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暗度陈仓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289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吃饱喝足,黄菲本来想洗个澡,但是一来出门在外不便,二来水源稀少,所以自然就没有那个条件能够实现。黄菲暗自感叹了一声,然后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揪着段若谦的衣服不让他走,缠着他讲故事。

段若谦特别无语,心说平时只有两个人在也就算了,现在明显是有外人在,他怎么好给她讲楚国的事情。真的是个小蠢货,也不知道分析分析环境。

黄菲却有些不依不饶,本来就是,吃完了饭又没有别的活动,天这么黑也没有什么景色看,尤其是因为天色越来越晚,怕火光会吸引来一些野兽,连火堆都给强制地熄灭了,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真的是无聊的紧。

季之恩没有他们两个人有兴致,吃完了休息了一会儿就钻进他的帐篷里去了,不过黄菲觉得他十有ba九是在偷听他们两个人讲话,真的是特别猥琐!

段若谦拗不过黄小花,于是只好同意给她将一些之前在江湖上听来的奇闻异事。黄小花听到精彩处就忍不住插话,两个人一应一和倒也是聊的特别开心。

于是在帐篷里偷听两个人说话的季之恩就显得更加鄙夷了,就知道谈恋爱风花雪月,根本就不靠谱!这两个人是出来度蜜月的吧,哪里像是要找解药的样子!

真的是特别讨厌!

段若谦讲的故事不是特别有趣,有些还没有讲完黄菲就能猜到结局了,但是黄菲还是听的兴致勃勃,一个是装装样子的,她知道季之恩会偷听他们说话,所以故意表现的那么小白的。还有一个原因是段若谦无奈的样子简直是太好玩了,明明就很烦,但是因为是她的要求,所以不能够拒绝,只好皱着眉头去回想那些或真或假的故事,讲到后来他自己都要发火了。

黄菲觉得特别好笑,但是也是因为赶路有些累了,所以没有等故事讲完她就困了,缩在段若谦的怀里沉沉睡去。

段若谦伸手捏了捏黄菲的脸,直到黄菲的小脸都有些微微发烫了这才放开,没好气地骂了一句小折腾精,又一边把人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抱着黄菲进帐篷睡觉,因为帐篷是临时搭的,所以很简陋,就算能够躺两个人,但是也还是有些略显拥挤,黄菲睡着了没有意见,但是对段若谦来说恨不得帐篷要更小些才好,所以自然也不计较。

等到黄菲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伸了伸懒腰,发现旁边空空的,黄菲有些惊讶,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旁边空了一大块,地上微凉,显然段若谦已经起床有了好一阵子了。

黄菲穿好了衣服出来,发现外面只有季之恩,虽然他们是阶段敌人,但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也勉强可以算的上是半个队友,于是黄菲走过去跟他打招呼:“早啊,有没有看到段志飞?”

季之恩冷淡地点了点头,心里狂吐槽现在已经不早了好么?就你能睡,昨晚又不肯睡,所以说女人真的是特别的麻烦!

“他去找吃水源了吧,毕竟我们身上带的水不多了。”季之恩想了想,还是回答了黄菲的问题,只是态度有些趋于冷淡。

黄菲点了点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做了下来,又问他:“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么?”

季之恩心说我又不是他老婆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一起床的时候就发现他好像是离开了,因为他的帐篷外面明晃晃的插着一把刀,刀下压着一张字条,简短地解释了一下他的去处,顺便让他照看一下他未过门的媳妇儿,其他就没有了。

季之恩有些惊讶,昨晚他睡的未免有些太熟了,一夜无梦,睁开眼睛就是大天亮,好多年没有过这样了,真的是让人觉得有些可疑了。

黄菲见季之恩摇头,心里就有些底了,估计段若谦是跑回楚国跟龙墨联系了,只是跑路的时候竟然不带着自己,真的是很该死。黄菲撇了撇嘴,心情有些略微不爽。

季之恩把水和一些食物递给黄菲:“洗洗脸,然后吃点东西,他应该快回来了。”

黄菲有些惊讶,心说他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了,之前明明就是恨之入骨的样子啊,现在变的这么亲切这样一点都不科学!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莫非是食物里下了毒?卧槽这真的很值得我擦一下。

黄菲僵着身子不动,季之恩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怒从心生,把水喝吃的收回去,道:“怕有毒就算了。”

话音刚落,黄菲就扑过去把东西抢了回来:“谁说我怕有毒的,我是谁,你觉得你那点毒会对我有作用么?”

说来也是,对方明明知道自己会医术,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面前玩些小心思,真的是太蠢了。黄菲立刻抱着水去旁边洗漱,一边感叹,真的是好烦,有点怀念现代的生活了,虽然说以前学校也经常停水停电什么的,但是跟在大沙漠比起来完全就是天堂好么,根本就不用去找什么水源!水龙头一开就有水简直不能更舒爽。

季之恩有些无语,这个黄小花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深藏不露,倒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也不知道赫连吉可怎么想的,竟然把她当成了神医,还是最后的希望那种的。

季之恩心里起了一技,正想上前去试试看她的深浅,段若谦已经骑着马儿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黄菲立刻扑上去,十分地凶狠:“你回来了,怎么样?找到水源了没有?”

段若谦笑着把黄菲接到自己的怀里,手顺势一勾就捏上了她滑溜溜的脸蛋,笑道:“当然,我已经将水袋都装满了,支撑到我们找到神草轻而易举。”

段若谦记不住黄菲胡扯的那草的名字,于是干脆就叫它神草,黄菲顿时觉得有些囧。

段若谦又转过身去对季之恩道谢:“方才谢谢季护军帮我照看小花,这边谢过了。”

季之恩“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却是表明这一页可以翻过去了。

黄小花听到那个名字,嘴角一直在抖,什么叫做小花,真的是难听死了,当初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么,怎么会想到取这么个恶俗的名字,简直就是毁三观。

但是段若谦明显没有感受到;来自黄小花的怨念,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吃饱了没?吃饱了我们好上路,我方才已经打听出这草的下落了。”

黄菲撇了撇嘴,心说你哪里是跑去打听神草的下落,摆明了是去跟龙墨联络感情了好么?看你现在神采飞扬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真的越看越觉得有些碍眼。

段若谦伸手扯了扯黄菲的袖子,黄菲回过神来,道:“等等吧,我刚起床洗漱,还没来得及吃早饭。”

段若谦一猜就是这样,好笑地捏了捏她的手,笑道:“小猪就是小猪,睡到现在才起床。行了,你快吃吧,我们等你,不过也不要吃太多了,不好消化,而且岚公子还等着我们回去救他的命呢。”

黄菲不置可否,一巴掌拍开段若谦凑上来的脸,冷静道:“那你坐一边去,不要打扰我吃饭。”

“……”真的是特别的霸气侧漏。

段若谦无奈,只得自己跑去旁边先收拾东西,然后边等他的姑奶奶慢悠悠地吃早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