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54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宏信的一只大手微微发抖,伸向一个葡萄叶,试图欲摘。

“不要动,也许他们都有了剧毒。”

我惊惧起来,尖声叫喊着。

宏信叹口气,收回了手,长长的双臂自然下垂。

肩头在阳光下发出难堪的土黄色的的光泽。

他扬起灰黄色的脸,眯着眼睛看着太阳,低低的说:“老婆,也许我们要在此地生活下去了,在这里……”

宏信英俊的脸上现出了一些落寞。

我听着身边海浪的呼啸声,忧虑的端起了双手。

我懂我们的处境。

可是,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啊?

我有一些飘飘渺渺的感觉,仿佛正在做着冗长的悲伤的梦。

如同我们此刻都变成了风筝一样。

我们的绿色,我们的原本平静的生活,我们的肤色,那些开心的笑声,似乎都变成了一根细线,而线的一头是系在我们的婚礼以前的时光里。

耳边陌生的海浪声阵阵涌来。

我惊慌的向四周看去,灰绿色的植物,灰绿色的梨子,高大的别墅上杂乱的灰红色的房瓦。

我的心底涌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胆怯虚拟,几乎就站不住了。

紧张的问宏信:“宏信,我们这是在哪里?是地狱……还是天堂?你知道吗?”

“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我们两个在一起呢。”

宏信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很疲惫的样子。

然后睁开,用手轻轻理着我的金色长发。

我靠在他的肩上,想让自己的心踏实一些。

“ 姑姑,抱我。”

美美虚弱的声音象一只蜜蜂在嘤嘤。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三个小侄女都站在我们身后。

我本来觉得自己很弱,是在向宏信处吸取力量的。

猛一见我的几个侄女,几张花猫样的灰白的带着泪痕的脸,苍白瘦弱的对我仰着。

我的心底升起一种力量来。

我慈爱的俯身抱起美美瘦弱的小身体来:“美美……”

我又说不出话了。

只紧紧地把自己的脸贴在孩子的脸上。

在这里孩子们将要怎样生活呢?

我们站在葡萄架前。

让阳光静静地流泻下来。

晚风吹拂着我们粘腻肮脏的身体,傻怔怔的。

以为死亡随时会降临。

美美又一次叫起来,虽然虚弱,但声音里有一种欢欣:“大蝴蝶,我要大蝴蝶,大蝴蝶……姑姑,宏信叔叔看,大蝴蝶。”

美美指着葡萄架快活起来。

“ 啊——我也看到了。好大一只蝴蝶呀,快看,在葡萄架的顶上,最上面的那个叶子上。”

一一也跟着欢喜起来,跳脚喊尖叫着。

果然,在葡萄架的最顶端,停立着一只大蝴蝶。

它有多大?

它的个头大到让你无法闭眼,忘记呼吸,它足有我们带的太阳草帽那样大。

灰白色的翅膀,缓慢地上下起伏着,翅膀上还有三道黑线,在阳光下姿势极其优美,它的小眼睛发出晶亮的光,它的肚子很肥大,约有三寸长,两个触角都有美美的小手指粗,在微微抖动。

我觉得它的样子就像我们菜地里的菜粉蝶,只不过被扩大了几十倍。

三个孩子喜悦着,叽叽喳喳着着。

而我和宏信却有些害怕了,拉着几个孩子向后退了几步。

一种惊悚在心底生成。

这么大个的蝴蝶实在太骇然,我们还从未见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快看大蚂蚁,大蚂蚁,天啊,好大的一只蚂蚁,在那儿呢,姑姑,往树上爬呢,那棵梨树,诶呀,好多大蚂蚁,在吃梨呢。”

一一又一次叫喊起来。

果然,在距我们三米之遥的一棵梨树上,集聚了几十只硕大的黑蚂蚁,它们的个头都有麻雀蛋那么大,触须飞快的晃动着,灰红色的眼睛晶晶的亮着,在啃啮着树上的梨子,而且发出轻微的嚓嚓声。

屋内的许多人都被我们的惊呼给招出来了。

纷纷围过来看。

惊叫声不绝于耳。

惊呼他们的个头巨大,怀疑他们会有可怕的变异,以及会有毒性。

一一仰脸看那些蚂蚁。

扎撒着两只小手,她的高高的发髻已经被弄得很松散了,并且垂下两绺,白色的棉布裙子又脏又皱。

她极专注极认真的看着树上的蚂蚁,口里喃喃着:“这么大个的蚂蚁……我也看过很多书了,怎么从未见过记载?最大的飞蚂蚁也不及它的十分之一大,这是一种什么类型的蚂蚁呢?它是蚂蚁吗?它到底是什么类别?”

“姑姑,宏信叔叔,我感觉这个地方一定是被施了魔法,非常古怪,这么大的蝴蝶,这么大的蚂蚁,还有这些花草树木的颜色……都有些古怪,好像都透着些古怪危险。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巫婆?会使魔法的巫婆?”

雨雨奶油色的脸上满是惊恐,两条小辫子在斜阳下发出油黑亮泽的光。

宏信用手抹了抹头上的伤。

沉重地叹了口气:“走吧小美女们,我们回屋吧,一切还都是未知数。来吧大家都回屋吧。”

一一却抬起手来,竟然要捉蚂蚁了……

我很慌张,急急召唤一一快回屋子,不要傻看了。

当我们走到屋门的时候,宏信一下子想起了鹏鹏和小海两个孩子来。

就又站住了,回到大门边向山上看去,剑眉微蹙,眼里透出无限的忧虑,双手在口边围成喇叭状,对着山上大喊起来:“鹏鹏——小海——快回来——”

我也意识到了危险。

蝴蝶和蚂蚁会如此巨大,那么别的生物呢?

我仿佛觉得在两个孩子的去路上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我也对着群山大喊起来:“鹏鹏——小海快回来——”

我的声音里满是哭腔,我的几个侄女也跟着哭叫起来了。

然而,鹏鹏和小海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山林里了。

山坡已在夕阳的背影里了,那上面的不知名的花草树木都开始变得灰暗起来了,只有那一片红杉林看起来有一些枯红色。

我们的周围,也是人们一片惊异恐惧的目光。

我的公婆,我的兄嫂,参加婚宴的人们,都跟着一起喊起来;“鹏鹏,快回来,小海——”

海涛阵阵涌来,大山很是寂静,没有两个孩子的回声。

在别墅的大门前,正有一只大臭虫,它像宏信的鞋子一样大,灰绿色的脊背就像缝制了一块灰绿色的布一样,纹理清晰。

稳稳的向前爬去。

“我让老庆和二哥陪我去找俩孩子,不要再喊了。”

宏信冷静起来,声音似铁,头上雪白的纱布白得耀眼。

让我很是心痛与不放心。

老庆和二哥是宏信的好朋友。

老庆是牙医,身材矮小,但很结实,脸上时常带着笑意,因而常会露出一个龅牙。

二哥是建筑公司的,肤色微黑,牙齿洁白整齐,思维敏捷,行动果断。

当宏信对两人说明了自己的心意时,牙医把迟疑的目光落到二哥的脸上。

二哥扭头看着厨房,冷静的说:“在这重大灾难面前,怕与不怕的结果都一样,灾难不会因为你的害怕而远离你,也不会因为你的害怕而亲近你,我意思是吃过饭再出发。”

牙医变得勇敢起来了。

他让宏信准备好出发用的刀棍手电之类,并呼吁年轻的勇敢者有谁还能加入,他的话音刚落,表叔就平静的走过来了。

他已弹净了衣服上的灰尘,梳理好不在清洁的黑色发丝,用他那带些大连味又带些河北味儿的话说:“算我一个,那两个孩子了不起,我佩服他们。”

表叔的话音刚落。

杨叔叔带来的两个警员就互相对视,然后目光征询着局长。

杨叔叔微微笑了,微微秃了的头使得他的额头显得很宽大,他的笑容让人看了很亲切。

他坐在凳子上,身上宽大的西服又脏又旧,声音和蔼又平静的说:“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是咱们的责任,小松小赵,你两个跟去吧。”

于是那两个坐在两具死尸旁边的警员,敛去了脸上的沉痛,对自己死去的战友敬了一个礼,用衣服盖好了他们的脸。

就严肃的整顿自己的随身物品去了。

听了杨叔叔的话,我心略安。

警察有枪。

这样在他们吃过饭后,一行六人就踏着薄暮出发了。

我的小姑百般不舍的站在山根下。

目送一行人远去,久久也不肯回去。

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宏信他们远去的足迹,尽管小道上早已没了她哥哥们的身影了。

薄暮已经降临,一切都已笼盖在灰黑色里了。

“嫂子,他们没事儿吧?”宏茵忧虑地问我,揉着自己的脖子。

而我已被苦难与忧虑侵蚀的心已麻木。

不知道回答她了。

秀秀和公公在说着话。

她的声音低沉无力:“最好把这些死者就地掩埋,不然容易引起瘟疫。气温太高。”

公公便拖着疲惫的脚步和杨叔叔组织人力掩埋那些死去的人们。

在距离屋子远一些的地方。

最后抬出去的是宏信家的一名年轻厨师。

旁边跟着稍微年长一些的大厨师在低低地诉说着什么,看着死者那张年轻的方胖的脸,想他那年轻的生命,他的家人……

所有宾客的家人……我勉强的抬起腿来,拉着小姑,回了别墅。

留下婆婆和几个基督教信徒跪在这一排死尸面前祷告。

屋子已经昏暗下来。

我的几个本家大伯哥大伯嫂正在安排大家的就寝问题。

那位年轻的和八岁儿子失去联系的母亲已经安静下来了,脸上挂着泪痕,呆呆的坐着看着漆黑的窗外。

我免强的对她咧了咧嘴,表示我的微笑,就穿着宏信肥大的白色结婚服向楼上走去。

我想上阳台看看,看看别墅的前后左右都是些什么,看看我们所在的丰城是否也还安在?

我怀着一百二十个的担心,抱着美美爬上了三楼的阳台。

三楼的阳台很宽大。

它有一道台阶可以直接走到楼的顶上——天台。

所以我带着小姑和几个侄女就来到了天台上。

天台上很干净,平整光滑,我们疲惫的坐在上面,绝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我们的西北面就是鹏鹏和小海走去的大山,。

西南面是一片遥望无际的大海。

我们本是北方人,对于海洋是很陌生的。

现在突然身处海边,我的感觉就像一下子掉进了无底洞。

另两个方向就是我们的家园丰城。

丰城,我又一次垂下了眼帘。

他也已是废墟一片了。

原先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是天主教堂,他那高高的圆尖顶楼矗立在云端,此刻却已无了中影。

我们曾经十分熟悉的高楼大厦已不复存在了,整齐的街道,公园花园学校已被废墟掩埋了。

看不见人烟,感觉不到生气,我们都像石头一样的呆坐着。

连美美也不再哭她的嗓子她的皮肤她的胸痛了。

不知何时,那位和儿子失去联系的母亲也已坐在了我的身边,她一直很安静,只是眼睛瞪得更大了,双唇微张,里面满是不甘心,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的丰城……

星星开始在天际闪耀,暮色四合了。

一些我们常见的蚊虫在我们身前身后飞舞起来。

它们都是黑色的了,它们的个头都有红枣那么大,体轻如羽毛,在我们的周围轻轻飞动,他们发生了变异,我已不感觉奇怪了。

只是它们的毒性倒让我害怕起来,我刚想起身带着小姑和侄女们离开此地。

那位年轻的母亲蓦然起身,纵身跳到楼下去了。

口里大叫着:“宝宝——妈妈来了——”

她的头发,她的衣服被下坠的风吹起,直直地。

然后喋血在楼下的围廊上了。

我们看到了她的血液汩汩的流出,四肢抽动。

我闭上了眼睛。

坐在原地抱紧了孩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