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不会放你离开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4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管你信不信,那就是事实。”黄菲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你要杀便杀吧。”然后再不肯动一下,摆明了是破罐子破摔了。

她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不对的,不,应该说,她根本就知道自己哪里有做对的,明明一无所知却还要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真的是特别难受!

黄小花作为一个低调而有内涵的妹子,根本就不想变成这样的人好么?经常说谎鼻子一定会变长!而且找不到男朋友!真的是特别可怜。

“……”段若谦原本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痛快地承认,一时之间倒是愣住了。

黄菲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段若谦来找她算账,于是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正好撞进某人深邃的眼神中,精神也是一震。

妈蛋,这种偷看被人抓到的羞chi感啊。

段若谦冷冷地打量了一下黄菲,原本就娇小的身体有些轻微的发颤,表面上就算伪装的再冷静,也还是控制不住身体害怕的本能,段若谦暗自嗤笑一声,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命运永远只能被别人掌控。

段若谦放开了黄菲,轻轻松松地站到一边,白衣胜雪目光冷清。“你冒充我楚国的内应,目的何在?”知道她根本就不懂武功,所以也就不怕她会逃跑。

而且他觉得刚才给她的威压已经够了。

黄菲深吸了口气,喉咙还是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脖子肯定紫了,搞不好还肿了一圈。段若谦一放开她,她身上所能承受的压力立马就减轻不少,放松之下身体总算支撑不住。

黄菲也不打算逞强,直接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然后呼呼地喘气。

真的是心有余悸。她觉得以后再跟段若谦相处下去一定会被他的喜怒无常给吓死。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正在被人威胁的自觉?

黄菲抬头看了段若谦一眼,然后非常快速地摆了摆手,半天才开口,道:“你先等等,让我缓缓再跟你解释。”

“……”她的脸皮为什么可以这么厚?再说他有答应么?

段若谦神色复杂地盯着坐在沙堆上大喘气的黄菲,心里十分的不解。看看她那个姿势,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跟她的脸一点也不配。

可是奇怪的是,段若谦急躁的心情竟然真的平复了下来。

他是早上被赫连吉可叫出去谈完事转身回去的时候才收到龙墨的密信的,龙墨告诉他,因为楚营里好像出了内鬼,行军用的粮草被人下了毒,所以他那边已经很乱,根本无心派人前来这边接应,让他不要着急,再等几天。

既然龙墨没有派人前来,那么眼前的这个人就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自己人了。想到昨天和今天自己被她欺负的画面,段若谦心里的怒意就不断地开始往上涌。想到她一直按兵不动然后在旁窥探,就让他觉得心惊。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能把所有事情给演的栩栩如生,竟然让自己一点怀疑都没有产生,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城府。最可怕的是,她既不是楚军的人,也不是呼延国的人,谁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种无法让人掌控的局面开始让人的心都跟着慌乱起来。

原本转身回去的时候就要找她算账,可是一回军帐就见到她傻呆呆站在床前出神的场景,若不是他的手够快,这个人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段若谦又有些茫然,黄菲的手足无措又不像是装出来的,当他把她扯进怀里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确实是吓坏了。于是段若谦就想先把毒蛇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来暗中追问她,但是没想到内心深处的某些想法竟然又被季之恩的话给勾了出来。

于是立马想办法把她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试图动用武力让她说实话。

黄菲坐在地上一阵喘,好不容易能正常呼吸了,肺部不疼了,可是嗓子还是很疼。黄菲的眼角带泪,无语地抬起头,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是冒充的。”

段若谦闻言轻哼了一声,“你的破绽太多。”

黄菲被狠狠一噎,虽然知道是实话可是就这样不带掩饰的就说了出来真的是特别打击人,亏她还以为自己的演技很好!表现的特别机智!简直可以去当私人卧底!

“我问你,就算我是冒充的,但是我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你不好的事对吧?”明明她才是最倒霉的一个,莫名其妙就被人绑来了,然后又莫名其妙被人当成内奸,不给吃不给喝的,真的是特别艰辛。

段若谦沉默,没错,就是因为她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危害他的事情来,所以他才没有对她下杀手。否则坐在这里的早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明明知道他是内应也不拆穿,还主动点头答应婚事,真的是不明白居心何在。

“但是那也不代表你以后不会做。”段若谦傲娇冷哼。

“……”少年你想的真的是特别的远!我跟你哪里有什么以后,我唯一想做的就是逃出军营然后远离你们去寻找一片安静的乐土安心的过我的日子好么?

黄菲无奈地点了点头,又道:“好吧,但是你明明知道我武功又不如你,根本就打不过你,所以我对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

这个当然是废话,黄菲看到段若谦眼底的轻视也不在意,继续说:“所以我真的没有任何别的用意!我真的是跟我的家人走散了,然后又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才会一直走一步算一步,并没有想要刻意去做什么!”

这话真的是千真万确,比珍珠还真!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参与到两国的战争中来的好么?她只是想要保命而已然后想要趁机会溜走。

段若谦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眼神有些玩味。

“真的,我发誓!”黄菲举起四根手指,“我不清楚你们的身份是什么,也不清楚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更不知道谁对谁错,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想介入,但是我又怕会被你们发现我其实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因为无关紧要所以可有可无,所以很容易就被一声不吭地收拾掉,简直特别凄惨。

“我唯一的秘密就是这个,真的没有更多了!”黄菲严肃保证,“这位大侠,江湖上都在流传你的传说,像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又爱见义勇为的正义使者,一定不会做出滥杀无辜的事情来的吧?”

段若谦简直要被这一连串的赞美之词夸晕,低下头就看见黄菲闪亮亮的双眼,心头突然没有规律的一跳。

段若谦挑了挑眉,道:“你不是什么事情都不记得,怎么会知道江湖上还流传着我的传说?”

卧槽!难道说拍马屁有了成效?黄菲立马从沙地里站了起来,非常没有气质地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狗腿地凑到了段若谦的身边,一边比手画脚地给他解释。

“虽然我不记得你了,但是其他人记得啊!之前领我去你帐篷的那两个小兵一提起你的名字他们的眼睛都亮了,一直在跟我说你的英雄事迹!”

“……”段若谦状似无意地瞥了她一眼,轻飘飘的地反问:“哦?呼延国的士兵竟然会夸楚国的江湖人士?”

“……”黄菲被狠狠一噎,心说事实当然不是这样的,虽然他们的用词基本是阴险狡诈什么的但是她又不是不想活了,这些形容词必须要改掉!

段若谦一看黄菲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实黄菲真的是一个特别容易被看穿的人,亏他之前还以为她有心机,她哪里是有心机,白痴还差不多!

听到黄菲讲了这么多,他也信了大半,一个是她确实没有做出什么可疑的事情,还有一个就是确实没有理由怀疑她。这么蠢的一个人,留在身边看看笑话也不错,反正没事做。

“行了,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信你一次。若是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敢骗我的话……”段若谦危险地眯起了眼睛,里面的涵义不言而喻。

黄菲立马点了点头,然后片刻后又疑惑地看着他:“大侠,你不放我走么?”

这么好的机会什么的。身边又没有人看着,简直是想去哪里去哪里。

不过某人很快打断她内心的想法,特别冷酷无情地道:“你认识离开的路?”

黄菲艰难地摇了摇头。

段若谦满意点头,“你身上没有吃的,也不认识路,而且又没有武功,只要离开了我很快你就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而我,如果独自一个人回去的话,会引起他人的怀疑。所以很抱歉,我不会放你离开。”

“……”不会放你离开什么的,真的是特别霸气!很有总裁风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