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0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海在后面追打哥哥,鸟儿在后面噔噔噔的跟着。

三个很快就来到了半山腰处,鹏鹏率先停下了脚步。

在半山腰有一个背风向阳的洼兜,洼兜里面有一小片高大的树林,树木粗壮高大,直入云天。

此时已是夜幕降临,小树林里昏暗一片。

但是有一点灯光从里面发出来。

确切的说,是烛光。

这点灯光立刻吸引了两个孩子的注意。

他们站住了脚步,不由得慢慢靠过去,细细打量起这片树林来。

在树林的下方,一个平坦的略微开阔的地方,居然有两间坍塌了的瓦屋。

屋前的院落也有一些破瓦片,乱木杆,似乎是曾经的鸡舍猪圈之类的,只不过此时院落内没有猪,倒有七八只鸡蹲在倒塌的鸡舍上,伸着脖颈看着两个孩子,发出惊恐地咯嗒声音。

在倒塌的房屋的后面,有两间新建起的木屋,依四棵形状并不太规则的大树干做房屋的四角立柱,然后用一些旧模板围成了四壁,屋顶是人字形的房脊,上面铺着油毡纸,很像咱中国人的建筑。

窗户上钉着破朔料,灯光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两个孩子一愣神儿的功夫,也就看完了这些简单的建筑。

刚想靠近去扒窗看个仔细,猛然房角窜出一条大黑狗訇訇叫着向两个人扑来。

两个孩子抬腿就没命的向前飞奔。

鹏鹏边跑边回过神来,转过身,双手举起军刀,停下脚步,预备和大狗搏杀。

这时一幕奇迹出现了。

有灵飞了起来,只飞到大狗的头部那么高,爪喙并用,抓咬大黑狗的头部。

大黑狗负痛呜呜叫着,夹着尾巴窜进了山林里。

小海急忙过去抱起有灵,自己的脸贴在有灵的脖子上,激动又有些沙哑的低喊着:“有灵,好样的,一只神奇的鸟儿……”

鹏鹏不管小海对鸟儿的絮絮叨叨。

他自己蹑手蹑脚来到窗下,借着塑料布上的小漏洞向屋子里看去。

屋子里很昏暗。

在一张破桌子上点然着一根蜡烛,烛光所及之处物品都很简单破旧。

屋里是一种外国建筑,靠大三墙有一个榻榻米,榻榻米上有一个妇人,看不清年龄,身上穿着一件花衣服,光着下身,似乎正在生孩子。

昏暗的烛光下,汗水把她的头发都贴在额头上了,低低地呻吟着。

旁边一个老妇在轻轻地叹息着,两只枯瘦的手正往下理着产妇的肚子。

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是个矮小的男人。

穿着肥大的灰色衣服,皱皱巴巴,头发像鸡窝一样乱糟糟的,瘦瘦的黑脸上布满了焦急,也许他等的太久了,也许他早就不耐烦了,蓦然他走过去拉开老妇,口里大声说着粗硬的桑扶(桑扶,是我们的邻国)话:“躲开,我来弄……”

他伸出双手,摁理孕妇的肚子,孕妇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鹏鹏急忙回过头来,拉着弟弟走开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呢,原来是人家在生孩子,没看头,走吧,进镇子瞅瞅。”

两个人走到山脚处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因为已经没有路了,或则说路已经被某种自然灾害给切断了,横在两兄弟面前的是一条刚刚被海水冲刷过的沟壑。

沟壑深约三十米,沟底是些大石头以及一些盆口粗的大树,然后下面就是镇子了。

好在这条沟壑已有人走过了,一条斜斜的脚印很硬实的直通到了沟底,两兄弟回头瞅了瞅山坡上的那户人家,就小心的向下走去。

军刀拎在鹏鹏的手里,偶尔的磕到路边的石头上发出铿锵的金属声音。

“小心点,别惊着人。”小海呲责哥哥。

鹏鹏对弟弟做了个鬼脸,迈起了猫步,弓着身形,向前走。

两个人刚进镇子,迎面就扑过一股死尸的腐烂气味。

两个人不仅停下了脚步。

然后发现前边有一具尸体。

小海抱着有灵紧张地躲在小哥的后面。

鹏鹏掏出了背包里的手电,向地上的死尸照去。

那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斜背着挎包,挎包是灰白色的,赤着脚,并且其中的一只脚被淤泥埋上了,还有她的半边脸也埋在淤泥里,曾经很美丽的长头发上挂满了海沙,她的雪样白的脸上已开始膀肿腐坏……

鹏鹏叹了口气,直起腰来。

向整个镇子看去。

手电光扫过附近的很多掩埋在泥沙里的死人,她们或者是露出了头部,或者是露出了后背,又或者是一只脚……

房屋。

几乎没有一间房是完好的,到处都是废墟一片,并且每一片废墟几乎都被海砂半掩着。

可是奇怪的是,几乎街上到处都能看着鸡鸭猫狗,它们一看到两个孩子都惊慌地发出各种叫声,硕大的黑影急忙躲进黑夜里。

鹏鹏回望着山坡:“这里一定发生过巨大的海啸,海水一定淹到了半山坡,美丽的姑娘,你们就是海啸的牺牲品了。”

“我觉得不光发生了海啸,还有地震,你看如果单是海水倒灌,但看咱刚来的路上,就那个山坡上,根本就没有漫上来海水,可是那个孕妇家的房子也倒塌了,必然是地震发生了。”

小海胆子慢慢大了起来,蠕动着厚厚的嘴唇,急于表白自己的聪明。

鹏鹏点着头。

继续带着弟弟向前走着。

两个嘴角向下压着低低地说:“是,你说得对,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海啸都是和地震一同发生的,这个灾难是怎样发生的呢,像这样大的灾难绝不会是单行线,它必然会连带出别的灾难来的,比如说地震,如果地震发生在核设施基地,它们的核裂变或者核辐射必然会连带给周边的一些地方,如果那些地方也有核设施,简单的核设施,那么就会像导火索一样,引起连锁反应,连锁爆炸,他们的爆炸速度几乎是光的速度,那么时间几乎也会是同一时刻……”

鹏鹏忽然惊恐起来。

拎在手里的军刀在微微发抖:“如果很多国家的核设施都同时发生爆炸裂变,那们会有相当多的有毒元素气体扩散开来,必然会影响了我们的空气和……许多许多。”

小海也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大眼盯盯的看着哥哥,里面满是惊恐,双唇嗫嚅着:“那么,会不会……会不会引起世界灾难,就像咱以前传说的世界末日?人类都……”

小海惊恐地看着哥哥。

“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有一点你是明白的,那就是咱们还都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发展。”

鹏鹏的小瘦脸变得惨白起来,垂下了手里握着的军刀,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里。浓浓的剑眉微微皱起来,像自言自语,又像对弟弟说:“难道这个地球上就剩下了我们这一小戳人?如果是那样的话……”

鹏鹏呆呆的坐下去了,目光空洞而且可怕。

两兄弟就那么傻傻的坐在山脚下,像两尊石雕。

一阵晚风刮过来,夹带着腥腥的海洋的味道,两只黑鸟从天空飞过,发出一声惊心的呀呀声。

鹏鹏回过神儿来了,恢复了常态,嬉笑起来:“也不一定,胖子,也许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像咱们一样活着的人们……诶你看,那栋高楼,半倒半立着的,咱俩去看看。”

就在前面几百米远处,有一栋约十五层的高楼以六十度的角度倾斜在这明亮的月夜里。

虽然倾斜了,但是它的框架结构还很完整,一些窗户还很完好,这应该是一个大型的商厦。

鹏鹏迈着平静稳定的脚步向前走去,小海胆怯慌乱的跟在身后。

商厦的下面,应该是一个大型的广场,地面非常开阔。

只不过此时,上面於满了厚厚的海砂。

两人又停下了脚步,看见了很多泥沙里的死尸,有老人,有年轻的小伙子,姑娘,还有很多孩子,也有达官显贵。

他们脸上的表情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出了极度的惊恐慌乱。

还有各种的车辆,和标注着通讯字样的高塔,标注着商场、娱乐场所洗浴美容中心等等的大牌匾,都统统陷入了泥沙里。

这里应该是曾经很富有的一个大镇,士农工商具全的。

两个人还看见了几个大铁笼子,笼子里面关着一些死去的狗熊,猴子、老虎、山羊……在场地的边缘还有一些倾倒在泥沙里的冰柜类电器,各类饮料散乱的半掩半陷在泥沙里,几个卖货的老头老太太死去的身体也已半掩在泥沙里……

鹏鹏站着看了一会儿。

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声:“邪恶啊,太邪恶了——老天——”

小海紧张的四外瞅了瞅,叫了一声:“小哥。”

“这里当时一定正在演马戏,热闹非常的。嗨,什么刀枪啊,什么子弹大炮其实全都不值一提,核爆炸核震才是最厉害的,它能在刹那间毁掉一切,不论横看宇宙还是纵观历史,什么也没有这个可怕,科学发展有积极的一面也有灾难性的一面。”

鹏鹏的面容忧戚起来。

面对满地的死尸,恐惧在夜色里扩散,摄住了小海的心 。

小海紧紧靠在哥哥身边,抱着有灵。

两个孩子站在这无尽的死难者间,就像两粒尘沙,渺小而寂静。

他们都深深地低下了头,向死者默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