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以后我都陪着你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07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嗯,讨厌,不要。”黄菲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的醉意,听着让人莫名的有些脸红。

“听话,乖。一会儿就不疼了。”段若谦低声哄她,酒桌上的饭菜早就冷却,空气中散发中浓烈的酒香,地上的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直接蔓延到屏风里面。

“我说我不要,你真讨厌,快走开!”黄菲的声音里传来哭腔。

回答她的只是一阵剧烈的喘息声,然后接着就是一阵床摇晃的咯吱咯吱声。

时间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帐外的士兵听的脸通红,看情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的样子,于是急忙快步走开了。

床上,黄菲手撑着脑袋,躺的一脸舒坦,只是嘴里时不时冒出那么一两声呻吟,叫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段若谦侧耳听了片刻,终于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只穿了件里衣。

“走了?”黄菲无声地发问,伸出脚踹了踹他。

段若谦点了点头,回道:“已经走远了。”

黄菲顿时松了好大一口气,伸手扯了扯自己身上已经皱了的衣服,道:“终于走了。”

段若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叫的么,难道很有经验?”

黄菲的脸立刻变的通红,心说我怎么可能有经验,前世活了二十年连男朋友都不知道在哪里,小手都没有牵过更别提其他的了好么,之所以叫的这么熟练完全是靠前世各种便捷又丰富的资源好么?

段若谦笑的更是不怀好意,故意凑近她闻了闻,十分不要脸地感叹了一句:“好香。不然我们做戏做全套?”

黄菲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伸出脚一脚给他踹下了床。

段若谦的脸立马变黑,从床下爬起来,伸手把黄菲翻了个身然后狠狠地往黄小花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变态!黄小花捂住自己的屁股泪眼汪汪地瞪着他,主人就可以乱揍人家屁股了么?简直不能再忍!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了?

“下次如果再敢对我这么放肆就不给你吃的了!”段若谦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黄菲只好挪了挪位置,滚进了床里面,跟他的距离隔了有三个人那么远。

“……”段若谦转过身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扯了扯被子,“过来。”

黄菲假装没听到,能跟你睡一张床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还想要跟我睡同一个枕头,你做梦去吧你!哼。

段若谦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把我的被子都卷走了,我要盖什么?”

盖空气啊!反正你的武功那么厉害难道还能冻死你么?再说了现在明明是炎炎夏日,就算晚上会有点凉也冷不到哪里去,所以说你盖什么关我什么事!

如果你不把被子给我的话,我想我就要做一些比较特别的事情让我自己热起来了。“段若谦眯起了眼睛。

变态!竟然威胁她!黄菲眼含热泪地转过身,乖乖地把被子分给他一半。

段若谦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将蜡烛弹熄,帮她把被子往上提了提,道:“睡觉吧,不是累了?”

一点都不累!睡了一下午现在根本就睡不着!黄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段若谦这才想起来那人好像才刚刚睡醒的样子,无奈地揉了揉额角,道:“你还想干什么?”

黄小花笑吟吟地凑上前,讨好地说道:“你给我讲点故事吧。”

“不要。”段若谦果断拒绝。他看上去像是说书的么?堂堂花绝宫的宫主怎么可能会去给人家讲睡前故事,传出来就觉得特别掉面子!

黄菲瘪了瘪嘴有些委屈。这么快就拒绝了,想思考都没有真的是很伤人好么?

段若谦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于是黄菲又提议道:“要不你给我唱首歌吧?”

“……”段若谦闭着眼睛装睡,摆明了不想理她。

可是黄菲并不想就这样放弃,所以她伸出手来摇了摇段若谦的胳膊。两人的肌肤相贴,淡淡的体温透过薄薄的里衣传来,让人莫名有些心惊。

段若谦终于妥协,无奈地说道:“不然换你给我唱?讲故事也可以。”

黄菲果断摇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不会讲故事也不会唱歌。”

这必须是谎话好么?她明明记得很多很多,但是都不想讲,就是想要让某人觉得她很可怜,然后试图让某人动恻隐之心。

段若谦果然上当,低声问她:“你想听什么?”

黄菲装作很可怜的样子,问他:“你会唱什么?”

段若谦想了想,很没底气地说道:“我还是给你讲故事吧,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黄菲的眼睛立马一亮,激动地抓住了段若谦的胳膊,道:“你真的要给我讲么?”

段若谦扫了她一眼,道:“如果你再抓着我的手的话也许我马上就会改变主意。”

黄菲吓的立马弹开:“我不抓我不抓,你给我讲讲你爹娘的事情吧。”

段若谦先是失笑,心说她好像真的很希望自己给她讲故事啊,但是听到后面的话的时候又是一阵沉默,半天才艰涩地开口道:“没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会,跟爹娘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好么?”黄菲从小就是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对亲情的渴望很深厚,所以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和爸妈待在一起。

段若谦扫了她一眼,问她:“你记得你爹娘?”

黄菲立马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但是跟爹娘在一起一定会很棒吧?”

跟爹娘在一起哪里棒了,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自己孩子的劳动力,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养,他永远都不知道跟爹娘在一起有什么好值得幸福和骄傲的。

黄菲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段若谦的回话,于是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胳膊:“主人,你睡了?”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黄菲以为他已经真的睡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声音说不出的沙哑:“没有。”

黄菲愣了愣,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你……”

“嗯。”段若谦没等黄菲说完就回答了。

黄菲被狠狠一噎,心头突然开始有些犯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难受。她伸出胳膊把段若谦抱在了怀里,无声地安慰他。

段若谦原本陷入在儿时不好的回忆里不能自拔,直到身边的温暖传来,段若谦才回过神来,半天之后无奈地笑了笑。这是什么姿势,莫非那人是把自己当成了需要依靠她保护的人?不过心头却是不可抑制地泛起一层感动,暖洋洋都包裹着他,让他突然就不想动。

十几年来,凭着自己的努力和不断进取,他终于变的强大而不可侵犯,但是儿时被父母抛却的痛却是深深刻在骨子里。他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那段往事,包括他的师父和最亲密的朋友,可是今天却莫名有了想要倾诉的欲望。

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啊,段若谦无奈地苦笑。

“没关系,我现在也只有一个人。以后我都陪着你。”身边突然传来轻轻的声音,不大,却那么有力。

段若谦愣了愣,然后突然翻了个身把黄菲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很紧,就像是要从她的身上获取一些生存的勇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