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50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间一定过去了很久。

因为 等我们再度醒来的时候,黑暗已经尽消,周围已是一片光明。

身下的地面已经平稳了。

我看到了雪白的四壁以及天花板都完好无损。

只是那金碧辉煌的大吊灯的一个装饰叶片掉下去了。

我便明白我们的别墅还是完整的。

借着窗外的光,我看到了大厅里的人们试着泪水,或者发着呆怔。

知道我们都还活着,我心略喜,庆幸宏信的建筑是世界超一流的,保证了我们的居住安全。

只是透过开启着的厅门,看到了门前的景物改变了。

我们这个别墅群一共十四栋楼,现在仅剩下我们所在的这一栋楼了。

那十三栋都不见了。

原先停在别墅门前的百余辆轿车也仅剩几辆,而且都被甩进了梨树林了,瘪了样子,滚满了泥巴。

那些郁郁葱葱的大片梨树也仅剩下几十颗了,其余的呢?

远处红霞一般的遮麻地倒还在,只是连到了陌生的大山的脚下了,早先是和养鱼池连在一起的,养鱼池却已不见。

对面的海棠林,核桃林,都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山坡,确切地说,是一个陌生的大山坡堵在了我们的大门不远处。

我惊呆了,我们的高尔夫球场呢?哪儿来的大山坡呢?

鹏鹏鼓动着小海走出屋去,熟悉一下外面的环境:“看看这是一个神马地方。”

鹏鹏沙哑的嗓音里还有一些欣喜。

此刻正是斜阳夕照的时候。

山坡上长着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花草树木。

我所说的从未见过,并不是它们的形状,而是颜色。

不管是花草,还是树木,他们的颜色看起来都很古怪,都是以灰色为主色的。

那些高大的树木,高可擎天,它们那婆娑的枝叶却都是灰绿色的。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它们依然是灰绿色的。

而且树下的蒿草也很茂盛,野花繁多,颜色各异,但是无论是树木还是花草,都是以灰色为主色调的。

也就是说,凡是绿色的,在这里就都是灰绿色的了,黄色是灰黄色的,红色是灰红色的,蓝色的灰蓝色的了……

这是哪里呀?

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我的眼睛出了毛病?

“姑姑,好古怪呀,为什么每一种颜色都是带灰色调?”

一一问我。

我没有回答。

我们都灰头土脸,傻看着门外的景致。

我们来至哪里,又将去哪里?

是梦吗?

杨局长首先吆喝大家振作起来。

他的双眼依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带着大家清点灾难先后的人数。

我们的婚宴共有三百零九人参加,发现死了四十个人。

其中有两个是杨局长带来的警察,是被倒掉的吧台咋死的,纷纷被砸在额头上,血渍已成污黑色,汪在地面。

另有九人是被撞击或者是被厅里的花盆、吧台里的箱酒饮料以及婚宴上的座椅凳子等砸死的。

还有一些人身上却没有什么致命伤。

人们把这些死去的人整齐地排列在屋子的一角。

秀秀挨着个的检查。

秀秀弯腰检查一番后分析的结论是,心脑血管等病惊吓致死的。

秀秀苍白着脸,美丽的修长身躯裹在一件白色的印花棉布裙子里,马尾发垂到肩上。

她又在查看着宏信的伤势。

幸亏宏信在别墅里备了一些日常惯用的退烧药、感冒药,消炎药。

我的嫂嫂和小姑翻来这些药,放到秀秀面前。

这些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够我们用一年的了。

但是对于秀秀周围的近百个伤者来说,确实杯水车薪。

许多伤者围在旁边等候她的检查。

秀秀用盐水给宏信清洗头上的伤口。

红红和小海在旁边紧张有序的打着下手。

公公婆婆都紧张的围在旁边,不时的双手合十向主祈安。

所有的人都神情沮丧绝望。

阳光从宽大的别墅大门口射进来,白白亮亮的,照着一地的死难者,以及残破的桌椅餐具。

宏信的哥哥宏达灰土土的脸上不知何时抹上了一条番茄酱的痕迹。

一个神情茫然的女人的头上沾着两个肉丸子,傻傻的坐在阳光里。

阳光是无恙的,依旧金灿灿地晃到我们的身上。

可是我们一切都已不复从前了。

首先是我们的皮肤……

在我们神智回复的刚开始,我的皮肤疼得厉害,别人也是一样,都急切的要求秀秀想想止痛的办法。

秀秀的额头,鼻尖都显出了汗意,美丽的明目中透出了焦急,十只细长的手指挂着晶莹的盐水微微动了动,为难羞愧地摇了摇头,声音里透出了极其的疲惫:“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是水平有限,不能……不能……”

“皮肤这种疼法,我们这些大人都前所未闻,她就是医术再高,毕竟年龄有限,还没有走出校门。先不要急,慢慢想办法吧,大家不要难为孩子了,我看不如先想办法弄点儿吃的吧。补充一下体力。”

杨局长揉捏着香烟盒说。

这个老头儿衣服上撒满了甲鱼汤,油腻腻的,看起来很是肮脏,头发乌乱。

此时的他和我们婚礼中的他,已经变成了两个人。

我又瞅了瞅周围的人们,心中也不由涌起了一股酸辛。

当日服饰鲜亮衣冠楚楚的我们,此刻也都变成了肮脏褴褛的一帮了。

我的婚纱已破,后背及一个乳罩都裸露出来了。

很多年轻女性也都像我一样,薄裙已破,裸露出了大部身体,只好想办法左遮右盖。

宏信挣扎着脱下了自己的白色礼服,令我穿上。

他自己就只穿了一件背心,一只手拽着我的指尖,痛惜的目光里飘动着泪意。

我的金色长发已凌乱,我用自己的发丝给宏信拭泪,我以为泪水会把他的肮脏肤色还原本来颜色,却依然是灰黄色,。

我看着周围人们的灰黄色肤色,就像被谁图上了一层灰黄色的油彩。

我 好奇的找来半瓶别人喝剩的矿泉水,洗自己的手背,胳臂,又卷起宏信的裤腿洗他的小腿。

结果发现洗不下去。

我们原本白净的皮肤都变成了灰黄色。

这个世界被施了魔法吗?

看着外面灰绿色的大梨树。

我已无力惊诧。

行长伯伯站起身来。

他那深灰色的西装已经变得皱巴巴,身上淋了许多菜汤里的菜叶,此刻那些绿色的菜叶已干贴在上面。

看起来不伦不类。

但是没人能笑出来。

他颤颤巍巍得取来自己的皮包,打开拉链,里面的满满一下子百元大钞呈现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之下。

但都无动于衷。

他蹒跚着向外走去,口里喃喃着:“没用了,没用了,一切都没用喽——”

他灰黄色的脸泛起了绝望的青色,阔嘴抿得紧紧的。

他抓起一把红色钞票向空中扬去,红色的百元大钞纷纷扬扬落到众人的头上,身上。

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蹒跚在外面的阳光里,然后一跤跌倒。

两只肥硕的大脚呈现在阳光下,他的鞋子不知哪去了。

众人的目光都漠漠的,没人动。

过了一分钟左右,秀秀才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去,蹲在行长的身旁施救。

我们的食物虽然不多,但也够大家维持七天的。

我们的餐具已毁坏大半。

鹏鹏这个坏孩子总是特机灵,他不知在哪找来几根火腿肠,还有几罐整装啤酒。

他喊来小海。

两个人小心的剥开火腿肠的外皮,确信没有遭到污染,才大口地吃起来。

他俩喝啤酒的时候,是让啤酒小流的流进口里,唇没有碰到酒罐。

大家看着他们的吃相又好笑又嫉妒。

五分钟后,两人酒足饭饱。

鹏鹏摇晃着站起身来对我的公公笑着招手。

他是个没礼貌的孩子,无论大家怎样劝说他,我们怎样训呲他,他都一样叫我的公公老爷子。

此刻也是一样。

他披着自己的西服外套,神情略有些憔悴,但仍然嬉笑着,露出两排整齐的的牙齿戏虐的说:“老爷子,组织大家弄吃的吧。记住,餐具要消毒,如果没有水,可以用浴室里的水,那也是自来水,餐具要用沸水煮,消毒十五分钟,然后才能用,矿泉水要省着用,妈了巴子,水电肯定是没了,我和我老弟先出去看看,看看外面有没有生机,还有你,那个公安局的老爷子,组织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再把厨房里的四个死者抬出来,他们是被冰箱冰柜橱柜,液化气罐等等给砸死的,有一个活的我们要抢救,安排好这些人的夜晚住宿问题,还有妈妈,婶婶,大娘们,你们也要去帮着打扫厨房里的卫生,洗米摘菜。胖子跟哥走,探险去。”

“你不疼吗身上?儿子?”

他的妈妈急忙喊问。

“你儿子是爷们,这点小痛算个啥。要忍。”

他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喑哑,但是也有一丝快活。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会有快活的心情。

这个小瘦子带着胖子走在外面的斜阳里。

依然披着衣服,裤腿挽到膝盖处。

手里拎着个蒙古军刀。

那是宏信的。

鹏鹏的肩上还背着一个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里面他都塞了些什么。

胖子的格布衬衫下摆被风吹起,又脏又皱,穿着蓝色旅游鞋。

随着鹏鹏绕过门前的十几颗大梨树。

两个人对正给行长施救的红红和秀秀调皮的打了声招呼:“我们先去上面看看,大夫,画家再见。”

然后向山坡走去。

山坡上长满了矮科植物,期间仿佛还有一条毛毛道。

他们又回头对我们笑了一下,整齐的的牙齿露出来。

鹏鹏瘦瘦的脸上笑出了许多褶皱。

他们的笑容仿佛给我们注入了一丝生机。

宏信慢慢挣扎着坐起来,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新蕊,你们家的孩子真好,给人安慰。咱俩喝点啤酒也去外面遛遛吧,精神精神。”

我忍着皮肤的疼痛,和大家一起启开了罐装的啤酒。

也像刚才鹏鹏那样的喝法,仰着脖子,唇不沾罐的喝了一罐啤酒。

又拭去了宏信嘴角的啤酒汁液,强打着精神,和宏信相拥着向外走去。

外面的天空很晴,很高远,几道马尾白云在飘荡,我仰着泪眼看天。

天空、白云依旧,而我们……

我的眼睛一直泡在泪水里,好酸好涩。

宏信站在倒塌的大门前的一架野葡萄藤下。

这架葡萄是爬在一株山里红树上的。

它们不属于我们果园。

宏信看着架上一串串灰绿色的葡萄,轻轻地说着:“灰绿色,我们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见不到纯绿色的东西了?每一种色彩都这样灰暗,我能折下一根树枝,或者花叶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