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诸位!

宏信清了清嗓子,慢慢站起身来了。

低缓地说:我很惭愧,因为太多的弟兄从我身边离去了,老庆,张悦六兄弟在李湖公园……他们的生命被吞噬,就像一把把刀插在我心脏上,沉痛不已,不能忘怀。

还有楼梯口那一排三十几具尸体,其中就有我的姨妈。

未来的吃穿用……

都向一块石头一样的压在我心口,令我绝望,所以我懦弱。

尤其是今天小庚的离去……以致对未来产生了动摇的心态。

我明白,咱们不能消沉下去,还是鹏鹏说的好,大家要坚持活下去,是对生命的敬重,也是对于我们祖先的敬重,我们不但要活下去,还要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嗨我其实很软弱,几天前我还劝慰过芳芳,今天自己却……

宏信很窘的样子,对鹏鹏轻轻的说:向你学习,坚强的小鹰。

客气。

鹏鹏洒脱的笑了起来:人龙继续,大家都饿了。

动物学家一一已经细致的验看过了那只庞然大物。

然后一直静静地细细的思考着,又看了它的头很久,想了很久,才用脚蹬了蹬大家伙的蹄子。

很权威的说:这不是大猩猩,也不是大猴子的变种,这是另外一种动物,它的心脏极其脆弱,一个突然的大声就能吓破它的心脏,不过它的栖息地是在北方,我国的北方,靠近俄罗斯的边界地带,它的学名就叫大地懒,它的肉可吃,但是不香。

一一介绍完了就急忙跑开了。

因为大地懒被破开的腹腔里流出了很多血水,那些血水几乎要淹到她的双脚了,她怕会淹没了她的用头发作的简易棉鞋。

她的穿在脚上的棉鞋包了好几层方便袋,否则容易掉。

小海开了屋门,端进来一大盆雪,以烀肉用。

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劲的白茫茫寒流如排山倒海样的又涌进来,把大地懒周围观看的人们都吓退了。

因为这瞬间涌进来得寒冷比方才更凶了,它似乎在以涌进来的一刹那,就冻住了大帝懒流出来的血水。

而我们裸露在外的肌肤立刻有一种贴在冰上的感觉,我躺在宏信的怀抱里,感觉到肌肤的更加强烈的疼痛,收紧。

这阵寒冷似乎能在瞬间把布的柔软性冻没,变成可折叠的薄薄的纸板性。

小海放下了柴禾回身关了大门,他走路的声音擦擦的响,我知道是他的裤子被冻破了,并且随着他走路的节奏,裤腿被冻裂一条条的了,露出了绿色的棉裤。

不管我们经历了怎样的悲哀,沉痛。

我们仍要在这生命线上挣扎着、生活着。

那夜,我们吃到了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的大地懒的肉。

他的肉很难吃,有一股恶心的土腥味。

但我们仍然吃得很香,而且我们也没有忘记给有灵和小赵一份儿。

他们俩一直是呆在一起的。

小赵自从和有灵呆在一起后,就再没有和我们分开。

对于我们的举动,有时还要惊惧的叫几声,他的声音已接近猫头鹰的声音了,骤叫起来,很令人惊悚,他每次受惊,都由有灵低低的鸣叫安抚他,他才安静一些。

他仍然矮身站在墙角,和有灵相偎在一起,这一天我们也没有仔细看他,实际他又有了变化,他的口鼻被撞破了,现在已长出了一只鸟的喙来,只不过那喙很短,颜色很暗,包在被他弄脏了的药布下面。

屋内的火一直也没有熄灭,火上面的大锅里面还有一些骨头,以及雪水熬的汤,它们还在冒着热气,这些热气也能给我们一些温暖。

我们在饱腹后就尽量挤在一起睡着了。

仿佛刚刚躺下,就觉得外面大亮起来。

而且亮的突然,仿佛一瞬间。

尤其面对海洋方向的那扇大窗,正有光亮射进来。

那种亮度犹如我们正午的阳光。

当然,我们并没有看见太阳的影子。

难道天已经大亮了?

人们都很疲惫的坐起臃肿的身子来,揉着眼睛,相互打量着,怀疑着。

室内便一片懵懂了。

外面却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大家便支起耳朵用心倾听。

声音极其清和,悦耳动听,而且似乎一男一女。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难道这里还有活着的外人?

喂,清雪,你看这是什么?有血色……还有这堆臭东西,应该是动物的内脏吧?据咱们掌握的资料看地球人是吃原生食物的,可是他们的生存温度……也许这些是我们撞击地球以前的生活痕迹吧?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清越而富有磁性,在我听过的声音里这是最动听的。

我们屋内所有的人都瞪圆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咳嗦的人忘记了喘息。

因为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具有金属般的性质,不属于我们地球人。

那个女音也动听的说:是啊,长天你看,这一堆东西,应该是人类的交通工具,轿车,它们已经被冻成垃圾了。一碰就碎,地球人的东西真不耐用,这才零下六七十度,交通工具就被报废了。如果我们能在这儿找到活着的人……哎呦,我忽然很稀奇了,我真的好想看看活着的地球人,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活着的地球人类……

还有没有,也不好说了。你说,我们的瑞星和地球相嫁接,就算我们再小心,再努力减少两星相嫁接所产生的撞击力,但是那力道也是相当大的,足以把地球上的一些劣质建筑物撞为齑粉,现在河水已开始倒流,五千米以上的高山都已倒塌……

活着的人类吗……

不好说,还有没有。

鹏鹏皱着眉头孤疑的听着,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悄悄的来到窗前,掀开了一点窗帘,用力往窗玻璃上吹热气,然后顺着那一点融化冰点向外看着……

宏信跟过去了,也在融化冰点。

表叔,杨局长……也跟过去了。

宏信回来背着我在他的瞭望点好奇的往外看着,听着。

我看到外面的两个人。

站在梨树下。

好奇而快活的东瞅西看着。

他们很年轻,看上去二十多岁。

我不知该怎样描述他们,我从未见过那样的人,她们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觉得就好像仙人站在我们面前。

他们身高应该在两米以上,因为那个女生正伸出一只手搭在一个梨树叉上,那个梨树杈上证盛开着一朵蓝色的大梨花,昨天身高一米八的小赵却没有够着,而此刻那个女孩却轻易地就把手搭在了上面。

他们不光身高惊人,容貌也俊朗悦目,美丽非凡。

他们给我们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因为他们长着黄皮肤,黑头发,美丽的黑眼睛,说着我们能听懂的中国话。

还有一点就是,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最起码我就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难道我的眼睛有毛病了吗?

阳光正在西面冉冉升起。

海上的千堆雪和天际的腾腾云海连接着,分不清哪是天哪是云。

但是在略远一点点的海面上。

却有一点异常,在那白茫茫的平坦的雪野里,居然卧着一些庞大的……

一群生物,漆黑色的,仿佛是一排黑色鲸鱼有序的排在冰冻了的海洋上。

我不愿细想他们是什么。

我只愿把怀疑的目光放在附近的这两个人,他们的美丽身上。

阳光把云与海面都染成了橘红色,给那两个人也仿佛度上了金边,最令我不能眨眼的是他们身上穿的衣服。

他们的衣服看不出是什么面料,不是绿色的,也不是黄色的,而是介于黄色和绿色之间的一种颜色,色彩非常炫目,衣服也非常笔挺,样式大方,但很朴实,就像我们以前穿的小领西服一样。

我说我眼睛坏掉了,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的抗冷性,他们身上只穿着这种小西服,领口低低的,颈上带着的项链,闪闪发光。

她们光洁的脸夹,脖颈,手都漏在外面。

还有那个女孩,她穿着短裙,皮靴。

小腿都漏在外面,在这冰天雪地里。

还有他们都背着一个小箱包,类似于我们学生背着的书包,银灰色的,像皮子又有些像铝制品,发着淡淡的光亮。

女生的头发恰好齐肩,那个男生的头发跟我们地球人的头发一样,浓密,端直。

他们面对着蝴蝶和大青蛙却很坦然。

两只大青蛙却对他们垂涎了,彭彭的蹦过来了,平坦的雪地上被大青蛙趟出了几道深深的足印。

看着那两个年轻人身上薄薄的衣服,那女孩子裸露在外的白皙小腿。

如果被大青蛙吐出粘液腐蚀到,那么他们将会多吗惨啊?。

我的心里很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然而那女生却不慌不忙的伸手进后背上背着的小背箱里去探了探,就随手往青蛙的方向摔了一下,口里嫌恶的说:讨厌的丑家伙,我可不喜欢你,快走吧。

我们看不见她扔的是什么。

只见两只大青蛙杠杠的惊叫着,慌忙往回跳去,像逃命一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