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在沙漠过一夜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53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收拾好了东西然后两手空空地跟在段若谦身后出了帐篷。

段若谦手中的行李也不多,只有一个包袱罢了,但是这个包袱有多重恐怕只有段若谦自己心里清楚了。

段若谦也不在意,习武之人,若是连这点东西都提不动那真的是够丢脸的人,尤其他还是花绝宫宫主,武功独步天下的段若谦!

这点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在怕的好么?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黄菲下午被请去演了场戏,其余时间都老实地待在帐篷里休息。所以她现在的心情还不错,肚子也不饿,又得知要出去游玩,所以出来的时候甚至哼起了歌。可不是游玩么,她根本就不期待去采什么草,她能做的不过就是把人引出去,其他的事情就不归她管了。

黄菲也问过段若谦,要不要干脆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回楚国。但是段若谦却说时机还不到,所以说让她就把这两天当做散心,要不了多久,他一定能带她回楚国。

黄菲其实觉得无所谓,只要有的吃就行。

但是比起黄菲的愉悦,有些人的心情就有点略显苦逼。

比如说,被某人拖下水的季之恩。他一点都不想跟段若谦出去,那一对夫妇,简直就是无耻的代名词,谁知道他跟出去会不会吃亏,更何况还有将军的命令,他还得跟在他们身后照顾他们,简直是不能更麻烦。

季之恩拿着行李出现的时候,黄菲差点笑出来,伸手戳了戳段若谦的后背,无声地笑。

段若谦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示意她不要乱动,跟季之恩随意地客套了两句,就搂着黄菲坐上了马。

黄菲有些惊讶地看他:“竟然还有马代步?”

太好了,她还以为要纯靠两条腿呢。

段若谦把人安置在自己怀里,好笑地说道:“你说的悬崖离我们在百里之外,不靠马的话走三天三夜也走不到。”

黄菲心说哪有这么夸张,如果真走起来还不一定呢,不过有马代步自然更好。

段若谦跟身边的人招呼了几句,然后派人去跟将军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看也不看季之恩,骑着马就往前飞奔。

黄菲缩在段若谦的怀里,心情止不住地飞扬,真的是好激动啊!总算能远离这个军营了,真的是好放松啊哈哈!

黄菲之前一直没说,但是那并不代表她的心情就是舒服的。

一直被关在那军营里,走来走去都是在帐篷里,四处都是沙子,看来看去景色都是一样的,连人都长的差不多,士兵们都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都是长的很普通的男人,简直就是要哭瞎,如果不是生身边还有个段若谦养养眼,黄菲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

所以说段若谦说放她出来透气还真的是说对了。身后不断传来呵斥的声音,黄菲扭头一看,季之恩也跟上来了,因为是护军,所以骑术也相当不赖,骑在马上的气质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黄菲缩回来,有些不是滋味得想:如果我也能骑马就好了,骑在马上,衣袂飘飘什么的简直就帅毙了!

从骑上马之后,段若谦就没有说话,黄菲心情激动了一会儿,自然而然就有些犯困,好在身后的怀抱足够温暖,黄菲于是理所当然地开始打起瞌睡。段若谦似乎是知道她的想法似得,一只手放在黄菲的腰上,固定住她让她不至于被颠到地上去。

就这样策马行了半天,太阳已经渐渐开始下落,直到完全落山,段若谦这才扯着缰绳停了下来。

黄菲已经累的睡着了,段若谦调转马头,问他身后的季之恩:“天色已晚,不便赶路,今晚我们便在这里搭帐篷休息一晚吧。”

自从被赫连吉可呵斥了一顿之后,季之恩的脾气收敛不少,他也觉得赫连吉可说的对,跟段若谦当面起冲突根本就没有必要,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好处,逞一时之能并不能给自己取得真正的利益,所以季之恩已经开始学会平心静气地对待段若谦了。

季之恩点了点头,看了看段若谦怀里的黄菲一眼,眼里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些鄙夷。

女人就是女人,尤其是楚国的女人,真的是弱到了一定境界。

季之恩翻身下马,从马上取下搭帐篷的材料,又选了个背风又相对安全的好位置,开始动手搭置简易的帐篷。这沙漠里常有野狼出没,有帐篷总好过风餐露宿。

段若谦见季之恩这么识相自然不会说什么,现在出门在外他更不想惹麻烦,平常逗逗他就算了,这种时候还是专心完成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

抱着黄菲下马,然后轻声将黄菲唤醒。

黄菲揉了揉眼睛,就见四周都是一片漆黑,顿时心都有些颤颤,平时在营地的时候就算是黑夜,但是也时不时的有卫兵举着火把巡视经过,所以也并不吓人,这会儿一整片沙漠滩,四周都是黑洞洞的,似乎那无边的黑暗后面隐藏着无数未知的危险,让人情不自禁有些心里发毛。

“怎么?害怕?”段若谦把她放在地上,轻声问道。

黄菲点了点头,道:“没有火么?”

段若谦失笑,道:“有啊,不过要你去捡柴火。”

黄菲立刻打了个冷颤,开什么玩笑,之前就是自己去捡柴火然后捡回来一个人,现在这黑灯瞎火的到哪里去捡柴火啊?

段若谦摇了摇头,心说胆子还真小,但是也就不再去逗她,转身就支起一个火堆,牵着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然后趁着火光搭起一个帐篷,比季之恩用的那个要大些。

黄菲坐在火堆前,看着段若谦动作迅速地收拾好了所有事情,心里顿时有些感叹,还真的是能干啊,以后谁娶了他真的是有福气了。

啊呸呸,什么叫做娶。明明是嫁,自己可不是就要嫁给他了么。

黄菲又笑了笑,季之恩也收拾好东西坐在了火堆前,刚好看见黄菲的笑容,于是讽刺地说了一句:“你那表情真傻。”

傻你妹!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黄菲大怒,抬头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十分霸气地说道:“你想打架吗?”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别以为我怕你,我男人简直就是十项全能好么?如果你再找我的麻烦小心我让我男人揍死你!

季之恩鄙夷地上下打量了她一遍,道:“我不打女人。”

“那正好!你说的。”黄菲站起来撸袖子,简直有些迫不及待。

段若谦失笑,伸手一捞就把黄菲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敲了敲她的头,“你消停点,赶了半天路,都不会累的么?”

废话,那必须累,但是跟吵架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好么?

段若谦向季之恩充满歉意地点了点头,又从包袱里掏出水袋来递到黄菲的手上:“喝点水吧,饿不饿?”

黄菲特别乖巧地喝了两口水,然后递给段若谦:“你喝吧。”

段若谦笑了笑,一点也不介意地直接对着嘴喝了,又掏出另外一个递给季之恩:“喝点吧。”

季之恩本来还不想接,但是想到自己的水似乎没剩多少了,只好闷声不吭地接了,顺带低低道了声谢。

段若谦一笑,不置可否。然后又从包袱里掏出一只烤鸡,架在火上加热。

黄菲有些囧,看向他:“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她还以为他只是准备了衣服什么的,这些吃的用的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啊。

段若谦扯了扯她的脸蛋,笑道:“反正在你不知道的时候。”

黄菲的脸有些通红,她囧囧地拍开段若谦的手,低声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不要老是捏我的脸啊,我又不是包子。”

段若谦失笑,道:“挺像的,都鼓鼓的。”

鼓你妹!黄菲睁大眼睛瞪他,嫌弃老子胖就直说,说什么鼓鼓的!

季之恩冷眼看了旁边一直秀恩爱的两人,顿时突然生出一种好孤独的感觉。

段若谦伸手扯了个鸡腿下来,递到黄菲的手里,笑着说道:“快吃吧,小饭桶,别一会儿又嚷嚷着说饿。”

黄菲撇了撇嘴,傲娇地扫了一眼季之恩,然后十分斯文得在鸡腿上咬了一小口。

“……”段若谦忍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黄菲却觉得遭到了鄙视,狠狠地瞪了段若谦一眼,然后又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咬的是段若谦的手。

这位少侠你真的是特别烦!没见到有人在么,正常女孩子本来就是这样吃饭的吧!你那调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