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7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松急切的过去伸手就要扒拉开花叶。

被宏信一把拉住了:危险——不能碰花。

那怎么办?

小松不服气的看着宏信。

让我来,二哥把军刀给我,快!

宏信拿着军刀慢慢向花叶伸去。

以为轻轻就能剥开花叶。

没想到花叶聚拢的力量太大,宏信的军刀拨在花叶上就象就像一个小蜻蜓撼动树枝一样,毫无感觉。

这下宏信急了,挥刀拼命向花瓣砍去,但也仍像大风拂墙一样,没有丝毫的作用。

宏信更急了用了更大的力量来砍花,连着砍了七八下,大花仍慢慢卷食着小耿的身体,而且包得更严实了,基本就看不见小耿的脸了。

蜷跪着的下身倒还隐约可见。

宏信在家里本来本来已经被蝴蝶刺伤,身上中了十三四针,他实在是用尽了全力了,便颓然的丢了军刀,跌坐在雪地上了,气喘吁吁地扫视着大家:我不行……没劲儿了,你们谁来?人龙?

一见此情, 人群里传出了绝望的哭叫声:小耿——小耿——

快出来吧——求求你了——小耿——

人龙急忙抢过军刀。

拼命地快速地向花叶砍去,力量之大,速度之快,都激起了风声。

他的头发和披风都带起了风,拂起了地上的积雪,只见一团漆黑的军刀影,几乎看不见人龙自己的身子了。

花叶终于微微撼动了几下,却更快速地把小耿包的更严实了,几乎就看不见耿迪的身体了。

这朵大花看起来就象一个巨大的花骨朵了,发出幽蓝色的美丽光辉。

人龙更急了,他不在砍花叶了,而是斜着身子砍起了花的根。

花的根很细小,就像一根细绳埋在雪地里,但是无论人龙怎样使劲儿,怎样用力,都是枉然,砍得根下的冰雪四溅,那细绳样的根丝毫不损,还依旧细小,浑圆,连点刀印都不见。

人龙被累得蹲在地上呼呼大喘。

你们都闪开吧,让我来,试试这个。

小松拿起了枪,对着那棵细细的根,闭着一只眼睛瞄着准。

人们齐齐后退到小松的一边,怀着一万分的焦心等待。

月亮在空中悬挂着,它的光被山上的树木枝条分割成无数个形态各异的图形,散落在雪地上。

星星显得格外高远,密集,亮得耀眼,透出了这夜的寒冷。

那些大树们耸立在这暗夜的山里,冷漠而寂静,绵绵延延伸向远方,和黑暗连成一体,更透出了这个世界的无边恐怖。

小松也许怕打不准,他又走近了几步。

离那花根仅有一步之遥,就蹲下身去,快速的扣动了扳机。

随着子弹的射出,那朵巨花终于根首两分了。

巨花在地上滚了几滚,就安然不动了,而且她身上的亮光也随之滚动而慢慢消失了。

子弹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寂静,在这夜里,声音显得特别大,特别惊人。

在他们的附近有一个大树桩样的东西,黑茸茸的,又好像一只巨大的猴子或者猿之类的动物,轰然倒下了。

在这斑驳的月影下,它看起来仿佛有一层楼那样高,这样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居然被这枪声惊得轰然倒地了,发出了一声扑通的大响,压断了一棵树。

人们吓了一跳,定下神后也无暇顾及它,都去看宏信用军刀割开花叶,解救小耿。

惨白而斑驳的月光下,小耿被解救出来了。

软软的躺在地上。

他的浑身上下仿佛被吐满了黏液,发出一股淡淡的暗香。

大家都齐声喊叫小耿的名字,然而他紧紧地闭着眼睛,没有反应了。

而且大家眼看着他身上的衣物慢慢化成了液体。

液体腐蚀完他的包脸布,已经接着腐蚀他的脸颊、耳朵,脖颈……

啊!

小耿死了……

一个小耿的朋友俯身要去抱小耿。

被宏信拦住了:不要抱,他的身上很可能已被染上了剧毒。

啊!人们都惊惧的后退了一步。

天气更冷了。

静止了的人的指尖耳朵鼻子仿佛都有要冻掉的危险。

树枝上,人们的身上、暗暗地花叶上都在无形无声地飞聚着雪亮的冰霜,那些冰霜就像蝴蝶的翅细细密密的排列着,发出恐怖的寒光。

人们紧紧围着的围脖,严严的包着脸颊鼻子,甚至围到了眼睛。

在小耿的面前默哀了两分钟后,宏信就默默的捧起一捧雪,放在小耿的身上,低低地对小耿说:小耿,你以这种方式离开我们,你是我们的好兄弟,永远都是,我们都会记住你的,这场灾难在蚕食我们的集体力量,如果你在天有灵,期望你能保佑我们。

宏信悲愤的又捧起一捧雪放到了小耿的身上。

小松也捧起了一捧雪放到了小耿的身上……

大家就一起捧着雪把小耿埋葬了,把他留在了此地,给他做了个雪坟。

人们没有在哭,一切都在无声的进行着。

葬毕小耿。

人们稀稀拉拉的扛起各自捡的柴禾,准备回家。

表叔让大家等等:看看那个是什么,能不能吃。

他率先跑向那个轰然倒地的庞然大物,大家也陆陆续续跟了过去。

看到的是一个长满了丝毛的大家伙,个头却真有一层楼那么高,形状就像一个大猩猩,它的头却有些像狗,人们都不认识这种动物,大家合计着,应该把他带回去,如果可吃,那么这个大家伙足够人们吃些日子了。

大家的身体都够虚的了。

人们合计着怎样下手抬它……

人龙把一只手伸进大家伙的嘴里,淡淡的说:我一个人来吧,不用你们。

人龙捞着那个庞然大物的嘴稳稳地走起来。

一行人背着柴,小松拿着自己的猎物,下山了。

大家紧紧跟在一起。

下了山,竟远远地发现别墅里有光亮。

这很令人心里一亮。

表叔惊喜的对大家说:一定是鹏鹏醒了,那个鬼孩子!

快走,看他拿什么弄的火。

我们已经没有燃料了。

有人惊喜地说。

电瓶?

电瓶里的电早就没了。况且,那不是电光,应该是火光,很暗淡的嘛。

是的,一定是火光,快走,回家就知道了。

于是人们走得更急切了。

当人们来都别墅门前的时候。

人龙放下了猎物和柴火,开始小心地开门。

因为气温太低,大梨树下面的汽车已经被冻得变成了朔料一般,一碰即碎。

而我们的大门也正是钢铁的。

大家生怕我们的大门也被碰碎。

当别墅的大门被人龙小心地打开的一刹那。

白茫茫的寒气就奔涌进来了,排山倒海一般。

人龙稳重的问候了一句:你们好吗?我们回来了。

大家终于看清了是人龙。

头上脸上都挂着白色的寒霜,微笑着看大家,一团团白茫茫的气息在他口边吐出来,吸进去的。

裸露着四肢,赤着双脚。

我们也看见人龙有力的拽进来了那个庞然大物。

随着涌进来的滚滚白色寒气,捡柴禾的人们都急忙拽着各自的柴禾进来了。

然后,小海迅速关闭了大门。

其实我们正吃着饭。

在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我们都早已惊喜的离了座位。

门一关上,大家拎着筷子,纷纷迎了上去,嘘寒问暖。

父母摸着儿子的脸颊,低低地饮泣着。

宏信首先寻看地上正燃着的一堆火。

火并不旺,但在燃烧,稳稳地释放着热量。

火苗是弱黄色的。

仅有几缕。

在无力地舔着它上面的一个锅底。

锅的两只耳朵被两个绳子系着,分别固定在两把椅子上。

锅里正煮着方便面,丝丝缕缕的冒着热气。

我们一百多个人正围着他转,每个人手里都拿一双筷子,一圈轮一个人夹一筷子方便面吃。

宏信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锅下的燃料在看。

那些正在燃烧的燃料丝丝缕缕弯弯曲曲的,像粗粗的发丝。

婆婆笑着告诉他:是方便面,是鹏鹏的主意,锅上锅下都是方便面,已经烧了好几箱了,太冷,不然会冻死人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