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要不要来杯桂花酿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27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段若谦笑吟吟地看着黄小花,脸上的表情简直不能更柔情。

黄菲本来在低头挑鱼刺,可是感觉到某人的视线,于是抬起头来,毫无疑问地一眼撞进某人的眼里,脸霎时变的通红。

不要突然就用这么深情的表情看人家啊混蛋!

“呵呵,”段若谦低头轻笑。

“……”有什么好笑的,黄菲决定不理他,于是低头吃饭。

段若谦不甘寂寞地伸出筷子帮她夹了一大块鲜鱼肉,并且挑干净了鱼刺再递给她。

黄菲用看外星人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段若谦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至于这么看着他么,难道他脸上有长鱼刺?

“你是不是被将军骂了?”不然为什么这么反常。

段若谦挑了挑眉,“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被骂了?”不但没有被骂,反而被狠狠地夸奖了一番好么?

虽然说被他夸奖也不并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是么?”黄菲怀疑地看着他,想了想又干脆作罢,“算了,我还是吃饭吧。”

“……”段若谦无语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你就不好奇将军跟我说了什么?”

“好奇啊。”黄菲吞了一口饭,觉得略烫,于是伸手舀了一勺汤。“但是你会跟我说么?”

少年依你这么傲娇的性格,如果我表现的很好奇的话你肯定就不稀罕说了,简直就是恶趣味到了极点。

段若谦被狠狠地一噎,心想自己的形象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差了简直不能忍。

黄菲咕噜噜喝了几口汤,问:“那么今天将军找你到底说了什么?”

段若谦坐直了身子,道:“也没说什么,就是夸我找到了一个好夫人。”

“……”这种话一听就是在拍马屁!“真是虚伪。”

“没错。”段若谦附和,“明明就是我的小跟班。”

你更虚伪!黄小花哼哼唧唧,终于良心发现地帮段若谦夹了点菜,“你也吃。”

“嗯?”段若谦没有动。

黄小花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只好放低姿态,轻声细语地道:“主人,饭菜再不吃就要凉了,对身体不好,到时我会心疼的,所以请您快点吃饭吧。”

段若谦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饭。“不错,以后吃饭前都要这样说一遍。”

“……”少侠你这么恶趣味你家人知道么?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跟将军说的?”黄菲还是有点淡淡好奇。

“嘘,食不言寝不语。”段若谦挥了挥手,“吃饭的时候好好吃饭。”

“……”明明是你自己先跟我说话的好么?引起了人家的好奇心,结果到这个时候又说不能说话,简直不能更卑鄙!

黄小花刚想抱怨,就见帐篷被人掀开,娜扎捧着一坛东西进来。边过来边笑道:“国师和夫人的感情真好。”

“……”其实并没有好么?明明就是在欺负我!黄菲瘪了瘪嘴,嘴角勾出一个浅笑。

“这是?”段若谦冲着娜扎挑了挑眉。

“这是府里酿的桂花酿,将军说送给你们助兴的。”娜扎走过来,把酒放在饭桌上,然后把酒坛开封,一股醉人的桂花香飘了出来。

“好香。”黄菲使劲闻了闻。

段若谦用筷子敲了敲黄菲的头,笑道:“确实是好酒,帮我谢过将军。”

娜扎笑容满面地摇头,又道:“国师和夫人这次立了大功,将军还说等这场战争胜利之后,要邀二位去府上做客。”

黄菲听了暗暗咋舌,这段若谦究竟是编造了些什么谣言啊,怎么将军前后表现的反差这么大?这待遇,就跟救了他家儿子一样。

段若谦笑了笑,手又空下来捏了捏黄菲的脸颊,笑道:“这酒今日不能喝多,等回去了定然要跟将军不醉不归的。你且退下吧,我跟夫人喝点解解馋就是。”

娜扎自然没有意见,她刚才刚刚退出去准备吃饭就被将军派人请了去,被人问了半天细节后头还要叫她送酒来,简直不能更悲催,她的肚子早就饿空了好么?娜扎轻轻行了个礼就告退。

黄菲挑了挑眉,无声地开口道:“骗子。”

明明就不可能有机会不醉不归,到时候赫连吉可不追杀他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请他们去他府上喝酒。

段若谦轻笑,道:“尝尝,应该挺甜的。”

黄菲坚定地摇了摇头,道:“我不要。”

正经的女孩子是不会跟男人一起喝酒的好么?就算你是我主人也不行!因为你也是男人!

段若谦挑了挑眉,笑道:“你也看出问题了?”

卧槽,难道酒中又有毒?黄菲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之前不是说将军以为他们立了大功么,转个身就送毒酒来是什么意思?

段若谦轻笑,凑近了她轻声说道:“倒也不是毒酒,只是酒了加了些东西,助兴罢了。”

“……”莫非是春-药?黄菲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略尴尬。

段若谦满意地点了点头,用手扯了扯她的脸蛋,说:“倒也不是笨的无可救药。”

黄菲大怒,少年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打压我的智商你是真的想要打架么?“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段若谦笑的更加邪魅,帮自己和黄菲都倒了一杯酒,道:“将军的好意我们也不得不心领。回头要好好谢谢人家。”

“……”你这是什么意思?黄菲惊怒地拽紧了自己的领口,用一脸防备的表情看着他。

段若谦失笑,看着黄菲的动作乐不可支,到了最后甚至笑趴到了桌上。

这又是什么破毛病。黄菲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饭也不吃了直接转身就想往外跑。

废话,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要是真的被怎么怎么那就完了,她还没有妖言惑众更没有利用自己祸国殃民的脸引起一番腥风血雨,怎么就能把自己的未来这么轻易地断送在这大沙漠里!

一点也不浪漫!还很老土!这样的设定一点都不科学!简直想要把作者吊打一万次!

那结果当然是没有能跑掉!段若谦一把捞起想要落跑的某人,带回了酒桌,笑道:“小跟班跑什么?这么害怕主人会兽性大发?”

废话不跑难道还等着你给我灌chun药么?黄菲大怒,蹬着小腿挣扎。

“好了,别闹。”段若谦不耐烦地把人按在凳子上坐好,然后又凑近了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用真的喝,但是戏还是要演的。”

黄菲眨了眨眼睛,果然没有动了,想了想才明白了过来。抬头看向段若谦。

段若谦耸了耸肩,目光移向帐外,表明了外面有人偷听。

黄菲立刻愤怒,狠狠地冲着帐外竖了个中指。我屮艸芔茻!就说老是有人听墙角什么的真的是神烦!是不是人家睡觉也要人在旁边偷听啊,也不怕长针眼!

段若谦勾了勾唇,一边把手中的东西倒进了沙子里,一边又把另一杯酒撒了点在袖子和领口上,做出喝醉的迹象。

黄菲看了只好如法炮制,一边又无声看他,像是在问,然后呢?

段若谦笑了笑,特意加大了声音朗声道:“夫人,你喝醉了,为夫抱你去休息吧?”

黄菲一噎,半天才回过神来,囧囧有神地回道:“不要,我没醉。我还要喝!”

段若谦笑吟吟地看向她,嘴唇无声在问,“你确定?”

黄菲无语地瞪了他一眼,这是在演戏好么?段若谦笑了笑,把桌上的酒碗一下子推到在地,碎了一地的残渣。

黄菲无语,就听段若谦又道:“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热?你干嘛要脱衣服?”

“……”流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