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37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哇塞,这是什么人啊?

真抗冻,真有本事……

穿这玩意……难道他们的肌肉和骨骼都进化了,变成了魔鬼?

许多人发出了低低的惊叹。

外星人……

一个孩子怀疑的说。

那是美美稚嫩的声音。

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了。

一个大人战战兢兢的。

外星人?一定是的了。

鹏鹏回头扭脸看着我们。

低低的说,声音很是小心:真邪恶,真他妈抗冷,也许他们是机器人?如果是机器人,那也制造得太逼真了,简直跟真人一样,如果是真人……真邪恶,他们的本事一定大的无法想象。原来是他们摧毁并抢占了我们的地球,造成我们今天的境地,怎么办?

鹏鹏一脸不安的看着大家。

我们能干过他们吗?

小海愣怔的问。

虚——我害怕。

一个声音发着颤抖。

不要惊动他们,快蹲下吧。

行长蹲下了身体,声音低低的说。

便增加了几丝恐怖气氛。

不要急,看样子他们还没有发现咱们,咱们先不要暴露自己,也许一会他们觉得无聊就会走的,等他们走了再想办法吧。

表叔平静的说。

这回的 办法可不好想,这家伙……太吓人……

一个骇然的声音在发抖。

我看到了一双惊惧的眼睛,那是我嫂子的。

可是我觉得我们肯定是斗不过他们的,你看他们的个头,穿的单衣,他们一定有超强的力量。

行长害怕了,因为害怕,他的声音听来有些不男不女。

我们还没有讨论完,那两个外星人突然向我们走来了。

把我们吓得集体蹲下去了。

鸭雀无声。

那个男人说:我觉得那个就应该是他们的房子,从咱们以前得到的地球信息里,房子就是那样的,方块形的建筑,一层层的,你看那个正好是三层。

他们高大的身躯距离我们的别墅越来越近了。

吓得我们一个个不敢呼吸,面如死灰。

鹏鹏虽有病态,但依然冷静地坐在门前。

淡淡地说:躲不过去,我先上,人龙你给我押后阵。不论祸福,就看今天了,这伙毁了咱们家园的魔鬼,我要先探探他们的深浅。

鹏鹏说完就主动起身推开了大门。

拉下了围巾,穿着羽绒服的瘦弱身子平静的站在门前,仰着脸,以一种藐视的眼神看着来人。

鹏鹏的这幅神态倒把两个巨人给吓住了。

那两个人看着鹏鹏的样子怔住了。

那女子退后了一步,那男人很不满,看了看女生,眼睛盯盯的看着鹏鹏,两侧的鼻翼向上努了努,极不友好的说:你这副样子,我们很不愉快,你们应该对我们行礼,下跪,渺小的地球人,我们在你们面前就是天神,对不对?红鼻头儿的小人儿?

鹏鹏的鼻子已经被立刻冻红了。

鹏鹏听后笑了。

甩了一下他那蓬松的头发,开始说话了。

声音悦耳动听:大人,我很想对你们行个礼,其实我们大家都想对你们行个礼,可是一直苦于找不到行礼的理由啊,如果你们能给我们找到个行礼的理由,而且充分,我就首先给你们行个礼,怎样?大个儿?

鹏鹏依然嘎嘎的笑着,他的笑声有些怪,好像录音机被觉了磁带,那一定是冻得。

那外星人轻蔑一笑。

露出了他那细长的牙齿,并且他还轻蔑的扭了一下脸:无怪乎地球落后,原来不知深浅到如此地步,不知死活,还跟我们谈这个,那好,我就告诉你一个理由吧,如果你们肯给我们行个礼,我就可以不杀你们,怎样?这个理由?

鹏鹏又笑了。

而且笑的很快活。

并且从羽绒服宽大的衣袖里抽出了一把扇子,咵的一声打开了。

那把蓝绸布扇子是我公公的,上面仅有一句诗,是杜葡一句:安得广厦千万间。

我知道鹏鹏喜欢扇子,在上学的时候,他就喜欢把扇子别在后腰上,热了就拿出来摇几下,怪样子很有一番风味儿。

今天这把扇子鹏鹏是什么时候拿到的?我竟没有注意。

鹏鹏得意洋洋的摇着扇子。

用含糖量特别高的嗓子大声说:你即使不杀我们,非常惭愧,我甚至连个谢字都不会说,更不会给你行礼,其实你看我们的现状,谁还惜命呢?我们活着就是找罪,如果你能杀了我们,说不定我们还会到那边给你行个礼,也说不定啊。

鹏鹏尽管拿出了无所谓的样子来。

到底声音已被冻得打了颤,控制不住的发出了磨牙的声音。

而且手里的扇子立即被冻住了,仅摇了几下,就碎落到了地面。

他看着冻碎在雪上面的扇子,发出了啊啊的两声尴尬的笑声。

那边?

那个叫长天的人四外瞅了瞅疑惑的问:那边在哪儿?

鹏鹏的眉毛有趣儿的挑了挑,撅了撅嘴:那边……如果你肯停止呼吸,并且流尽了你体内的血,就到了那边。

那位名叫 长天的大怪人脸气的扭曲了,并且发出了青紫的颜色。

慢慢伸手去开自己身后背着的银灰色小包箱。

他们的包箱是很神奇的,刚才大家都已见识了,那个名为清雪的女人伸手入包箱然后就那么随手一甩,就击退了大青蛙。

此刻那个叫长天的家伙伸手入包箱,就让我们感觉到了万分的危险。

我们几个便不顾一切的冲过去要把鹏鹏拉回来。

然而,人龙最快,他已先大家一步,挡在了鹏鹏面前,面对着两个巨人昂然而立,圆鼓鼓的脸满是凛然的看着长天,长长的双手自然下垂。

人龙此时已有将近两米的身高了,粗而硬的发丝扭紧的向上生长着,用一根蓝布条系着,蓝布条在这冰雪世界里显得很是醒目漂亮。

他今天穿着宏信的黑色西服,因为小,所以咧着怀儿。

因为早已没有他能穿的鞋了,便赤着灰红色的大脚。

仍披着蓝布的斗缝。

他的衣着是极其单薄的,脸颊和脖颈,手和脚也都裸露在外面。

也就是说人龙是不惧冷的,在这一点上他并不比面前的巨人差,人龙勇敢的直视着长天……

长天看着人龙,略微一怔,探入包中的手到底没有抽回来。

结结巴巴的问:你是……你不是地球人,你是?

人龙毫无表情的说:我是地球人,这是我的爸爸。

人龙用手指着鹏鹏。

鹏鹏已被冻得要僵了,所幸乘着人龙和他们对话的功夫,慢慢收身回了屋子。

他要尽力装得坦然一些。

长天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

看着人龙和鹏鹏,他困惑起来。

此刻,鹏鹏已经稳稳地坐在火堆边的一把椅子上,虚弱的灰黄色脸上带着微笑,轻轻地拉上了围巾,包住了自己的脸。

他看上去就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少年,虽然很精明,但仍有稚气,而且透出一丝玩世不恭的调皮劲儿。

而人龙已经像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了,老成而稳重,他们俩会是父子?

巨人迟疑得看看面前稳重的人龙,又看看一脸轻笑的鹏鹏。

不知该怎样做了。

他后面的清雪有些不安了,焦急的催他快些回来:不要杀他们,他们也许是仅存的一点地球人,走吧,回去找智长,汇报一下吧。我相信智长一定会有极大的兴趣,极其重视这伙人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