就觉得太过无聊了,简直不能忍,害她差点想要拿出嗓门大吼几声青藏高原消气。

段若谦自然知道她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出门在外,很多事情都情非得已。好在后半段时间黄菲就又昏睡了过去,特别的没有气质,简直就是一头小猪。

到后来季之恩都有些佩服黄菲了,能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坦然睡着的,真的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好在越往前走就越靠近楚国,水源渐渐多了,绿地也常见了,离段若谦所说的悬崖也就近了,剩下要做的就是在悬崖边上找到那稀世神草,就算是交差了。

黄菲被段若谦叫醒的时候,还有些茫然,开口第一句话问的是:“要吃饭了吗?”

真的是特别没有理想抱负,醒来就吃,吃了就睡什么的,真的特别胸无大志。

段若谦顿时失笑,抱着她跳下马,笑道:“你想吃些什么?”

“大闸蟹!”黄菲对大闸蟹的怨念还没有消除。

“哦,没有。只有馒头和干菜。”段若谦好笑地说道。

那你还说个屁,既然没有选择还装什么大方,还以为她能够吃到自己想吃的呢。

“醒了么?没醒的话去旁边洗把脸。”段若谦推着黄菲往前走了一步。

黄菲这才看见四周的景色,“咦”了一声,问他:“我们已经从沙漠里出来了么?”

段若谦点了点头,道:“是啊,有没有觉得很亲切?”

那必须啊,黄菲本来就是一个南方的姑娘,对青山秀水很有感情,相反,她对沙漠一点都没有好感,真的是好麻烦!没有水做什么都不方便好么?

段若谦笑了笑,指着前面的小溪笑道:“我们顺着这条小溪上去,一定能找到悬崖,你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那个神草的样子?我们也好找。”

黄菲顿时就觉得有些囧,心说这要我怎么给你描述,首先这个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其次我自己都没见过怎么描述啊,如果我们好不容易上去了悬崖结果找遍了都没有发现,岂不是白走一趟,这么累真的是特别想死。

“嗯?连我都不肯说?”段若谦故意逗她。

黄菲的脸一红,心说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什么事都跟你说,瞥了他一眼,于是只好对着一直站在一边的季之恩说道:“那草是红色的,根茎很长,头上有些分叉,叶子是椭圆的,大概这么大,叶子表面有些弯曲,喜欢缩起来。”

好吧,完全就是随口乱编的,红色的草什么的,真的是特别扯。

但是季之恩却是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表明记住了,便在一旁坐了下来。

这一路赶的很紧,他也有些累,一会儿还要去找神草,怕是更要浪费很多体力,所以他现在得开始保存体力了。

黄菲扯了扯嘴角,蹲在小溪边洗脸。这水特别清,黄菲捧起一小捧喝了一口,嘿,还挺甜。

溪水阴凉甘甜,黄菲顿时很想脱了衣服下去泡个清凉的澡,但是旁边有两个大男人在,黄菲只能放弃这个想法,把丝巾打湿了大致擦了擦黏湿的身上,便转身。

段若谦已经在溪边搭起了一个火堆,看那架势是想要烤鱼吃。

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展现他的身手,只是眼睛一动不动地打量着季之恩,季之恩被他露骨的眼神盯的发怵,只得清了清嗓子,问他:“国师有何吩咐?”

“夫人想吃鱼……”段若谦笑道。

“……”季之恩特别不想理他。

“夫人想吃鱼,”段若谦又重复了一遍,“但是我的功夫很弱,怕是抓不上来鱼。”

虚伪,黄菲在心里哼唧,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不想自己的武功暴露,所以才这样做。

季之恩虽然不想理他,但是跟段若谦相处了这么久,也大概摸清了他的脾气。若是自己不应了他,怕是以后回去还有的账算。于是只好乖乖地去溪边抓鱼去了。

黄菲走过来靠在火堆坐下,冲他扮了个鬼脸。

以后你自己想吃就说你自己想吃,不要老是拉我出来躺枪,真的是神烦,你又不给我出场费。

段若谦失笑,伸手帮她理了理衣服,然后轻声得问她:“你想不想跟我去楚国看看?”

那不是废话么?先不过其他,从心理层面上来说,楚国毕竟是以后的中国,我当然想回去看看我的祖国原来的样子。黄菲抬头看着他,眼睛里亮闪闪的。

段若谦于是笑了,特别邪魅霸道的笑了。一把把人扯进自己的怀里,笑道:“别急,马上就能回去了。”

黄菲瞬间有些茫然,正想问清楚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计划了,就见段若谦大大方方地放开了自己,冲着季之恩迎了上去。

黄菲皱了皱眉,心里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