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502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鹏鹏挺着虚弱的身子早已在看人龙拽进来的大家伙了。

他欢喜的不得了,掰着它的大牙看着。

惊叹着:好大的牙齿,这个家伙能有一千多斤,这肉肥呀我靠——这脂肪够我们用半个冬天的了!

一一也早已蹲在这个大家伙面前了。

扯起它的丝毛,细细的观察着。

这是什么动物?毛可真厚,大猩猩,诶小哥,大猩猩能吃吗?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小海摘取了手套,用冻得馒头一样的手掌欢喜的摸着动物的长毛。

那毛又厚又长,在火光下发出淡淡的黑黄色亮光。

我去你的一级保护动物,一会烀熟了你别吃。人龙你去洗手吧,赵哥快加柴,这回好了,有柴禾了。这到底是什么动物……这么大,一一?

鹏鹏兴奋起来,看着一一。

他也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围脖,他就领大家把地毯剪下来一条条,脖子上围着红地毯的一条。

露出的两眼闪烁着快意。

洗手?爸爸有水了吗?

人龙仍然喊着爸爸,拉下了围在嘴上的口罩,不解的看着盆儿里的水。

那水正丝丝缕缕的冒着热气。

他清楚地记得,他走的时候水井已经冻死了,打不上来水。

这个没什么,很简单了,雪就是水,水就是雪,有的是水,暖瓶里还有开水呢,可以喝,诶诶,姑父你们可以喝到开水了。

鹏鹏边叽叽咋咋叫着,边退回到自己刚才坐在火边的一摞纸壳上,双腿伸得直直的,他还有些微微的喘息,站久了会很累。

宏信走过来。

拉下了自己围在脸上的围脖,露出了嘴和鼻子。

挤在火边烤了烤冰冷的脸颊。

然后很快就来到鹏鹏身边,摸着鹏鹏的头,给他整了整包脸的红地毯布条,以便包的更严实些。

然后开心的笑着问:雪水呀?可以喝?

鹏鹏狡猾的点着头。

一双露出来的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彩:高温消毒了,困难时期,喝吧,不过,我把你的方便面烧了几十箱,希望你不会介意。

人们也都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公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袖子长长的,连手都藏在里面了。

他也和每一个人一样,带着羽绒服的帽子,也仍系着围脖,用围脖包裹着脸颊,仅露出眼睛。

围脖上临近口鼻的地方都挂着白白的霜。

他那仅仅露出的眼睛在火光下流着喜悦的泪花。

夸赞鹏鹏:多亏了鹏鹏醒的及时,要不然不知有多少人会被冻死呢,王主任被冻死了,新蕊都好危险啊,都冻的昏迷了……嗨,这个孩子,鹏鹏,用海鱼干做引子,烧方便面,点着了火,你们不知道啊,我们这么大一圈人围着这点……火,转着圈挑面吃,起先只烧了一小盆水,那个冷……鹏鹏让每个人可以喝一口热水,大家轮着喝,小海也是好样的,他忍着冻死的危险,去外面端雪,架锅煮方便面裤子被冻破了。

公公的话里劲头十足。

宏信一听到我几乎被冻死,就紧张的看着我,心疼的走过来,什么也没有说,只紧紧的搂住了我,把我的头贴在他胸口上。

一股安慰的涟漪在我心底涌动。

我的疼痛减轻了。

喜悦的泪花打湿了宏信的衣服。

大厅里嗡嗡的响起了人们七嘴八舌欢庆又能再次重逢的声音。

但是也有人发现少了小耿。

于是问:小耿呢?

和小耿一起的人们一下子没声音了。

喝热水的停止了喝热水。

烤火的停止了烤火。

表情都变得僵化起来。

继而悲哀凝滞在脸上。

于是我的公公急了:小耿呢?怎么了又?宏信说话呀。

小耿不会回来了……

宏信低下了头。

搂着我的怀抱不再那么紧了。

他没有再说话,他的唇抿的紧紧地,微微发抖,他的手也在颤抖。

到底怎么了?冻死了?

好几人都同时追问他。

他只痛苦的低下了头,我听见了他的啜泣声,很难过很压抑的。

于是小松低沉的对大家讲述了小耿的死亡经过:他被一种花吃了……一种极其美丽的兰花……

啊……人们又一次被意外的灾难击中了。

发出了悲痛的叫声。

宏信啜泣着,慢慢放下了我。

猛然站起来了,挺直了高大的身躯,紧紧攥着双拳,对着顶棚哀痛的叫喊:我们又失去了一个亲人,我该恨谁?我该怎样去恨?老天啊,你把我们这一小戳人留在这个世界干什么?蚕食我们吗?爸妈,杨局长,行长,小耿死了,他是被花吞没的……在这个世界,什么都比我们强大,就连花也会吃人了……我们生存的前景将会更加艰难……

火光在劈劈暴暴着,人们的身影摇曳着被投放到四壁,人龙带着几个人在利落的给那只动物开膛破肚。

此刻,他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屋内被一股动物内脏所特有的臭气弥漫着……

人们的心上刚刚泛起来的喜意又落下去了,取而带之的是灰色的绝望,沉重。

一些老人双手合十,或者在胸前画着十字。

小海露出来的眼光变得黯淡了,无神的看着漆黑的窗外,戴着手套的双手也依然像馒头一样肿胀,他握着肿胀的双手,恨恨的笨拙的说:真可恨,真邪恶,但是怎么恨啊?恨谁?恨天恨地?花……什么他妈花啊,这么厉害?日他妈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这恨了。

小海狠狠凿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对着天花板大叫了一声:耿叔叔啊……

小海依依谔谔的哭了起来。

我也随之掉下了眼泪,想起了小耿的各种好处,我的结婚新房就是他给装修的。

三姐,什么花会吃人啊?

美美坐在爸爸的怀抱里,包在两件羽绒服里,就像一个大花团一样,她的的声音很是哀戚,但是依然清晰。

她在问一一。

一一蹲在地上。

眼睛直直的看着那只怪物的大嘴。

摸着他那间细的牙齿,牙齿是灰褐色的。

我们也看不见一一的脸,因为她的脸也被包在围巾里。

她的声音平静而沉重,缓慢而清晰:那应该是一种绝迹了的花,它应该在白垩纪时代,生存,其实它是应该吃飞动的昆虫的,大一些的话,它应该是还能吃老鼠,或者青蛙野兔一类的,小些的动物,现在也许发生了变异,它会吃人了,他的生存时代和食物的对象都出现了极大的变化,我也无法解释了。它的名字叫魔幻幽兰。它应该生存在热带雨林里的,为什么会在这么冷的时刻出现呢?的确邪恶……我无法解释……

一一一直都在摸着怪物的脑袋,沉思着。

人龙呆呆的看着大锅下面的火。

他的嘴撅撅着,眼睛区区着,仿佛石化了一般。

和他一起肢解大怪物的五个人也停止了剥皮,而是把双手伸进了动物的肚腹里,取暖。

黑红的血流到了地面,发出一股土腥味。

宏信又扣上了羽绒服的帽子。

慢慢的,脚步沉重的走到鹏鹏面前。

俯身看着鹏鹏的眼睛:鹏鹏,我们强力挣扎着往下活,可是有什么盼头吗?如果天气持续这样冷,十天,两个月,一年,或许是永远,我们能维持多久?即使维持下去了,就这样的条件生存下去,怎样发展?有意义吗?

羽绒服的帽子下。

是鹏鹏那松散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

鹏鹏依然坐在原地,双手伸进羽绒服的口袋里,灵动的大眼睛变得冷静而深沉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宏信说:人龙不要迟疑,快生火,烀肉。姑父,还有在座的这些老家伙们,我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一句话,那就是人在逆境中,在低谷里,要想着好的事情好的方向,这就是给自己的心灵注入一些活力,我不是诸葛亮,不会预测,但是我知道,奇迹这两个字的含义,我们要等待机会……等待奇迹的发生。

在这样的环境里,等机会……

等奇迹?小傻孩儿。

宏信怀疑的苦笑着,摇着头慢慢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疲惫的坐下去。

姑父,你这样……

是否有些想放弃的意思?我们这么大一伙人的生命,你就要放弃了?

我觉得你这样子是很不负责任的,是对生命的轻视,我很意外,也很难过……

鹏鹏紧皱着眉头看着大家。

在这一时刻,会有什么机会?

气温冷的要死,我们吃完了这些食物,如果无法补充,结局也是一死,冻饿而死。

即使气温缓和下来了,恐怕地面的沼泽化也会大幅度的加重的,我们也会陷进地下,死去。

所以咱们的前景……

是离不开死亡的。

一切努力恐也都是徒劳。

宏信很泄气。许多人都发出了虚弱的叹息声。

鹏鹏一下子扯去了包脸布。

直起身来,眼光亮亮的扫视大家,严肃的说:我们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是对于生命的尊重,如果地球上仅剩下我们这一小撮人类了,我们更要顽强的活下去,是对于人类生命的延续做最宝贵的贡献。是的,俺们生存的温度物质都是极端恶劣的。我记得有一种动物,它们在极度寒冷的时候缺少食物,但是他们会向大自然索要,会去挖掘厚厚的积雪,因为下面有实物……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吃动物的是狼,他们会在食物丰富的时候,把黄羊埋在雪下面,缺乏的时候挖出来吃下去;还有一种动物,也是黄羊,它们会在大雪的日子里,扒去地面的冰雪吃地面的草。的确,他们都是向大自然要吃的。

一一摇头晃脑的显示着自己的学问,黑色的羽绒服黑色的帽子,看不见她的脸,但是她的声音,却还是很欢快。

难道我们也要向积雪要吃的吗?

那样的生活会很暗淡,我相信没有几人能坚持下去。

一个人说。

黯淡是很暗淡的,但是不会很久,我相信奇迹总是会发生的……

鹏鹏坚定地说。

奇迹,也说不定会有更坏的奇迹发生呢?又一个声音说。

你说的很对,但是我们身边现在就有三个好的奇迹发生了。一是人龙,他在这大雪天里可以赤着双脚,身穿单衣,不惧寒冷,有着超人的力量,算不算奇迹?

算!

我们林家的几个孩子喊得最响亮。

我看到了美美的小身子厚厚的包裹在粉红色的羽绒服里,像一个圆球跑过来,眼睛闪烁着希冀的神采。

有灵,为我们啄食蝇蚊,传递书信,和赵哥恋爱,算不算奇迹?

算!

这次回答的人多了许多,大人们的脸上也都鼓起了希望的神色。

第三个奇迹,就是赵哥,他已经变成了人鹰,而且听从人龙和有灵的命令,假以时日,它会飞上天空,你们说有没有这个可能?

有——

人们的喊声虽有些怀疑,但是,小赵自己的喊声却异常洪亮,他甚至还对大家抖了抖双膀。

他的双膀几乎鼓破了衣袖,一些长而硬的羽毛从破洞处,支了出来。

一片一片,发着黑亮的光。

我看到了宏信眼里的泪花。

他的腰直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