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大仇终于得报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0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小菲的表情很是迷茫。

五蛊毒是什么?听都没听过,那要怎么医治?这个将军的脑子是被粑粑糊住了么?竟然还会来求助她,她自己都要借助段若谦才能够活下去好么?一个连自己都救不了的人还想让她去救别人?还绝世神医?

你真的是绝世神经病还差不多。

黄菲一脸无奈地看向赫连吉可,果断道:“我不会。”

赫连吉可的表情一变,变的极其难看:“这种紧要关头,还望夫人三思。”

三思你个头,我已经四思五思八思九思都思过了,需要三思的人是你好么?莫名其妙的听取不切实际的传言,然后就逼着别人给你治病,这是这样一种脑瘫的前兆啊?

黄菲别过脸去,脸色也是不好看。

“将军你也知道,这五蛊毒传闻无药可救,就算夫人擅长一些医术,但是对这种毒束手无策也是很正常的,如若不然,龙墨也断不会让她流落至此。”

开玩笑,依着龙墨的性子,如果他知道有人能解他的毒肯定是要把人都绑回谷中好好调教了好么?

赫连吉可虽然说明知这一点,但是心里上面却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坚持道:“夫人还没诊治过,怎么就能断言说她救不了呢?”

早说啊,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我还纠结什么。黄菲抬起头看了赫连吉可一眼,然后说:“那好吧,我去看看,但是若我实在无法子的话,我也希望将军能够平心静气地看待这个事实。”

黄菲并没有理会其他人好看的脸色,继续说道:“我能理解将军悲痛的心情,但是若是将军一直这样强人所难的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况且这人原本就是我救回来的,断然没有说故意不救的意思。”

黄菲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很快就将自己的后路都想好了,而且还列举了一堆事实来表明自己的无辜,段若谦在一边听了嘴角止不住得想要上扬,但是却被他生生地抑制住了。

赫连吉可被黄菲一顿抢白,能够用来威胁她的筹码在转眼之间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如果到时候他以这个要发火的话,怕是也找不到任何借口,此刻却是无奈地点头道:“末将自是没有那么不讲理,夫人答应帮我看看就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断然没有向夫人发难的道理。”

黄菲不动声色地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他一遍,然后语重心长道:“但愿如此。”

段若谦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低头不去看赫连吉可跟猪肝一样的脸色,这才掩饰过去了。

黄菲站了起来,状若无意地拍了拍肚子,然后说:“将军还有其他的事么?”

赫连吉可扫了黄菲一眼,没有说话。黄菲只当他默认没有事了,于是很随意地说道:“既然将军没有事了,那我能自由行动了么?只当将军有急事,所以我连早饭都没吃就过来了,原本以为将军会很贴心地准备些点心,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只是一场责难。”

“……”赫连吉可转了个身,摆明了不想看到黄菲,一甩袖子,疲惫道:“是末将大意,来人,带夫人下去用餐。”

黄菲立马眉开眼笑,衷心地表示:“不知道有没有大闸蟹啊。”

赫连吉可又一噎,心说大早上吃什么大闸蟹,不怕长肥肉啊?啊?

黄菲又貌似很无意地说道:“没办法,昨晚上将军送来的酒太过美味,若是没有好菜配的话岂不是可惜了。”

“……来人,去给夫人准备大闸蟹。”赫连吉可无奈地又重复了一遍。

黄菲在心里大声欢呼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往外走。“既是如此,那么我就不打扰将军商讨大事了,待我吃过早饭自然会去替那人诊治。”

“……”赫连吉可没有话说。

段若谦抬起头来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将军,在下便也先告退了。”

赫连吉可完全没了脾气,挥了挥手就由他去了。

又有人凑上前来,低声地问:“将军……”

“无妨,他们只是爱使些小性子罢了,段国师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自有分寸。”赫连吉可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心说果然还是叫人发现了啊,在酒中下药这种事……怪不得黄小花一直在针对自己。

不过好在也没说不治,她耍性子就让她耍罢了。

而另一边传说中很有分寸的段国师,正扶着腰大笑特笑。

黄菲站在一边特别鄙夷地看着他,心里满是不屑。

还要笑多久啊,虽然早就知道她主人的笑点低,可是那也不用笑成这样啊,脸都快要笑僵了吧,真的是太不淡定了,跟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真的是有一大段的差距。

段若谦好不容易笑够了,抬头看向黄小花,糟,又想笑了。

黄菲按捺住自己的性子陪在他身边等了好一会儿,可是实在是肚子饿了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去扯段若谦的脸。“你笑够了没?笑够了就陪我去吃饭!”

段若谦点了点头,道:“好了,你别碰我,我带你去。”

黄菲鄙夷地看他一眼:“就你这样还想当卧底?”

当卧底不说大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吧,至少也要做到能够安如鸡啊,这逢人就笑的是个什么破毛病,就这样还能当卧底?黄菲只能由心地赞叹一句,果然古代人就是单纯啊,忒好骗。

段若谦扯了扯嘴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那你这样的就能当卧底了?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很好了?”

黄菲不客气地拍开他的手,不高兴地说道:“谁说我什么都不会了!”

段若谦“嗯”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道:“没错,你就会吃!你个饭桶!”

从刚才就一直在说吃早饭吃早饭,好像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一样。

黄菲深吸一口气,怒道:“谁说我只会吃?我分明还会抱大腿!”

这绝技真的是特别好用,有个靠山在自己才能活的好好的好么?不然早就不知道被杀了多少次了。所以说在某些事情上,黄小花还是特别能分得清轻重缓急的,所以才会那么轻易的就认定了主人。

如果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话,那么她黄菲简直就是俊杰中的俊杰。

段若谦闻言失笑,特别不客气地扯了扯她的头发,好笑地说道:“没错,就你最聪明了!”其他人都忙着和他作对,就没有换成抱他大腿的,所以说他才会对她最好。

黄菲摇了摇段若谦的胳膊,十分不高兴地说道:“那你究竟要什么带我去吃饭?”

段若谦挑了挑眉,“你不会自己去?”

黄菲大怒:“废话!我要是认识路的话还会在这里等你这么久!”

根本是不懂她滴血一般煎熬的内心,如果不是怕迷路,她还会傻傻地站在这里等他笑完,跟他比起来,明显是大闸蟹完胜好么?

段若谦愣了愣,片刻后终于还是笑出了声音:“你啊,还说不是饭桶!”

妈蛋,还说!信不信我分分钟跟你绝交啊?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还要说几遍你才会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段若谦无奈地揪了揪她的头发,“真的很饿吗?”

黄菲没有说话,用一脸你这不是废话的表情看着他。

段若谦叹了口气:“捡回一个小饭桶的痛苦有谁能懂?好好好,现在就带你去吃饭!”

“别瞪我了!你要分清楚谁才是你的主人!”

“再瞪我就没有饭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