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怎么就穿到了沙漠!

作者:谁家晓晓 字数:386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没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至少黄菲觉得自己在一觉睡醒过后发现她已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就非常没有办法用任何科学常理来解释。

黄菲非常不理解,不,应该说是极度不理解。

一般来说女猪脚穿越都要满足一些特定的条件。

比如被前男友抛弃在大雨夜里失足狂奔不小心一脚踩空瞬间掉进了异时空然后不小心勾搭上了男神若干于是展开了各种狗血的恩怨情缠;再比如亲眼目睹了自己男人跟其他男人的现场直播一不小心激动过度流鼻血而亡造物主一番感慨然后大开金手指一阵微风吹过女猪脚被送回另一个时空经历重造;再不济的作者也会制造一场拙劣的小车祸其他人都没事就女猪脚遭殃的灵魂出窍跑到别的时空混的风生水起。

黄菲从来没想到她只不过是平常的再平常不过的在自己寝室的床上睡了一觉,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小心被造物主给眷顾了。

难道是自己晚上吃的太多惹到上天嫉妒了?

还是自己昨晚上看的那篇耽美文太过劲爆,不小心被造物主发现于是被丢回异时空重造?

黄菲仰起头无语问苍天。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把自己这么随便一扔就扔在了荒无人烟的大沙漠真的算的上是好汉么?!不过也不一定,黄菲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不断地在心里腹诽:不是早就有人这样唱过么,上帝是女孩~

不过既然事已成定局,抱怨抓狂也没有用,只能先想办法走出这个鬼地方再说。四周都是沙子,半点绿色也无,黄菲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疼,毕竟有些视觉疲劳。

然后就在黄菲思考自己是会被活活热死还是活活渴死的时候,一队军队骑着马呼啸而过。领头的是穿着盔甲的将领,大概是将军之类的,骑着一匹红色的骏马,长的雄壮魁梧的大概抵得上三个黄菲。

黄菲和将军四目相对,一言不发。

黄菲:“……”

英雄,在沙漠里穿这么多你真的不热么?不怕捂出痱子么?还有你们这队人马到底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出现的?卧槽会瞬移什么的真的是吓死人!

某将军:“……”

将军:“来人,把她带回去交给大王处置!”

黄菲:“……”

卧槽,将军你这样强抢民女你家大王知道么?还有你特么一句话都没有问怎么就突然要抓我啊啊啊啊!好歹先给我口水喝啊!昨晚上吃了那么多薯条瓜子简直干渴的不行!今天早上还没刷牙简直就不能忍!

可是黄菲根本没来得及开口,就突然从马上跳下一个人,二话不说地直接把黄菲拖下去了……

黄菲:“……”

简直不能忍!说好的男女平等呢?说好的怜香惜玉呢?大哥你的手真的好粗糙抓在人身上真的好痛!还有没有自觉了?我可是带有主角光环的!现在不对我好点小心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还没等黄菲开启话唠模式,人家就直接把黄菲绑了起来随手丢在了一匹马背上,还顺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破布把她的嘴给堵上了。

卧槽!黄菲惊讶地瞪大了眼,这破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虽然说她没有什么洁癖吧但是如果是士兵们用完的裹脚布或者其他擦汗巾那就简直不能忍!而且堵住了嘴巴不能说话什么的真的很难受好么!虽然说没有刷牙本来也不想说话,但是不想说话和不能说话真的是两回事好么!

黄菲被扔在马上晕乎乎地想着,还没等提出抗议,那将军手一挥,下令急速前进,于是一队人又开始了瞬移状态。黄菲本来就不喜欢骑马,一下子速度加快更是颠的她全身都不舒服起来。可是嘴巴被堵了,所有的抗议和吐槽都吞进了肚子里,害她差点没有把肚子憋炸掉。

在马上昏过去好几次,好不容易等到了地方,夜色已经弥漫了整个戈壁滩,四周黑影幢幢似魔鬼的步伐,黄菲仍然没来得及感慨一句,就被人随手给扔在了一个帐篷的角落里。

黄菲:“……”

不知道给口水喝么!妈蛋的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一天都没吃东西,黄菲饿的四肢都发软。之前在寝室的时候也偶尔有那种一天都不吃饭的时候,但那是因为昨天补番补了一整夜然后睡了一整天没起床而已。跟这种完全是两种情况好么!黄菲嘴里的破布已经被人扯掉了,咬了一整天下颚不自然地紧绷着,舌头都有些发麻。

估计是觉得她这一整天都没有闹事太平静了,所以那些士兵也并没有太难为她,毕竟黄菲这一路表现的太过白菜,所以也就没有人把她跟刺客联系起来。

就算想用苦肉计打入军后,但是一个连自身利益都不会争取的人,楚军应该还不至于派出这样蠢的人来做奸细。

两军交战期间,任何可疑的人都不会被放过,就算那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但是谁知道那不是叛军的计谋?所以在黄菲抱着身子蹲在帐篷角落委屈抱怨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在主军的帐篷里,正有一群人围绕她的去留问题开始了激烈的争执。

“不行!”一个穿着大盔甲的副将极力反对,气的胡子都抖了抖,“还没有查清她出现在那里的目的,万不能轻易献给王,万一她是想行刺怎么办?”

坐在左边副座的另一位青年闻言皱了皱眉,“独孤副将多虑了,王身边这么多侍卫和随从,她不过区区一介女流,哪里能伤的了我们英明神武的王?”

“万一她会用毒呢?”

“呵,我宫中的神医也不是吃素的!”

“若是她身怀巫蛊之术,到时我们将防不胜防!”

“哪里有那么多人会这种不入流的巫蛊之术!”闻言还不屑地扫视了角落一圈。

角落里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轻笑声,气氛莫名有些凝重。

“你我都知,中原人诡计多端,谁知道她是不是敌军派来刺探军情的?万一出了事,王降罪下来,季护军你一个人承担么?”独孤雄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季之恩被狠狠地一噎,刚想开口,坐在主位的将军脸色一沉,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好了,左右不过是个女人,还能翻天了不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打昏了扔到某个村落就行。二位护军竟然为了这点小事起争执传出去可要笑掉我呼延国百姓的大牙?”

季之恩和独孤雄对视一眼,各自隐藏了彼此眼中的情绪,纷纷低头认错:“军上息怒,一切还是但凭将军处置。”

赫连吉可看似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们两人一眼,两人身上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赫连吉可眼底的情绪更加深不见底。

众人沉默半晌,赫连吉可终于收回视线,望向角落里的某人,语气里带了些恭敬:“不知国师有何高见?”

见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人却也不慌乱,似笑非笑地拨弄了一番桌上的酒杯,见到一些副将的表情明显由惶恐变为不屑,唇边的笑意更加灿烂。“我区区一介国师,会的不过都是些不入流的巫蛊之术,还是莫要坏了将军的好事才好。”

“……”

赫连吉可狠狠地瞪了季之恩一眼,无奈笑道:“国师莫要见怪,我呼延国将士大多心直口快,说话不知轻重了些,还请国师不要介意。”

段若谦在心里露出一个冷笑,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将军言重了,我自是不会跟他们计较。只是护军性格这么直接坦率,我实在有些担心,一些军情是不是也……”

段若谦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是昭然若揭了。

季之恩愤恨地瞪了段若谦一眼,道:“我纵然心直口快,却也分得清轻重缓急,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自有分寸,还不需要国师来操心。”

赫连吉可沉默了一会儿,却是低声呵斥了季之恩,转过身来对着段若谦又是一番好话。季之恩再有不满,可是在赫连吉可的威压下也不敢多言,只得在心里又给段若谦记上了一笔。

段若谦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于是也就不再刻意刁难。主动开口道:“将军也不必着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想也不可能那么恰好独自一人撞在我大军回营的路上,莫说那里荒无人烟寻常人根本不会到,就是周围的狼群也不是好惹的,她万万不可能完整无缺地站在那里。”

“而若是敌军派来的奸细,也不必急着处决。我们大可在旁边暗自观察,看她到底意欲何为,她一个女子孤身一人深入敌营,我们也实在不必怕她,到时更可将计就计打的他们措手不及。将军觉得如何?”

赫连吉可低头沉吟了一番,想想确实如此,别人一个女人都敢孤身深入险境了,他们这里大军三万还怕她不成。两军交战时日已久,胜败各有之,战争已经进入焦灼状态,本来呼延王就对他们的行军效率大为不满了,若是以这个为突破口倒也不是不行。

“所以国师的意思是?”他故意把问题丢给段若谦。

段若谦勾起一抹浅笑,他本来就长的极好看,这番笑起来更是宛若仙人之姿,也难怪呼延国国王对他国师的身份这么的信任有加,毕竟从外表看上去,确实是比那些呼延国的臣子们来的赏心悦目。当然,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凭相貌取人,说出去也不是一件让人觉得有多么自豪的事。

“如果将军信任我的话,大可将此人交给我,我可以从暗中调查她此番前来我军营的目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