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神农氏吗?

行长大人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踱着方步走过来,他的双腿穿在肥大的油渍麻花的白色西裤内,膝盖处被他鼓起了一个大包,脚上的皮鞋沾满了黄泥巴,括号样的胡须可笑的翘翘着。

他瘦了很多,秃秃的额头上稀疏的几根头发就像弯弯的细铁丝样立起来了,昔日雪白的背心已变得邋遢肮脏,几乎不见本色了。

他的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和气的说:这个任务应该交给我,我老头子做这个最合适了,去那边在这边都无所谓了。来来,人龙把梨给我吧,我先来吃。吃完就能回老家也好呀。

在行长的周围马上也响起了一片惊叫不行的声音。

但是行长仍然坚持要先吃。

并且伸手向人龙要……

秀秀一见,就紧皱着眉头朗声说:不如这样吧,今天大家先喝完这营养素,养一天身体,观察观察,看看营养素的效果如何,如果效果不好,咱再研究谁先吃梨的问题,好不好?

所有的人们都拥护秀秀的这个提议。

于是大家都喝下了秀秀配置好的营养素,开始了卧床休养。

大家都已身心俱疲。

难得能够彻底的放松的躺下来休息。

我和宏信并排躺在床上,耳内听着海涛声声涌来,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一样,鼻内呼吸着海边腥咸腐臭的空气。

其实,腐臭腥咸的感觉已经减少了许多,我知道是我们的嗅觉器官已经麻木,这样更好,省得我们痛苦。

我放松的闭着眼睛躺在老公身边,呼吸着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不再害怕什么了。

千冰寒蚕……

让他们见鬼去吧。

别墅大门已关严实,那些大蚂蚁大苍蝇大蚊子,有灵就可以对付了。

有灵真是一只吉祥鸟。

我睡着了,其实整个别墅也都睡着了。

人们都太累太乏,太虚弱了。

早就需要好好的睡一觉了。

新蕊,你看外面……是云是雾,我的天啊!

宏信不知何时醒来,惊诧的拉着我忽的一声坐起身来。

我便也懒洋洋的坐起身来。

宽大的窗外,灰色一片,已不能视物了。

乌灰的云团或者是雾团快速地掠过窗前,如同滚滚长江水一般滔滔不绝,奔涌而去。

外面风一定很大,哪儿来的这些雾霭?一定是雾,如果是云……乌云的话,应该打雷呀,这些雾连绵不断,滚滚而去,就像奔腾的长江水,浩淼……还是浩瀚?

我跟宏信在一起已经心如止水。

什么危险都不怕了,在为用词而纠结着。

我欣然的欣赏着外面奔涌不息的浩瀚雾海,就像昔日在家里看电视一样。

宏信却像有心事一样紧皱起眉头苦笑着摸着我的头发:很壮观,我先出去一下,看看……

宏信推门下去了。

他那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没几步,就听见杨局长声音低沉的对他说:回屋躺着吧,出不去,刚才人龙出去了,走了能有十步远,就不敢再走了,看不见大门,他是听着大家的呼叫声才摸回来的,雾老浓了,一步以外就不见人了,像黑夜一样。等着吧,雾一定会散的。

于是我们接着休息。

刚躺下时,觉着温度还很适宜,我们睡了,很放松的。

不知睡了多久,一小时,两小时,亦或是半天,一天?

我们都被冻醒了,就像穿着睡衣躺在冰天雪地里一样。

楼下响起一片哆咯咯的呼冷声,骂天声,期间夹扎着孩子的哭叫声,人们的刺耳咳欶声……

我和宏信也开始了抑制不住的巨咳,咳得既恶心又难受,核辐射之初那几天胸腔那种灼痛感刚刚好转,此刻的一顿巨咳,自己感觉肺仿佛都要咳出来了。

宽大的窗户上,已经挂上了一层厚厚的严霜,白得恐怖突然。

我披着被子下了床,畏畏缩缩的伸出手去,想把窗帘拉上。

我们的窗帘是极好的,质地柔软,是北方野蚕丝制的,但是我刚用手一拉,就吓了我一大跳,窗帘已经是硬硬的了,像铁一样。

宏信看着窗帘。

眼里的光是极恐惧的。

他也双手抱肩,佝偻着身子过来了,用手拍了拍窗帘布,窗帘布发出了浊闷得通通声音。

宏信冻得声音颤抖着说:祸到底来了,这次……能不能挺过去……先把羽绒服分给大家穿,这死天冷的也太突然,让人防备不及。

宏信冻得牙齿打颤。

佝偻着身子把褥子围在我身上。

自己披着毯子向楼下走去,脚步蹒跚。

我则披着褥子也紧随其后,穿着裙子的双腿冻得发红,又疼又难受,像系上了铅块儿一样沉重。

勉强向楼下走去,很快,我的双臂腿就冻得又麻又木了,几乎迈不开步子了。

楼下的人们都已经在分羽绒服了。

美美分到了一件粉色的羽绒服,她的脸红通通的,边咳边看着衣服笑,她喜欢这个美丽的颜色。

我的娘家妈得了一件肥大的蓝色羽绒服。

此刻,正把自己羽绒服上的帽子拽下来,要包美美的脚。

东东和另外的一个孩子都冻得脸上都带着泪花,由他们的妈妈在给他们穿羽绒服,可怜他们脚上穿的都是凉鞋……

秀秀正长长的伸着脖子,坐在楼梯口处,她的脸被烧得如同芙蓉花瓣儿一样红,也在一声跟一声的巨咳着。

她的一个队员正给秀秀刮脖子上的气管两侧,她的脖子两侧被刮出了两排粉红的痧,红红正往她身上披一件男式羽绒服,肥肥大大的。

人们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咒骂着,无声地翻找抢拿羽绒服,然后加在自己身上……

人龙随便找了二件羽绒服扔给了我和宏信,然后就无所事事的坐在鹏鹏身边看大家。他仍然穿着单薄的旧衣服,裸露着胳膊和小腿,就像往昔坐在日光里一样。

许多人在问候他:喂,人龙,你不冷啊?

人龙摆弄着一个所料皮子,默默的微笑着:不冷,没感觉。

我好奇的看着人龙。

他随意地坐着,玩着,嘴角浅笑着,单薄的夏衣,裸露的四肢,难道他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我想过去摸摸他的肌肤有什么不同。

见小赵就蹲在他的脚下。

对于大家抢穿羽绒服,他眼里的光是快活的。

他也仍然穿着单衣,他裸漏出来的肌肤包括他的脸,羽毛都越来越厚了,满屋子里的人只有他俩,外加有灵似乎不冷。

我已冻得迈不动步了。

整个屋子就笼罩在一片绝寒之中。

人们的目光是绝望的,就连我也以为我们都会被活活冻死此地的。

一团团雪白的气息在我们的口鼻间呼出,然后消失,然后再呼出。

秀秀病了。

鹏鹏也已经烧得有些糊涂了。

人龙一刻不离的维护在鹏鹏身边。

有几个人,其中包括我的胖姑姑,她有严重的气管炎。已经冻僵。

他们蜷缩着的身体,哀绝的倚在方面箱旁,面上带着微笑,神智已没。

我的妈妈婆婆还有瘦姑姑在旁边絮絮叨叨着抹泪:一切都是主的旨意,姐姐别害怕,主是仁爱的,她毁了这个世界,会给我们创照另外一个新世界的,他会把我们都送到那个新的世界里的,那个新的世界里没有魔鬼,没有冰雪,温暖如春,有米饭鲍鱼,大闸蟹……咱们每一个人都是要去的,只是先后问题。

瘦姑姑那瘦如竹枝样的手细心地理着胖姑姑额前花白的头发。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她在尽量缩小着自己的身体,已把自己穿着单薄的双腿缩尽羽绒服内。

他们的旁边围坐着许多人。

婆婆妈妈们挤在一起为被冻僵死去的一个远方的姨妈致哀,脸上的泪都被冻在了灰红色的腮边。

公公穿着棉衣棉鞋站在楼梯口,看起来,堆堆索索的。

神情却很冷静地对婆婆说:先别哭了,把咱家的棉鞋棉袄,棉裤都找出来,给大伙分分,还有东东妈……你把你家的鞋也都找出来,先解决鞋的问题吧。

婆婆和大嫂慌忙应声起身。

都穿着不太合身的羽绒服上楼。

表叔和小海等几人身上穿着羽绒服,撅着屁股,蹲在鹏鹏带回来的一大堆东西前,翻着什么。

我不知他们在翻找什么,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翻东西。

我那被冻得麻木的心更觉哀痛,拎着大嫂给我的一条棉裤。

看着胖姑姑被冻得奄奄一息了,想着以往姑姑们对我的各种好,眼前的各种苦难,满地都是零乱的东西,还有两个被冻的渐渐僵硬的身体,横在身边。

我不再理会老人孩子们的冷暖了,以为这种寒冷,这种在生命线上挣扎的生活是无法战胜的。

以为大家反正都是要冻死的,只不过先后而已,穿不穿棉鞋棉衣都一样。

我扔掉了棉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