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你到底是谁?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28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黄菲淡定地转过头去,摆明了不想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

“你去哪?”段若谦皱着眉头开口。

“我肚子饿了,哪里有饭我去哪。”黄菲头也不回地钻出了军帐。

段若谦耸了耸肩,也跟了上来,道:“现在还没有到用餐时间,将军还在分析敌情,派出去的侦查兵也没有回来,所以还不能吃饭。”

黄菲翻了个白眼,大侠你真的非常烦,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想转移话题嘛?话说你跟出来干嘛,我并不想一直跟你待在一起啊喂!

“不过如果你肚子实在饿了的话,就跟我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段若谦笑了笑。

“……”大侠,这大沙漠里的能有什么好吃的,难道是凉拌仙人掌嘛?还是说生吃壁虎?

“你别不信,军营附近有一片绿洲,那附近有很多好吃的。”段若谦看穿黄菲的想法。

黄菲深呼吸一口气,用特别怀疑的眼神盯着段若谦,段若谦不发一言地任由她打量。良久,黄菲终于呼出一口气,道:“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这一次。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下次就再也不相信你说的话了。”

段若谦笑的眉眼弯弯,“好。你尽管放心。”

黄菲转过头去看他,“那我们怎么去?”不会是走过去吧?千万别,我那么虚弱如果走太远的话一定会虚脱!

“骑马去。”段若谦笑了笑,转身吩咐了一个士兵然后领着黄菲就往外走。

“……”为什么她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还有她虽然生长在21世纪,也见过很多的马,但是具体的骑马,她还真的不会。一会儿不过从马上摔下来吧?那样就真的是太难看了,果断不能去!

“不能用别的办法么?”黄菲做最后的挣扎。

“哦?不然你还有什么办法?”段若谦转过头来看她。

“比如说骑骆驼!”在沙漠里骑骆驼什么的真的特别安全,特别有安全感!“实在不行,骡子也可以接受!”总之比骑马强。

段若谦的表情立马就变的神秘莫测了起来,他盯着黄菲半晌,突然阴兮兮地笑出声来:“你该不会是不会骑马吧?”

笑什么笑?就算是先进的高智商人才也是可以有弱点的好么?没骑过马很可笑么?我虽然不会骑马,但是骑马舞可是分分钟就能信手拈来,偶爸刚弄死他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熟练!

“好吧,”段若谦笑了半天总算是笑够,很有良心地安慰她,“军营内只有战马,并无其他可代步的生物。虽然你不会骑马,那也无妨,你我共乘一匹就可。放心,我技术还算不错,绝对摔不了你。

“……”我怕的就是这个好么?又不是男女朋友,凭什么要跟你共乘一匹啊混蛋!占便宜也不是你这个占法啊!

转眼间段若谦就已经将人带到了军营之外,栅栏之外正有一匹白色的马正在低头甩着马尾。“段国师,今日就剩这一匹了。”

“无妨,我带我未过门的媳妇儿出去联络联络感情,并不需要多么精悍的宝马,这匹足够了。我们也不会走远,就在附近那水源处走走,将军若是有事你们可去那里找我们。”

说完就直接翻身上马,一身白衣坐在白马上显得特别的英俊潇洒器宇不凡。

黄菲简直胸闷,什么叫未过门的媳妇儿,我同意了么?好吧我好像确实是同意了,但那是因为大敌当前她不敢反抗,其实她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同意的好么?还有,你这么快就爬上去了,我要是很久都没有爬上去的话岂不是显得我特别的蠢?而且一般的绅士的话都是会让女生先上去然后自己再上的好么?

真的是特别没有绅士风度!简直就是流氓!

黄菲无语地站在原地,仰头看着在马上的段若谦,无声抗议。

段若谦还是轻笑出声,又是一个翻身下了马,道:“是我考虑不周,夫人莫见怪。为夫这就抱你上马。”

“……”特么你占老娘的便宜还占出瘾来了还是怎么样?为夫,为你个大头鬼啊为夫!

段若谦的心情显然很好,他并没有在意黄菲内心的吐槽和脸上纠结的表情,一把捞起黄菲的腰就带着送上了马背。

“……”卧槽真的是好高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么?简直不能更酷炫!

“呵呵,”段若谦将黄菲揽在怀里,然后靠在黄菲的耳后轻笑,“夫人似乎是害羞了呢,半天都不肯跟为夫说一句话。”

我害羞你个大头鬼啊害羞!黄菲气的差点没吐出两升血,见过脸皮厚的,倒是没有见过这么脸皮厚的,简直是神烦!

特别不要脸!

段若谦于是优哉游哉地控制着马缰,带着黄菲往前跑去。

大侠,这个姿势真的是好别扭,我们两个人就不能换个姿势么?让我在你背后扯着你的衣服什么的也好啊,这样整个人被你抱在怀里算什么样子?我还是冰清玉洁的姑娘啊,你不知道只有我老公才能像这样拥我入怀么?黄菲在心里都开始无力吐槽了。

一路的风景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于是段若谦挥了挥马鞭,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你能不能……”黄菲刚想说话,就被灌了满嘴的风。

“先别说话。”段若谦的表情已经变了,语气也严肃了起来。

这又是怎么了?这个人真的是变脸比变天还快!真的是特别的善变!黄菲翻了个白眼,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两人沉默着行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马在一个小池塘边停下了。

“……”这就是那所谓的绿洲?这也特么太小了啊!黄菲刚抬起头来准备发问,没想到下一刻自己就被人一把扯下了马。

段若谦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眼里满是暴戾。那气势太过骇人,黄菲竟然被吓的动都不敢动一下。

“说,你到底是谁。潜到我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段若谦的语气阴冷,像是来自地狱。

这个问题你不是早就已经问过了?黄菲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莫非又给忘了?难道真的脑瘫前兆?

段若谦的手指开始收力,那纤细的脖子上立刻青了一片,黄菲的呼吸也开始变的困难。死亡的气息越来越逼近,黄菲下意识的想要挣扎。

见黄菲真的快要不能呼吸了,段若谦这才松了点力气,语气还是前所未有的冰冷:“老实点全部招来,否则我就杀了你。”

妈蛋,这人到底有几个分裂性格啊!真的是要被他搞死了,黄菲苦着脸,一边不停地咳嗽。气管里卡了一口气,让她上不来下不去的难受。肺里也是火辣辣的疼,脖子上更是碰都不能碰。

眼泪毫无预兆的滴落下来,她抬起头来恨恨地瞪了段若谦一眼,良久才用极其沙哑的嗓子开口道:“我如果说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会信么?”

段若谦冷冷地一笑,特别残忍地道:“你觉得我会信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