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88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依稀间,我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变得高兴起来了。

因为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温暖的沙发里看电视。

阳光暖暖的斜斜的照在我的腿上,我那如凝脂样的肌肤看起来亮亮堂堂的。

粉红色的脚指甲盖儿看起来也极其美丽。

花椅上的那盆硕大的滴水观音正静静地生长着,它的茎叶翠绿欲滴,尤其叶尖上的那滴水滴就像一颗欲坠落的水珍珠……

我咧着嘴轻轻地笑起来,原来大青蛙,大梨树开花……

都是一场噩梦。

我伸了个懒腰,终于醒来了,我应该去找点儿东西来吃。

我赤着脚,踏着鹅黄色的地板向厨房走去。

那里有许多热气腾腾的食物,梅菜扣肉,汤汁浓郁的柿子汤,滴着黄油的烤鸭……

我正陶醉般的享受着美食。

一阵急切痛绝的声音仿佛在遥远的地方响起,这些声音仿佛来自天外,遥远而模糊:姑姑、姑姑……

新蕊、新蕊……

姑娘……姑娘……

有人在揉我的肩,揉我的脸颊搓我的脚心。

还有人仿佛用米粒使劲的搓我的后背前心,我感觉到了疼痛,一丝丝的。

慢慢的,这种麻木的痛感变得强烈起来,终于支开了我的眼皮。

我有气无力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我的眼睫毛已冻在了一起。

很快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令我无法安静了,就像无数个钢针在分别刺杀我的浑身上下一样。

我哭叫起来,然而,我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我想挣扎起来,浑身的肌肉却仿佛不是我的,不听我指挥了,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模糊的泪水里,看见我周围一圈关切我的脸。

虽然都带着掩实的帽子,可我仍能看出来。

公公婆婆妈妈嫂嫂……

我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泪水打湿了我那冻在一起了的眼皮。

没事儿了,她的眼皮动了一下,终于回神儿了,谢天谢地,我的手都揉得软了,累蒙了。

这个悦耳的声音带着些喜极而泣,是我大嫂的。

她的声音永远年轻。

快睁开眼吧,别这样,你要是这样下去,宏信回来会疯,孩子,妈都这么大岁数了,都坚持着呢,来吧,把脚伸妈怀里。

妈妈哭泣着把我的双脚拉近她的怀里。

然而我的双脚已经感觉不到温暖。

宏信去了哪里?

我有些焦急了,努力地睁着眼睛,想活动自己的四肢,但是我都已要僵了,浑身上下又痛的发疯,就像一片片钢刀在割我的肉体,无法摆脱,我情愿死去,只有眼泪还听话,它还知道往下流。

我冷的发昏,又疼得发疯,很快就觉得思绪又不全了。

但我依稀知道周围有许多声音还在继续的喊叫我,而且似乎还有许多双手在我身上戳来揉去……

然后有人开始推摁我的关节……

不知折腾了多久,浑身上下骨肉又感觉到都痛的要命了,这种要命的痛感又一次唤醒了我。

我微微睁开眼睛,屋内更黑了,借着窗外星月的光辉,还能看见周围晃动着的人影的轮廓。

我暗暗地流着泪,我又一次觉得生不如死。

但是我仍记挂着宏信,一个念头在心底缠绕着,宏信没在吗?他去哪儿了?

我呜呜啦啦的喊起来:宏信呢?我要找他……

公公冻得口齿不清告诉我,宏信他们二十人上山了,去弄野味和柴火了。

朦朦胧胧中,许多人和公公一样,佝偻着身子在地上慢慢转着圈子,双手抱肩……

为了抗寒,咱们必须要动起来,所有的人都要动起来,坚持到人龙、宏信他们回来,来吧,我们要向严寒宣战,开始跑吧跳吧,新娘子快站起来,勇敢的新娘子,你必须要等宏信回来,来吧!美丽的新娘子,咱们要跳要唱,让我这个老头子陪你跳一 曲吧。

杨局长像一个年轻人一样的在我面前挑起了踢踏舞。

他穿着肥厚的羽绒服,甩着袖子。他的语气他的动作,都极具鼓动性。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边跳着边向我伸来了一只手。

我痛苦地躺在大嫂的怀里,难过绝望的看着杨局长。

因为我已冻得浑身上下都痛如刀刮,根本不可能起来。

这个老头却不由分说,就抓起了我的手,用力的拉着我,或者说拖着我跳起来了。

我像一个正在学步的婴儿一样,双脚不离地的被局长掐着我的腋窝架着,扭着。

我很想躺下去,可是我说不出话来,浑身痛得发昏,口里的叫声也是含混不清的。

小海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在地上不断地蹦来蹦去的,胖胖的身体,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大声地唱着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调。

这里的人们大多都是舞迷。

一听见这个曲调,仿佛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加快流速了,我的肌肉仿佛条件反射样的抖动起来,似乎忘记了疼痛。

开始是几个孩子跟小海跳,后来是一些年轻人也跟他跳,再后来凡事能动弹的都跟着他们跳了。

我的腿脚仍不敢动,双脚放到地上,就像踩到钢针上一样疼。

大家都怕累到局长。

我的嫂子们累得呼呼喘息着从局长的手里接过了我,架着我跟大家跳跑,我的双腿在地上拖拉着。

人们慢慢都变得狂热起来,用冻得发麻的嘴唱着叫着喊着,南腔北调的吆喝声歌调声使我们忘记了忧烦。

我也嶄忘了自己浑身的疼痛,流着热泪和大家可嗓子的喊叫着,歌唱着,或者是哭泣着。

我感觉我的声音一定极其难听,也许鬼哭狼嚎也不过如此,但是我的心底受到了触动,明白生命的可贵。

我的难听的声音是对命运的强烈控诉。

大家尽力的甩臀摇颈。

跳了一会儿就都很暖和,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可大家都很体虚,跳了一会儿就很累了,一停下来就又冷得不行,于是大家时停时跳,宽阔的大厅里杂踏的蹦跳声,跑步声,喘息声,巨咳声,狂呼乱唱声,时高时低。

跑了一会儿,我的公婆率先停了下来。

婆婆穿着貂皮黑袍气喘吁吁地堆坐在椅子里摇着头叫喊着:不知人龙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长时间不回来,我们不被冻死,也会被活活累死的,怎么办?大家……想个办法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淑清,把蜡烛点着吧,那边儿不是还有几根蜡烛吗?摸着黑真是受不了。

淑清是我的大嫂,宏达的老婆。

在这里,她的衣服最多,所以穿得像一个熊一样,臃肿。

淑清便摸摸索索的找来了蜡烛,点燃后,放到了高高的方便面箱子上。

于是这个宽大的屋子里边有了一点微明。

芳芳摇摇晃晃的停下了脚步,颓唐的喘息着:我情愿死,也不想在跑步了,就让我静静的冻死吧,多么可笑,我穿着夏季的裙子,冬季的羽绒服,棉裤居然是大花被面的,脚上穿着这么可笑的破棉鞋,就像一个乞丐,虽然用自己的头发做了一双棉袜子,但是仍然冷得不住打颤,这不是天绝我们又是什么?我太累了,不想在挣扎了,今天死明天死后天也是死,又有什么分别呢?今天死还可以少招一点儿罪。

芳芳说完就普通的一声倒下了。

像一截木头桩子一样,闭紧了眼睛,不再动了。

我和嫂子迟疑地停在了她身边,冻得有些迟钝的大脑慢慢分析着她的话,旁边很快就有五六个人也纷纷躺到了她的身边,闭上了眼睛,一副死相了。

芳芳正倒在鹏鹏附近。

她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保姆的平地布棉鞋,很脏很无形了,肥肥大大的,鞋底子是歪歪的,芳芳只抢到了这样的一双鞋子。

她的鞋正踢在了鹏鹏的脸上。

鹏鹏的妈妈气愤的推开了她的脚,眼睛圆圆的瞪着她:要死死一边儿去,烦人。

鹏鹏却被踢疼了,这种痛唤醒了他。

他睁开了眼睛。

鹏鹏的身上已堆满了朔料袋儿,人龙甚至把装羽绒服的纸箱子都拆了,把纸壳都盖在了鹏鹏的身上。

鹏鹏更瘦了。

在昏暗的烛光下,他的脸是灰白色的,瘦的就像皮包着骨头一样,蓬松的头发就像乌拉草一样,盖在头顶。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他的眼睛还很灵动,在暗淡的烛光下,闪烁着机敏的光芒。

他看着我们,又看了看飞满白霜的门窗,然后又看了看轮胎烧尽的摊在地面的灰烬,他闷闷地叹了口气,看着高高纸箱上的灯光。

虚弱的对我们说:你们这么一大帮人,就不会去山上整点儿木头烧?

谁说我们没有派人上山?人龙和我姑父他们去了一大帮呢,养好你的病得了。

小海率先不满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