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江湖第一神棍夫妇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2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帐篷内,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一动也不敢动,赫连吉可更是额头都给憋出一层薄汉,跟他那高大威猛的形象一点也不般配。

黄菲睁开一只眼睛,若有所思地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在心里搜寻有关五蛊毒的记忆。赫连吉可的眼睛一扫,所有人都不敢再动弹,生怕一个不小心打断了黄小花大神医的思绪,然后连累到治不好岚迪的毒,到时候大将军发起火来真正是消受不起。

黄菲有些想笑,但是眼角扫到一直在悠闲喝着茶的某人,立刻又把笑给憋了回去。

大家以为她是在沉思,事实上她只是在想晚上到底要吃什么比较好。

中午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的大闸蟹,也许是做法不对,所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后来黄菲才了解到,呼延国地处多沙漠地区,没有多少大江大河地区,所以水产品特别稀少,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人懂得如何处理这些美食。

黄菲暗叹了一声,果然是暴殄天物。好在段若谦又安慰她,等战事一过就带她回楚国,楚国幅员辽阔,大江大河什么的尤其多,她若是喜欢,他就带她去江南玩一圈,吃遍美食再回。

黄菲这才被安抚下来,心想呼延国不愧是蛮夷之邦,连大闸蟹都没有,更何况是大龙虾,真的是太穷了,就这样还敢跟楚国打战,最后肯定是必输的结局。

黄菲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那边赫连吉可已经有些等不及了,没错,身为一个大将军,这么多人的主心骨,可是他一点都不淡定,站起身来走到黄菲的身边查看了一番。

黄菲给岚迪看病的时候并没有像其他大夫一样是把脉的,她只是上前探了探他的额头,翻了翻岚迪的眼皮,再掰开岚迪的嘴看了一圈牙齿……赫连吉可虽然觉得可疑,但是看到旁边的段若谦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就以为这是楚国人特殊的看病方式,就没有想太多。

身边突然多了个人,而且还是个压迫感超级强的人,黄菲再少根筋也觉得不自在,按照段若谦嘱咐过她的,淡定地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然后道:“将军不如到旁边坐坐?”

赫连吉可本来就是因为心急所以坐不住,现在见黄菲主动开口,便转身走回桌子旁边坐下,然后抓住机会问道:“夫人可是看出些端倪?”

黄菲从床边起来,耸了耸肩,道:“外伤很多却不足以致命,但是身上的蛊毒已经渐渐开始腐蚀心脉,若是3天之内找不到解药必定必死无疑。”

段若谦听的一阵好笑,她说的这完全是照搬他的话,也是亏的她的记性好。但是对赫连吉可来说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因为这话他已经听军医还有段若谦说过好几遍了。

赫连吉可的脸色果然不好看,他看向黄菲:“那么夫人可有解救的方法?”

黄菲痛快地摇了摇头,道:“解药我没有,也没有办法在三天之内配出来。”

赫连吉可闻言心一沉,脾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结果又听黄菲接着说道:“不过我能配些药物让他服下,虽不能完全解毒,但是能够暂缓毒性,护住心脉,延长他的性命。”

赫连吉可一喜,连忙问:“可以延长多少时间?”

黄菲撇了撇嘴,你以为这是什么神药啊,还能延长多少时间,她摇了摇头,道:“不好说,多则十天半个月,少则只有四五天而已。”

赫连吉可虽然说有些失望,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延长,从阎王手下抢命。于是当下由衷地感谢道:“既是如此,我也不会强求,只是不知道夫人何时可以配药?”

黄菲又瞥了段若谦一眼,那家伙坐在椅子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茶,态度嚣张至极,黄菲看的一阵好笑,转过身来对着赫连吉可道:“将军莫急,这药虽说配起来简单,但是需要的原材料却也是特别难寻,我请求这两天外出寻药。”

“……这……”赫连吉可有些犹豫。“夫人不妨说说这药的原料都有哪些,末将可以派人去找。”

黄菲当即板下脸:“莫非将军到如今还是不肯信任我?我既是答应嫁给段国师,那么我自然就是呼延国的一份子。更何况现在木已成舟,我身为一个女人,自然是夫君在哪我就在哪,断然没有临阵倒戈的可能。”

不过如果我的夫君本来就是楚国人跟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阵营什么的,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就是了。

赫连吉可自然不能说他还在怀疑段若谦,只能说附和着点头。

黄菲心情好了些,又道:“我写了一张单子,这里面的药物你们大可去准备,但是这副药里需要的还需要一种十分特殊的药材,必须要在背风的悬崖边上才有可能生长,而且百年难得一遇,所以我需要特意出去找。”

“那是何药材?”赫连吉可的眉头有些微皱。

黄菲撇了撇嘴,信口胡诌。“相宜本草。”

“……”赫连吉可转身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军医。

军医摇了摇头,道:“属下行医数十载,从未听过此等药材。想必应该是楚国特有的一种药材。若是如此,黄……夫人想要亲自去取也未尝不可。”

废话,你当然没有听过,你又不是现代人,所以这种化妆品之类的你根本就用不着,所以你的脸才会长的跟褶子一样,难看到了一定的境界。

黄菲点了点头,又道:“我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忙,将军若是方便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准许国师跟我一同前往?”

“……”赫连吉可当即犹豫了起来。

黄菲扫了他一眼,顿时面无表情地说道:“若是将军不放心我们的话,当然也可派季护军跟我们一同前往。将军知道我和志飞虽然都懂医术和用毒,但是并不会武功,所以有季护军看着我们的话,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我?”季之恩显然有些惊讶。

“对,你。”黄菲点了点头,又道:“还是说季护军不愿跟我们一同前往?”

季之恩把目光投向赫连吉可。赫连吉可这次想了想就轻易地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那就麻烦夫人和国师了,还请夫人务必找到相宜本草,帮忙贤侄暂缓性命。”

黄菲点头,表情略微严肃,装的还确实是挺像那么回事。

段若谦在一边忍笑,见两边都谈妥了,这才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笑看了赫连吉可一眼:“既是如此,那在下就告退,不打扰将军跟护军们议事了。”

表情虽然是笑着的,可是语气里却是说不出来的讽刺。

赫连吉可狠狠一噎,心道这梁子怕是结下了。而且黄小花一开始并没有答应要帮忙治病,可是现在情况改变,表明了是段志飞回去做了她的思想工作她才会答应。而且刚才的治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过问一句,赫连吉可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当即拍了拍季之恩的肩膀,关照了一句:“此去路途遥远,你要照顾好国师和夫人,若他们有任何损伤,你就军法处置。”

季之恩心说关我什么事啊,我堂堂一个护军不能带兵上场参与大战,却要被人当成保镖已经够憋屈的了,现在还要负责那两人的安全么?真的是憋屈到一定境界。

但是下令的人是大将军,他也没有办法反抗,只得领命退到了一边。

黄菲和段若谦对视一眼,眼里都有些许的笑意,黄菲笑的更是得意,她支着头看了段若谦一眼,然后笑道:“那便如此吧,季护军回去收拾下行李用品,我们今晚就动身。”

“今晚?”季之恩有些抗拒。

“没错,岚公子的毒非同小可,我们的时间非常宝贵。早点动身就能早些回来,还是说护军不愿意早点给岚公子用药?”黄菲理所当然地反问。

赫连吉可的眼光像刀子一样射过来,季之恩一边恨的咬牙,一边顶住压力道:“夫人说笑,属下自然是希望公子能够早日康复。”

黄菲点了点头,满意地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