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5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什么?怎么……怎么看出来的?”

大家一起惊悸的发问。

宏信坐正了身子,用牙齿缓慢地咬了咬下唇。

人也从绝望里站了起来。

声音变得冷静起来。

语速匀称清晰:“我们上次离开丰城是整个里湖公园变成了藻泽地,这次回来沼泽地面积已经扩散到了农贸大厅了,扩散的速度……可想而知了,一天能括散一里多地了,三天后,我们储存的那些粮食就会被沉入地下了,照这个速度扩散下去……我们的脚下……”

“喂,它……是向四外扩散的吗?以里湖公园为中心?”

鹏鹏面容凝重的问。

收起了手里的扇子。

不在扇了。

“还不知道以哪里为中心,看不出来,不过他没有理由只往一个方向扩散。”

屋里的人又一次发出了绝望的叫声,啜泣声、以及低低的绝望的疯笑声……

我的好友芳芳突然走了过来。

她轻轻的笑着,她的笑声低低细细的,有些轻浮又有些讨厌。

高跟鞋咔咔得响着。

她过来伸出一只手抚摸在宏信的肩膀上:“宏信,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是生命的最后时刻了,没得选择了,哎呀,我忽然有了一种极其轻松的感觉,可以让我坐在你的腿上吗?”

方方的声音如莺歌燕语,呢喃可人。

宏信惊异的看着芳芳。

慌忙把自己的腿并到了一起,双手下意识的放到了自己的膝上。

穿着迷彩服的裤子子上满是灰尘。

人们的哀痛绝望目光都一起被惊异所代替,都直直的看着芳芳。

我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以为芳芳不正常了,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芳芳一脸可人的笑容。

理了理美丽的红头发,厅内的光线越来越明亮,可以看见她的俏脸上笑出了一个酒窝。

她见宏信紧张的样子,就自己挪过了一把椅子,放在宏信身前,面对着宏信坐了下去。

黄黄的大金镯子在她那细瘦的手腕上微微摇晃:“没怎么,我很正常,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候,我要正常地展现我自己,不再做作,展现真实,宏信,你从来也没有为我动过心吗?我就想听你说真心话。”

芳芳卖弄似的扬了扬脸,声音爹声爹气的。

宏信的身子微微向我侧了侧,一时之间宏信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 我虽无倾国之貌,却也有倾城之容啊,你真的没有对我动过心?”

她的一双手都搭在了宏信的双肩上,秋水盈盈的眼睛渴望的看着宏信。

宏信扒开她的双手:“不要闹了,芳芳,你是我老婆的朋友。”

“可我是为了接近你,才和新蕊做的朋友,做她的闺蜜呀。”

芳芳讨厌的撅着嘴唇,看宏信。

“你难道一点儿也不明白我的这份心事吗?看不透我的这点儿意识?就让我做一夜你的女人吧,行不行?在这最后的时刻里,行不行?”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我向你祈爱。这样,即使地陷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芳芳大大方方地说着,用一只手摇晃着宏信的肩头。

仿佛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俩人。

宏信站了起来,很茫然的。

我也很惶然,不知应该怎样回应才对,身心俱感觉愤怒。

“难道世界末日了,人就不要廉耻了吗?”

红红义正词严,满是敌意的看着芳芳。

我的家人们都是一脸的轻蔑气恼,看着方方。

许多老人的声音都低低拉拉的响起。

规劝芳芳不可这样照次,伤了风化和友情。

“ 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这人类的最后时刻,我们更需要的是自由和真实,那些规矩,那些道德人伦,让他见鬼去吧,我们不能让他们再束缚我们了,哦!宏信……”

芳芳说完就起身去搂宏信。

宏信后面就是一张桌子,我在他的右面,他的母亲在她的左面,我急忙当在宏信身前,敌意的瞪着她,喝问:“芳芳,你疯了?”

鹏鹏捡起地上的一根鱼骨刺,那是他们从船上刚刚搬回来的,他说是给大家做防身宝剑用的。

那鱼骨刺足有一米长,两寸宽,灰白色的,正和我们以前把玩过的宝剑一样大,一样称手。

不知道长这些鱼刺的鱼有多大。

他拿起来之后,梆梆得在桌子上敲了起来。

充满童稚的声音高叫着:“肃静肃静,我们的路还没有走到尽头,我们还需要维护我们人类的法律以及道德底线,那个芳芳阿姨……你太绝望了,我们还有明天,我想说的是,我们应该迁徙了,带着我们的生活必需品,沿着这条山脉往北走。甩开沼泽。”

“ 往北走?”

所有的人都发出了疑问。

大家都同时扭头看着窗外的大山。

那条山脉从海边拔地而起,然后连绵不断的向北方延伸而去,就像一条绿色的巨大恐龙探头到海里饮水一样。

不过我们看不见它的尾,他的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物,此刻,它的山尖——

也就是它的脊梁正朦胧在一团团灰蒙蒙的云雾里。

那一团团云雾看起来蒸蒸腾腾。

似乎里面隐藏着某种危险。

“是的,一直走到我们走不动为止,当然了如果谁还能有什么好的办法的话……”

鹏鹏也很沉重的低下了头。

他那微微卷曲的头发更显蓬松。

用一只脚蹭着地上的红地毯。

那块地毯上有一块污迹。

他身上披着的衣服也有节奏的晃动着。

一想到大家扶老携幼伛偻提携的往山上迁移。

过着那种天当房地当床,淋雨餐风的日子,那份艰辛……

令我战栗。

我紧紧握着宏信的一根手指陷入了恐惧的呆滞里面。

厅内一时寂静起来。

表叔坐在地上的一个纸盒箱上擦皮鞋。

听了鹏鹏的话。

他扔了手里的纸团。

愁楚的叹息了一声:"先别急,如果我们能在海上生存下去的话……我们置办现在的这份家业不容易,那些粮食我们又能带走多少,不能轻易放弃,先冷静,再想办法。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海上?”

小海惊呼一声。

放下了有灵。

转过身憨厚而得意地笑起来说:“海上我有办法,小哥,咱们所有的人都住到那艘航空母舰上去不就行了。那个家伙那么大,咱这二百多人住上去根本不成问题,那上面多好哇,有厕所,许多个厕所,无数个房间,大合金钢的甲板,巨大的驾驶舱,我建议先把咱们的粮食运过去,给养……什么的等等。”

小海欢笑着背窗而站。

窗外,清凉灰冷的空气像云气一样在山野上氤氲着。

使人们的能见度不甚清晰了,仿佛一切植物都变成了灰蓝色,阴阴暗暗的。

有灵蹲在他身后的窗台上。

斑斓的彩羽则熠熠生辉。

映衬着小海的身影。

看起来神秘而富有生气。

小海的这个建议就像一针强心剂注入了我们每个人的体内。

所有的人都长长的吐了口气。

变得轻松快活起来。

就连芳芳伸向宏信的纤纤手指也收了回去。

鹏鹏一想到了那个航空母舰的几十亩大的面积。

就欢快地走到弟弟身边。

高兴地打了一拳:“胖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你这个坏胖子。”

鹏鹏兴奋地搂着小海在屋地上转起了陀螺。

婆婆也高兴起来,精神抖擞的吆喝着:“媳妇们跟我去烧饭,大米干饭,火腿肠熬粉条吃饱喝足就搬家。哇!航空母舰上,有那么多个房间。”

婆婆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银发奕奕。

煞是漂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