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56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哦。

鹏鹏有些不好意思了,谔谔的干笑了两声,慢慢坐起身来。

又四周环视了一番。

人们都停下了脚步,远远近近的人都在喘息着,看着鹏鹏。

外面清冷的月光洒进来,映衬着这些人,都像一截截木桩。

鹏鹏打了个冷颤:这么冷,你们在运动取暖。怎么不烧火?有没有吃的?

没人应声。

只有小海拿过一袋儿方便面递到哥哥手里,咕哝了一句:嚼着吃吧,水井冻了,暂时没水也没柴了。

鹏鹏接过方便面极不情愿的嚼着。

眼睛仍四处打量着。

我胎坐在他旁边,辛苦的喘息着,心里一阵喜悦,知道这个孩子在想办法了,他一定会想出好办法的。

宏信人龙一行人都用围脖包着脸。

头上戴着羽绒服帽子,并且在帽子外面,又都包上了一层布巾,在布上面,留了两个孔洞,留作眼洞。

下面也都穿上了用各类布块拼筹起来的棉裤,拿上了应手的家什,备足了方便面,只从眼洞里露出了两眼,带着冰硬的火腿肠向大山进发了。

因为看到了梨树的开花。

宏信他们倒也想到了山上或许也会出现花柳之色。

大家怀了十二分的戒备之心,由仍穿着夏装的人龙带头前行。

他紫衣蓝披风,赤着脚。

因为他不怕冷,又因为他把自己的鞋子让给了别人,所以他已无鞋。

人龙一手拎着斧头,大步前行。

路上的雪没膝深。

天空已变得更加昏暗,大山耸立在眼前,被茫茫积雪覆盖着。

但是那些顽强的树木枝条依然挺立着,它们的头上顶着厚厚的雪条、雪块儿,光线虽然昏暗,但是仍能见到那些植物在白雪的覆盖下,开出的一朵朵大大小小的花朵,那些花朵颜色各异,像点点暗星。

如果细心一点儿看,就可以看见一些变异了的昆虫在花朵上或飞或爬。

那些昆虫看起来硕大而凶恶,毛毛虫像玉木棒子那样长,快速的吞噬着一朵米灰色的花朵叶片,发出轻微的嚓嚓声。

小拳头大的地雷蜂落在一朵大红花的花蕊上采蜜,它们的虎皮样的体毛看起来格外醒目。

不断地震颤着双翅,发出让人的心底顿生恐惧的有力的嗡嗡声音。

人龙手里握着斧头,警惕地看着周围,带着人们慢慢向山上走去。

大家合计着,不能太深入,只在山脚下搞点儿木柴就行了。

至于野味吗……只好看机会了。

大家相约着都加点儿小心,就各自散开去弄木柴了。

因为小松手里有枪,他边掰着枯树上的枯枝,边四处看着,期望能发现些野味。

他的身边跟随着五个人,也都和他怀有一样的心理,眼睛亮亮的四处看着。

这五人里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名叫耿迪,是宏信公司里专业做室内装潢的,我们都叫他小耿。

小耿酷爱花卉,他一边捡木柴,一边挑选无虫的花朵採了一些,那些花卉都是以往不曾见过的,耿迪欣喜不已,如获至宝。

口里喃喃着:冰山雪莲不过如此,那只是一种希世之花,并没有哪个人真正见过,而这里却有这么多种类,这些花能在这种酷寒下开放……

我看看花叶,怎么这么结实,耐寒,啊!怪不得,它们的叶片这么厚,又这么有弹性,就像棉布一样。

耿迪把花收拢到一起,欣慰的看着,搓了搓双手,他戴着三双宏信公司的工作胶线手套,仍不保暖,他把花放到雪地上,用嘴向双手哈着热气,心里想着如果把这些花带回去,一定是件极高兴的事,那个叫一一的小姑娘一定会欢欣雀跃的。

耿迪边向前走着,边寻找着枯树枝。

踏着没膝深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他走得很慢。

雪在他的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压抑声音。

忽然他发现在他的脚下,在厚厚的积雪中有一串串幽红色的的亮光。

亮光虽不是很明亮,但是在这薄暮时分足可以引起耿迪的注意了。

小耿一见不禁一愣,怀里的柴禾掉下了几根。

他放下了柴,一双大手屈了几屈,向四外看了看,见到小松离自己约有一百米远,他叫了起来:快来呀!这里有奇怪的东西,小松快来看呀,小灯泡花,雪里有小红灯泡,还亮呢。

小松正发现一只大野兔,大的像大狗一样,在慌不择路的往一个小沟里窜去,他便无暇顾及耿迪了,一枪响去,那只野兔应声而倒,他就开始激动地喊别人快过来和他分享捕获的喜悦了,许多人便纷纷聚到小松的身旁了。

独有耿迪没有过去。

他自己一人跪在雪地上,慢慢挖起了积雪。

雪里的植物长得很怪,那不是木本植物,而是一种草本的植物,应该是我们这里常见的一种野生植物,杨姑娘,他在成熟后,在被霜打过就会好吃了,非常甜,非常爽口。

但是此刻他长在积雪里。

他那原本就像手电筒里电炮一样大的果实被一个大大的灰红色的包皮包裹着。

圆圆的果实包在里面发出淡淡的红色暗光,非常美丽。

耿迪惊喜异常,摘下了一个杨姑娘。

一件古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杨姑娘就像被断了电一样慢慢熄灭了。

耿迪再次感叹了一会,就扔下了变得枯萎的杨姑娘,看着雪里的暗光发了一会怔。

就站起身来,抬头四外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子是一个山包,已快到了这座大山的半山腰了。

这座大山是南北走向的,站在此地不见其首也更不见其尾,四周的古树都高大参天,上面的雪色已黯淡了,花朵的色彩已不在欣然,都要被渐浓的夜色所污染,变得暗沉下去。

耿迪向双手再次呼了呼热气,准备抱起地上的柴归队了。

忽然他在旁边的一个沟里又发现了一些蓝色的幽光。

他犹豫了一下。

觉得山洼不算远,就又放下了柴火,大步向那里走去。

拐过一片粗粗的木桩后他看到了一朵奇异的大花。

约有一人高,在沟里的雪地上盛开,那是一朵无茎花。

它咋一看起来,仿佛没有根一样,似乎直接长在雪地上,花叶特别大,就像一棵长在地上的一棵大包叶菜。

只有五片花叶,看起来希希的,但是这五片花叶都是向上生长的,从叶与叶之间的缝隙可以见到里面五根蓝色的花蕊。

那五根蓝色的花蕊像五根蓝色的水晶管儿,头上顶着一个个小拳头样大小的柱头,颜色嫩黄,整朵花看起来如玉似冰,发出幽蓝色的莹光,晶莹剔透。

映得周围的积雪也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雪与花交相辉映,便显得熠熠生辉了。

耿迪一见欢喜的不得了。

他忘记了危险,欣然向那朵花走去。

走到近前,蹲下身就去抚摸那朵花。

一件邪恶的事件便突然发生了。

那朵花的五片叶片突然向小耿笼来,然后伸开大巴掌拢住小耿的身躯,向花蕊里带去……

虽然缓慢,但那股力量之大,非人力所能抗拒。

小耿一被花叶拢住就感到不妙,身上立刻感到不适,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衣服,仍感觉仿佛被电击倒,又仿佛被一种化学剧毒腐蚀,麻木、痛感倍增,人立刻变得要瘫痪了一样。

但是小耿的思维还健全。

他立刻拼命大喊救命:小松——人龙——快来呀!救救我——何经理——

他的声音惊惧而绝望,凄惨而悠长。

穿透了雪夜,惊飞了夜宿的鸟,惊悚了听者的每一根神经。

人龙离他是最远的,而且在雪地上飞奔很困难,那些雪太深又太软,他几乎是和大家一起赶到的。

等他赶到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场景令每个人都惨不忍睹。

小耿被花叶包裹进去了,包的还不太严实,还能看见他跪伏在里面的身形。

蓝色荧光映着他的脸,他仿佛睡着了,正做着噩梦,闭着眼睛,很痛楚的样子。

身上的羽绒服开始融化成灰色液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