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人们都惊慌的各自退去。

隐蔽在某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瑟瑟着。

我们这些不能动的人紧紧闭着眼睛,挺着。

杨局长到底反应快些,第一时间大喊着:能动弹的年轻人,一起上,制服他——

鹏鹏也在大喊着:胖子,快晃他的眼睛,晃花他,让灯光刺他的眼睛——

人龙仰着脖子也在声势力竭的喊着:赵——赵——快放开——

小海的灯光便紧紧跟随着小赵。

在屋子各处画出光弧。

小赵仍紧紧抱着那个病人,啃啮着他的面颊。

一些勇敢的年轻人迅速冲了上来,围攻小赵……

厅内混乱一团。

凳倒桌翻,发出乱套的声音。

蜡烛被碰灭了。

可怕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许多巨大漆黑的人影在墙上快速的晃动,巨大的恐惧又一次摄住了人们的心魂……

我们这些被麻醉的人们还没有回复行为能力。

依旧原样的躺着。

而表叔则在努力地往起挣扎着……

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僵硬,嘴里喊着:不要慌不要慌,不要踩到人,秀秀快救人。

那位病人终于被大家抢下来了。

瘫坐在表叔的脚下。

口鼻发出呲呲溜溜的声音。

那对桑扶母子则一直紧张的靠在人龙的近前。

大灯偶尔的照到他们的脸。

一脸的凄惶。

许多人都在摁着疯癫的小赵……

突然外面响起了更大的恐怖声音:呱-——呱——

那是一种震耳欲聋的大青蛙的叫声。

它的声音就像小钢炮一样,具有金属磕碰在一起般的金属声音,震慑人的耳鼓。

而且连绵不断凄惨幽长,使人的耳鼓发麻。

相比之下,他那扑通扑通地蹦跳声就变得不明显了。

屋内的慌乱被这个声音给慢慢平息了。

大灯的光照下,长着猫头鹰脸的人平躺在地上。

他很狼狈,嘴里塞着东西,好像是谁的破背心。

他被踩在几个人的脚下,嘴里正有唾液流出,夹带着丝丝屡屡的血液。

他累得呼呼的喘息着,眼睛可怕的诡笑着……

行长找来一根电话线扔给一个人:绑上他,先。

外面的青蛙叫声愈发慌张绝望。

小松哭了。

可是没人理他。

他哭得低低的,蹲在小赵的身旁。

很难过的看着被捆绑在地的哥们。

人们都聚在窗前了。

掀开窗帘看着外面。

我还是不能动,木头样的躺在墙边两张并排在一起的椅子上,率先进入耳内的是一一的惊呼:啊!寒蚕出来了——好大……

小海也喊叫起来了:“大蚕又要吃青蛙了?大蚕……好像三条大白猪,我的妈呀青蛙蹦的真快,真他妈……”

“那个大青蛙能有一百斤吧小哥?一下子就蹦树上了,蚕爬树了,撵得真快呀!真危险,快看,树干要压断了,断了——”

紧接着,我听到了一声卡巴的响声。

的确是树枝断掉的声音。

想到了外面的恐怖,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 那青蛙不会爬了……哎呦,咬住了腿……完了大青蛙。”一个女音颤抖着说。

“ 真邪恶呀,青蛙吐出的毒水也制不住大蚕,白费……毒水,腐蚀不了大蚕,它喷在大蚕身上就像水,大青蛙不会动了,被麻醉了,完了……”

“咬死了……咬死了,看……不叫唤了,真是太可怕……这个世界完蛋了,明天咱们……”

说话的人吓哭了。

说完后就慢慢靠窗软软的倒下了。

窗外传来一整咀嚼声。

碎骨裂筋。

大青蛙不再叫了。

窗帘被放下了。

咀嚼声依然传进来。

过了一会儿,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小海依然掌握着大灯。

大灯直射着小赵。

小赵此时坐在地上,直伸着双腿。

后背靠着一把椅子,仰脸直视着天花板。

他的面孔变得灰黑起来,鼻子诡异的抽搐着,像猫的一样。

嘴唇撅撅着,头上的绷带已经不见了,他的头发蓬松着四外伸展着,微微发出羽光。

屋内的空气里漂浮着各类难闻的气息。

那个被咬掉了鼻子的人痛得微微抖着,口鼻发出一种浑厚的哼叫声。

令人听了难以忍受,手脚无力。

秀秀早已守候在他身边,她仔细的擦看着那人的伤势。

告诉表叔:“不太严重,幸亏鼻子上是软骨,只是鼻尖缺了一些骨肉,给他消了毒,止了血,扎上一针破伤风在观察观察吧。”

秀秀有条不紊的组织她的医疗小分队给他消毒,止血,扎上抗生素,包扎伤口。

人们麻木的看着秀秀等人时而用钳子,时而用刀给伤者作着手术,治病救人。

看着小赵倚坐在地上的鬼样子。

慢慢又陷入了泥塑的状态,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

良久,鹏鹏才走到小赵的身旁,蹲下身去,拽下他嘴里塞着的东西,问:“你饿吗?”

小赵嘻嘻的笑了:“耗子,大耗子。”

“想抽烟吗?”鹏鹏继续问。

小赵坐在地上摇头晃脑的哼哼起歌来了。

鹰样的圆眼里闪烁着快活的光彩。

双手依然被绑在后面。

杨局长过来给他点燃了一根香烟。

帮他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唾液血迹。

他吸了起来,刚开始他吸得很缓慢,像一个流氓一样的阴邪的笑着,圆圆的鹰眼斜视着杨局长。

大家都用心痛的眼神看着他。

后来,渐渐地他吸得急了起来,烟雾四散,袅袅向上,从那薄薄的烟雾里,他的圆眼渐渐不在左右乱转了。

他瘦了,覆盖着密密汗毛或者细羽毛的颧骨明显的挺了起来。

我们大家对他的照顾是很不周到的,他最近过的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而且全靠人龙。

“你——还认识人龙吗?”局长问。

他依旧吸着烟。

似乎在想着什么。

两只眼睛一睁一闭的。

“ 赵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松啊。”

小松痛苦的蹲在他的身前,很期望的看着他。

低低啜泣着:“我们是同事,是战友,我们都是警察,一起抓过一二二事件里的绑匪……你记得吗?那个绑匪是个老太太。”

小赵慢慢停下了吸烟的动作。

眉毛皱了起来,然后五官向一起聚去,鼻子脸颊皱到了一起,仿佛吃了什么酸涩的东西,在竭力的忍耐着……

过了一会儿他的五官才慢慢恢复了舒展。

然后慢慢吐去了烟蒂。

就坐在地上,把脸扣放在自己屈起的膝盖上。

很久很久,才慢慢地极费劲的站了起来。

说话了:“给我松绑吧,趁我现在恢复了神智。”

两个小伙子得到了局长的首肯,急忙给他松了绑。

他回过身来,向杨局长敬了个礼,又向大家敬了个礼。

然后就紧紧拥抱住了小松:“我们来时是四人,现在剩下了我们俩,小葛和小白……被砸死。我不管你嫌我不嫌我,我都要拥抱你一下,我的好兄弟。”

两个兄弟紧紧拥抱在一起。

大灯的光照下。

小赵那清澈的灰黄色的猫头鹰样的眼里溢出了两颗硕大的泪珠。

他的双手已不再是灰黄色了,现在已变成灰黑色的了,而且细长起来,像一副爪子,搂在小松的肩上。

在大灯的映照下,现出了微弱的毛茸茸的黑色羽光。

这令人们的心底又顿生寒意。

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他们的硕大漆黑身影拥抱在一起,就投射在墙壁上。

良久良久。

杨局长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低下了他那头发脏粘的头:这真是世事沧桑,造化弄人,我的两个警界精英……

厅内再次安静下来了。

大灯的光芒柔和起来。

直射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一只大苍蝇仓皇飞去,飞到了一片阴影了。

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心情都平静了一些,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小赵的这种癫疯兽性一定会反复复发的。

他的这种状态就是大家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会爆炸,危险仍然潜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