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6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海口里应着,慢慢推开了门帘。

趴在门玻璃上查看了一番,才慢慢开了厅门。

把厅门开了一条小缝后,小海伸出了自己的脑袋,吹出了一声绵长的口哨。

很快,一个硕大的飞鸟轻盈地飞进了屋子,盘旋了两圈后,稳稳的落在了红红躺着的方便面箱上,落在了红红的身边了。

在那不甚明亮的灯光下,仍能感觉到她的羽毛流光溢彩,华彩悦目养眼,令人心生喜悦。

红红伸出了手轻轻抹着它的羽毛。

厅内的气氛因为有灵的回归变得轻缓喜悦起来,大家纷纷围了过来,来看有灵。

而我则还不能动。

芳芳也很奇怪,低低的问我:“红红被大蚕咬伤了,受了更严重的麻醉毒,她怎么能坐起来,而咱们这些没被咬伤的人倒还不会动弹了,为什么?”

在这同时,也有人这样问秀秀。

秀秀也围在有灵身边欣喜的观看着有灵。

听了这个问题,秀秀也迟疑了,若有所思的说:“是不是我给大姐扎上了抗生素呢?解去了毒性?”

“ 如果真是这样,请你给我也扎一针吧?”

一个躺在楼梯下面的人着急的说。

“可是,我们的抗生素没有几支了。我的意思是,能省就要省,我们得把抗生素用到关键的地方。对不起,希望您能理解。”

秀秀走过去诚恳地说。

“ 啊,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没长脑子,不该提这个要求。”

那个人有些不好意思了。

秀秀则留在了那人身边。

低低的和他聊着天,俯身双手按摩着他的四肢。

有灵身边吸引了很多人。

人们围着她欢愉的说笑着,开心的抚摸她的羽毛。

有灵不时地摇着头歪着脑袋看大家,偶尔咯咯地叫一声,引得美美和东东开心的大笑。

有灵不但吸引了许多人们,也吸引了小赵。

小赵听见有灵的轻声鸣叫后。

马上打了个冷战。

马上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立刻从他刚才的垂头伤气中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他不再理会小松局长那些人了。

眉飞色舞的矮下身去,弯曲着下肢,凑了过去。

有灵周围的人都惊诧的让开了一条路。

他矮身向有灵凑去,脖颈一伸一缩的,忽然双手又像拍翅一样,拍着自己的大腿,嘴里大叫着:“啊虎虎,啊虎虎……”

就手舞足蹈的在有灵身边跳起来了。

他的双腿跳得很轻快,但是,双手拍打膝盖的声音却啪啪的,他的圆眼又叽里咕噜的转起来了,像猫头鹰一样了。

红红便本能的捂住了头。

我们的知觉还没有回复,四肢仍不能动。

可贵的是,人龙立刻回到了红红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挡在了红红和小赵之间。

有灵本来是蹲在红红身边的。

他一见到小赵矮身拍翅的样子,就直起脖子极惊悚的叫了起来:“哩嘚哩嘚?”

它的叫声响亮而清越,并且她也拍了几下翅膀,一股气流微微涌来,拂过我的脸面。

奇怪的是小赵居然撅着嘴,对有灵做出了回应:“独孤独孤……”

有灵的眼神平静下来,鸣声夜变得低缓起来:“滴沥滴沥……”

小赵回答:“唔丽唔丽……”

两个经过这一番对话后。

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小赵安稳的蹲在了有灵的脚下。

一双长满了黑色翎羽的手服帖的放到自己的脚上。

羽毛在发着豪光。

鹏鹏见状又打了个响指。

欢声叫着:“耶,奇妙他俩……好结果,我们可以睡个好觉了,明天都去船上搬东西吧,那可都是好东西呀,能改善咱们的生活,各类肉罐头,水果罐头,脱脂奶粉。啊我可累的要死了,我得睡觉了。”

鹏鹏摇摇晃晃的上楼去睡觉了。

杨局长却不放心。

怕小赵会随时反性,发疯发狂。

就让小松小心地把小赵的双手扣上了铐子,小赵只是紧张的咕咕的叫了两声,并没有怎么反抗。

这样大家终于放心了。

公公便安排人,给那对桑扶母子临时搭了个简易床。

安排那对桑扶母子躺在人龙身边,休息。

于是大家都各归各位了,躺下休息。

赵和有灵相安的蹲在一起,磨颈蹭头,看样子极其和谐,而我们大家又累有病,也都急于安睡。

这夜,我们这些不能动的人都睡在了楼下,那些能动的人都睡到了楼上。

厅内一片黑暗,空气里飘荡着肮脏的气息,脚臭汗臭……

我强忍着,装死样的睡在落地窗前,想到小赵和有灵的状态,难道他们是在恋爱吗?

这的确是一种奇妙的事情。

远远地,在大厅的一角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哭泣,而且在低低地说着什么,听得不甚清楚。

但我能听出是胖姑姑的声音,她哭得很压抑很绝望:“大人死就死了吧,这么小的孩子……”

但是她仅哭了几声,就被我的瘦姑姑给打断了:“哭啥,姐姐,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你不用担心,咱们活一天是一天,别看今天不太好,说不定明天就会是个好天气,太阳一下子就会升起来。”

人们已经很累了,渐渐地这里响起一串鼾声,那里又一阵呼噜。

而那对桑扶母子还在嘀嘀咕咕着。

开始,人龙还能接一句两句的,后来就只剩下那对母子的相互对话了。

我也听不懂。

雨雨早已和她的妈妈睡到了楼上。

想到了我姑姑们的担忧,几日不见太阳,我也愁得睡意全无了。

次日清早,宏信带着他的一行五十余人就在大家愁苦的期盼下,回来了。

一个个都背着沉甸甸的大包袱。

满面汗渍灰尘,头上也仿佛挂上了一层灰。

神色惶然。

放下东西后都一语不发,只有被某种灾难击中宏信才会这样,沉痛绝望。

我心情忐忑的和大家迎了过去。

公公抬起两只大手,他手背上的青筋就像三条蚯蚓在蜿蜒着。

疲瘦的脸上满是惊惧的问儿子:“怎么了?儿子?”

宏信一行人就像树桩一样地站在大厅里。

微微的晨光透过大落地窗照射进来,他们身上的汗渍灰尘显得他们都极其褴褛,令我极其心痛。

我抓着宏信的手,他的手很凉,十指没有一个是好的,都破的露出了口子,然后伤口上再蒙上一层尘土,肿胀起来。

他拉着我的手慢慢坐下去了,用一手扶着前额,他的声音颤抖压抑:“这次,我们恐怕真的要不行了,爸爸,也许我们只有几天活头了。”

这个消息并未改变我们什么。

人们的心都已变的麻木了,至少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我们不必再遭受各类的生存考验了,我已经受够了。

鹏鹏早早就起来带着人们去船上搬东西了。

几个人合力抬进来一巨块凝固了的海洋生物脂肪,像鹅肝一样的颜色。

鹏鹏欢欣的笑着,和几人同时扑通一声的扔下了那块巨大的脂肪,脂肪掉到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这是海象油,可以做燃料,也可以作食用脂肪,好东西……耶,姑父回来了,太好了,今早上改善生活,三文鱼罐头每人一份儿。”

鹏鹏得意洋洋的抽出了腰里别着的扇子,摇了起来。

后面的人们都抬着一项项的东西,大家都小心的放到了地上。

一个人说:“这是营养素,雨雨说的,有很多种维生素的。桑扶人很会养生,咱们虽然没有新鲜的蔬菜,这个也可以代替蔬菜,在这种时刻……也,也够牛的……”

宏信咧了咧嘴,表示他的微笑:“鹏鹏,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勇敢的小鹰。”

鹏鹏直起腰来。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依然披着衣服,慢慢踱到宏信身边。

调皮的歪着脸看宏信,粗粗的眉毛挑了挑,清瘦的脸腮上笑出了两道褶子:“没什么,小尅思,在我看来这也算一帆风顺了,比起鲁滨逊强多了,鲁槟逊有什么呀?我们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力量,有这么多物质……”

宏信轻轻的笑了,无力地摇了一下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仿佛他在品尝嘴里苦药一样。

“姑父……你这副样子,很吓人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鹏鹏看着宏信消沉绝望的灰黄色面容,他的浓眉毛向上挑了挑。

收敛了他的那副固有的玩世不尊,人也变得严肃起来。

几个孩子则兴致勃勃的翻看着宏信他们和鹏鹏一行带回来的物品。

这次宏信他们带回来的都是一些衣物以及生活日用品。

每人一套羽绒服,内衣外装,肥皂,打火机,被褥。

几个孩子期望能从里面翻出一些巧克力子类的,她们翻啊翻,但是那些东西都打包得很严紧,绳子很难解开。

她们在上面爬来爬去,很雀跃的。

宏信依然消沉着,几近绝望,无声无动。

他的随行者也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其中的小耿脸色惨白,语无伦次地说:“大难临头了,准备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杨局长细细看着大家,仿佛在咬着牙样的说:“宏信,何宏信,难道天塌了吗?你就这样……”

和宏信一行的一个人低低的说了一句:“天没塌也差不多少,大末日…了。”

宏信听了杨局长的话。

他靠在地桌边,无力的伸了一下胳膊,然后回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扭了扭腰身。

他的伸姿仿佛在痉挛一样。

他的这幅样子让我很怜惜,我紧紧抓着他的手。

坚定的说:“没什么,宏信,最多不过是一死,大家一起死,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坏的消息吗?”

" 说到死,嗨!我们的愿望啊……之前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海象油……没什么大用了。"

宏信悲切的低下了头低低的念叨:”也许我们还能活……十几、二十天吧,杨叔,爸爸,妈……哥嫂,这次大劫我们恐怕躲不过去了,最多不超过一个月,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就会沼泽化,然后沉到地下的,我们的这个别墅会被陷入地底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