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有吃的一切好说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91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再一次从昏睡中醒来是在半夜,她是被饿醒的。

没办法,身为一个吃货的悲哀就是无论身在怎样的险境,填饱肚子才是真正的关键。从被抓来绑到现在,唯一让黄菲觉得非常不满的就是饿肚子这件事了。

妈蛋,好歹也是堂堂的将军,竟然让女人饿肚子什么的,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黄菲试着动了动胳膊和腿,他们倒是给她松绑了,但是因为长时间的维持同一个姿势窝在角落里,所以全身都有些发麻,稍微移动腿就抽的跟吸了大麻似的不受自己控制。这酸爽让黄菲的眼泪都快飚出来了,好不容易按摩了将近半个小时,全身的酸痛才稍微缓解开来。

黄菲这才扶着旁边的桌子站了起来。

帐篷里自然是一片黑暗,大概是眼睛稍微习惯了四周的黑暗,黄菲也并不慌乱。她在被丢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暗自打量过这个“房间”了。

帐篷里的摆设非常简单,一张由木板搭成的简易的床,床上有些棉被,连枕头都没有。加上一张小小的木矮桌,桌上一个茶壶外加一个大碗,连凳子都没有。就是因为嫌床硬而又没有凳子不方便趴在桌子上睡,所以在被扔进帐篷后,黄菲就选择窝在一个角落默默地睡去。

黄菲知道帐篷外面肯定是有人把守的,那些人心再大也万万不可能在两军交战期间就把一个陌生女子带回营中就放任不管。

八成是把自己当成奸细了吧。黄菲撇了撇嘴,没好气地想。

肚子饿的一直在打鼓,黄菲告诉自己没有必要跟那些粗汉子计较,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黄菲也渴的厉害,摸着黑走到桌子旁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也不管那水是不是有问题,端起来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碗。等喝完才呸呸呸地吐了几声,嘴里一股铁锈味,感觉口腔都要被沙子给磨坏。

妈蛋,沙漠就是不好,就算是在帐篷里,一旦夜里起风就有不少的沙子扬起。碗里也积了厚厚的一层,她喝水喝的急,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沙子下肚。

这下好了,会不会变胆结石啊?黄菲苦着脸摸着肚子,胃还没填饱呢,就弄出个结石出来也太可怜了。

黄菲泄气地抱着胳膊站在桌子边,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低低地轻笑声。

黄菲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了一身。

她僵硬地转过头去,还没有说话,就感觉到一阵湿热的气息拂过自己的颈部。

不不不会是遇到鬼了吧?妈蛋有关沙漠之鬼的传说要不要太多……

黄菲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睛也睁的老大,脑子里想的是应该要拼命把后面的那“东西”看清楚,可是身体却是不由自主地快出一步做出了反应,她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于是一不小心踢中了桌子,发出了巨大的“砰”的声音。

黄菲的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忍不住原地坐了下来,抱住自己左脚的脚趾头倒吸了一口气。娘啊好疼啊啊啊啊啊,十指连心所以就算是脚趾也是连心的,所以疼起来不要太惨烈好嘛!

原本一直在暗中观察黄菲反应的段若谦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笑出声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好玩了哈哈,真的是蠢到了一定境界了,为什么呼延国的金吾将军和各护军要为了这么一个蠢女人特地开一个军事会议啊哈哈,传出去真的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了。

黄菲的脚疼还没有恢复过来,就听到背后一阵捧腹大笑声,简直比曾小贤的贱笑还要让人不爽,到了现在这种境况黄菲若是还反应不过来是有人闯进了她的帐篷并且冷眼,不,笑眼旁观她出了这么多糗的话,那么她这二十年也是白活了。

黄菲倒吸了好几口冷气才缓解了脚趾的阵痛,她皱着眉站了起来,暗中看不清对面人的眉眼,却是能够模糊地辨认出那人高大的身形。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那么刚才也一定就是他站在自己背后装神弄鬼了。

黄菲怒从中来,心里本就憋屈的不行,于是当下怪力爆发抓起桌上的碗就用力砸了过去。

段若谦虽然一边在爆笑,可是习武之人的本能却在这时候发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头只是稍微一偏,碗就隔空擦了过去,落在了沙地里。

可是他到底小瞧了黄菲,没有想到黄菲早就知道他肯定能躲过所以做了二手准备,在碗砸过去的同时,黄菲就快速而狠戾地伸出了自己的左脚,勇猛地踹了过去,目标正中小小谦。

段若谦:“……”

黄菲:“……”

哼,叫你笑的那么欠揍,让你尝尝我左脚的威力,虽然刚刚受伤了但是这一脚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是男人那么脆弱的地方,这一脚就算不踢的你半身不遂,也能让你暂时站不起来。

段若谦生平第一次被人踢,而且是这么让人羞耻的地方,当下脸色又红转白再转黑,不过因为在夜里,黄菲也看不见就是了。

“你……想死么?”段若谦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黄菲却是听的一愣,妈蛋这声音好攻好性感!跟自己认识的一个攻音大大好像好像!

该不会……自己又穿回去了?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啊,自己一觉睡醒就从寝室穿越到了大沙漠,那自己又从沙漠穿越到了大神的身边也不是不可能啊!好吧,某人已经自觉地把身边的各种环境给忽视了。

于是还没等段若谦说下另外一句冷酷的威胁,某人就已经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段若谦正扶着桌子暗自调息,一下子却也没有闪开。

于是立刻被某人抱了个满怀!

“……放开!”段若谦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大大啊!我终于见到你了啊!!”黄菲当下激动地大声喊了出来。

“……”妈蛋,难道他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段若谦吃了一惊,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又跳,侧耳听了片刻帐外的声音,刚想低声警告就见黄菲又张开了嘴,于是迅速捂住了她的嘴。

“闭嘴!”段若谦压低了声音,“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你就大叫试试!外面的守卫倒是不介意多埋一具尸体。”

黄菲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嗡嗡地响。

大大身边会有守卫么?大大身边会这么危险动不动就要被杀么?

妈蛋,说到底她压根没有穿回去啊!所以说身边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大半夜的闯进一个“嫌疑犯”的帐篷里,一定非奸即盗!莫非是想要劫色?也对,这可是在军营,遍地是男人,有些人憋不住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黄菲就在心底愤恨地想,刚才自己应该要下脚更重一些的,非踹的他终生不举了才好。

段若谦并不知道此刻的黄菲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她一下子又僵硬了身子,还当她是怕死,所以放下心来。见外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段若谦这才低下头来扯了扯黄菲的头发。

这个该死的女人,要不是他在来之前下迷药迷晕了外面的守卫,就她刚刚那个闹法非得把人都招来不可。难道龙墨派来接应他的就是这样一个神经病?段若谦望向黄菲的眼神复杂。

他已经在暗中观察她好久了,从她笨拙地摸过去倒水喝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她并不会武功,而且警觉性很低,根本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龙墨是被这场战役磨疯了么?才派来这样一个废物,是准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还是另有别的打算?难道是想让呼延国的人都传染上这样的蠢病然后不战而胜?

段若谦和黄菲彼此沉默的这段时间里,黄菲并没有感受到落在她身边复杂的眼光,她只是觉得头皮一痛,心里的怒火更是滔天。

妈蛋,果然是个变态!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扯人家小姑娘的头发!幼不幼稚!

于是黄菲开始扭动起来,试图从某人的怀抱中挣扎开,不意外又听见段若谦的低声训斥:“我说让你别动!你到底想干什么!”

黄菲翻了个白眼,你刚才就只是让我闭嘴并没有让我别动好么?少年脑偏瘫的话就要提前去治疗知道么?不然等到全瘫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段若谦见她怎么劝都不听,一股无名火从心底升起,他冷笑一声:“你是不是想让我剁了你的四肢你才肯安静下来?”

我屮艸芔茻!要不要这么凶残!

黄菲终于认清现实,安分了下来,心里却是把这个变态骂了无数遍。

段若谦简直被她气的想笑,若不是接到确切消息说派来接应的人今天到,而他左等右等也不见军营内有其他陌生人前来,否则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脑残似的女人就是楚国派给他的帮手。

见她总算不动弹了,段若谦这才稍微松开对她的钳制。

“你听好,我可以放开你,你不许大声说话也不许乱动,否则我就杀了你!听清楚了么?”

黄菲望着黑黑的帐篷顶不发一言,摆明了不想跟他说话。

段若谦却是以为她答应了,又低声说:“我有几个问题问你,你放心,我跟你是一国的,不会加害于你,问完我就走。”

黄菲还是没说话,却迟疑地点了下头。于是段若谦彻底放开了她。

段若谦低头打量了她片刻,刚想张嘴说话,可没想到黄菲却抢在他之前开口了。

“不管你要问我什么问题,有吃的一切好说,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段若谦:“……”

妈蛋,这人不但是个脑残,而且还是个饭桶!龙墨那个混蛋,回去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气不可!这种任性的行为真的特别霸道!而且不讲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