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1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秀秀走过来,扶着人龙说:你不能坐起来,快躺下,别弄裂了伤口,那样可不得了,躺着不是一样说话吗?

人龙客气地对秀秀说:谢谢,没关系的。

秀秀扶着人龙慢慢躺下了。

人龙的父亲有些激动了。

他的语声高了一些,唇上的黑胡子却快速的抖动着,就像黑蝴蝶的残翅在快速的翕动一样。

基里哇啦的对人龙说了起来。

雨雨马上又开始了翻译:孩子,我们是错了。

可是我们有苦衷啊,你得原谅我们啊。

你的爸爸奶奶都是平凡的普通人。

一见你长了个尾巴,就以为你会是个怪物。

你是个儿子,是个男人,应该有理解爸爸的心里,应该有这个胸怀。

我没想到你会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

爸爸非常后悔当初的决定,你应该给爸爸一个改过的机会,好不好我的儿子?

叫我一声爸爸吧。

爸爸以后会对你好的。

你妈已经死去了,她很可怜。

死前一定要我们找你回来,让奶奶不要轻视你。

你回去到她的墓前参拜她吧。

让她也看看你,你会粗息的这么快,当我们一听见林鹏君说你的存在。

爸爸的心里真是又惊又喜呀。

快叫爸爸呀!

山本见人龙根本对于他的话无动于衷。

他焦急又无奈的连连叹着气,搓着手。

人龙淡淡的笑了一下。

闭上了眼睛,不爱说话了。

山本便转过身来,对鹏鹏又深施了一礼:林鹏君,请你帮忙让我们父子相认,拜托了。

鹏鹏和小海此刻都正专注地蹲在地上摆弄他们带回来的东西。

从一大堆东西里挑出来一对汽车大灯,电瓶。

鹏鹏左整右弄的,大灯居然被他给弄亮了一下。

这一下闪亮给大家带来了无比的惊喜。

在大家的惊呼声中,他听见了山本的求助。

鹏鹏两只手扎撒了一下。

似乎弹了一下钢琴一样。

脸上挂着为难的微笑,慢慢的张开了嘴,迟疑地往起站身说:不知他听不听我的话。人龙,你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自己的出身来历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实你是一个超人,在我看来你绝对是的,一个超人。

你在这里也吃了很多苦,被大家排斥……

你很不容易我知道。

恨他们,你的心情我都能理解。

但希望你能理解他们的苦衷。

你和他们相认吧,男爷们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不认父亲就是忘本,虽然你是超人,有超能力,但是你这样不认父母,你就会被耻笑的。

鹏鹏的话听起来有些词不达意,很勉强的。

他不太会劝人。

小海继续蹲在地上摆弄着电瓶和大灯,脸孔红涨涨的。

人龙听后又笑了。

扭过脸来:超不超人的,暂且不说。

我不恨人家,我恨人家做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我叫你爸爸,那么我就不叫了,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你们都是我的至亲。

和我的关系非常亲密的人,就像你们和红红,我愿意为你们中的任何一人去死,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评价我对于你们的这种感情。

除了你们之外,我和别人在没关系了。

而且我也不会是桑扶人,桑扶人……

是什么呀?侵略成性,我可是极度耻于做桑扶人的。

我就是我,天下独我。

希望大家能尊重我的自主权,好不好?

人龙忍着痛,脸上现出一片真诚,大眼睛里泪光灼灼。

我们都汗颜的低下了头,人龙对我们要比我们对他好几倍呀。

这个孩子……

山本听不懂中国话。

短黑的眉毛向上挑着,深陷的双眼很大,眉毛眼睛连成一片,黑魆魆的。

他急急的问雨雨。

人龙说了什么。

雨雨翻译人龙的原话给他听。

山本听后又一次粗暴地几里哇啦起来,脸上的浓眉毛不时地一上一下的跳动,唇上的胡须也不断的变换着形态。

使他看起来有些讨厌。

雨雨忙对大家翻译起来:不管怎么说,你的生命来源与我们,没有我就没有你,不管我做了什么错事,你的生命都是我给的,不可否认,不可否认——你的骨你的肉你的鲜血都来自于我和你的母亲千惠子。

人龙又笑了。

略带歉意的回答了山本的话。

雨雨便又翻译起人龙的话来:你们的那个孩子被你们自己放弃了,在你们决定放弃他的那一刻,也就等于是你们放弃了他的骨、肉、鲜血。

既然放弃了,为何还要到此寻找呢?

难道河水会倒流吗,失去的时间会回转吗?

也许那个孩子在你把他放到大树下的时候,他的所有的一切就都消亡了,被一些野生动物给画上了句号。

而这里的我已是新生的了,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我是一个独立的我,一个绝对的中国人。

而你们则是桑扶人,您明白了吗,山本先生?

您应该忘掉有关那个孩子的事情,就当从来没有过,或者就当那个孩子已死去了。

人龙忍着痛楚。

尽力在脸上挂些微笑。

平静地躺在那里。

山本大叔急得两只手直转拳头。

浓黑的眉头皱成了两个肉疙瘩。

眼里闪出焦急的光芒。

四处施着礼,诚恳的祈求大家帮助他挽回儿子的心。

当他来到红红的身旁时,小海把大灯弄亮了,一束亮亮的光直射奶白色的天花板。

小海欢喜的左转右转的,光束便不断地变换方向,一会儿照到了棚顶上金色的大吊灯,那金色的华彩瞬间涌现。

在这低沉的时刻,真的令人爽心悦目。

人们欢呼起来。

都激动得夸赞我们的孩子聪明:有这样聪明的孩子,咱还怕什么?什么困难都能克服。

在这个时候能见到电光,多了不起。

人们相继交头接耳起来。

欣慰的笑声就像低微的热浪轻缓的向四周散去。

感染的每一颗绝望的心都变得美好起来。

像寒夜里的孩子对春花想入非非。

我感觉我的脸变得潮红起来,心底蠢蠢欲动。

我觉得我们也会像神秘岛里上的人们一样生活丰富,逐渐美好。

红红在山本的祈求下。

勉强挣扎着要坐起身来。

就听见厨房的方向传来了砸门破窗般的声音,然后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来:啊虎虎——啊虎虎——好多的大耗子,我已经几天没吃耗子了,耗子,我的最爱美食——呀。

小赵就像一阵狂风样旋进屋来。

双手噼丘啪嚓的拍打自己的双腿。

他脸上的毛羽益发的多了,连同耳朵也长满了秘密的毛羽。

眼睛圆咕噜的转,嘴的形状不甚明显了。

在小海的一束灯光照耀下,一个近似猫头鹰般的头一下子跃入了我们的眼帘。

这一个镜头一下子就把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能动的人都像潮水样四闪开。

而我还不能动。

急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还有许多不能动的人等在原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人们都发出了绝望的惊叫声。

小赵像一阵狂风一样地掠过我的身边。

带来的风扶到了我的面上,让我觉得一阵寒意袭来。

在小赵的后面跟着一路小跑的是小松。

他一瘸一拐的,结结巴巴的叫喊着:赵哥,赵哥……

原来是小松去看小赵,他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自己进了屋子。

当小松发觉小赵已有了变异,他就率先往外跑又回身关门,却以晚了一步,被小赵夺门破门抢了出来,并且把小松打翻在地。

小松一边追小赵一边揉着屁股。

小松有些被惊吓的发傻了……

小赵狂呼乱叫。

要吃耗子。

并且搂住了那个被蚊子咬了的小伙子就去咬他肿大了的鼻子。

那个小伙子被蚊子咬伤后,就一直也不见好转。

肤色灰黑,而且越来越重。

今天一天也没有出屋,就萎缩在一把椅子里,由秀秀的医疗小分队照顾。

此刻他在小赵的怀抱里挣扎,病态而臃肿,显得极其无助,鼻子上留下来的鲜血,在昏暗灯光下,像可乐一样的颜色灌进口中,然后流下来。

两条腿和一只胳膊缓慢无力的推搡着小赵,让人十分焦急。

小赵的这种疯狂举动,带来了一片尖利的惊叫。

这些恐惧的叫声划破了我们刚刚的美好感觉。

昏暗的灯光下,隐约看见它咬掉了小伙子的鼻子。

卡卡的咀嚼着。

恶心令我闭紧了眼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