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6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旁边 。

公公的眼睛严厉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女。

坚决的说:不行,只要我们活着,生活就得继续,他就像时间一样,要往前走。

公公的脸灰红色。

手里拎着一把铁锹准备翻土种菜用的。

何总裁,我佩服你。

杨局长微笑着号召他的原班人马:大伙抬着芳芳,我们回去抓紧时间,工作吧,芳芳姑娘你一定要坚强起来,其实你应该心胸开阔起来,在你身边的每一个人,现在都是你的家人,我们这里有许多人都是和你一样的,都失去了原来的亲人,就像我,老伴儿,儿子,媳妇……

算了,不说他们了。总之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我们这些老的都可以做你的爸爸,你们这些晚辈在我们这些个老家伙的眼里,都是孩子,是我们的孩子。

不要灰心,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大家要互相依靠,互相帮助,有一点我必须先向大家说明,那就是我们必须要爱惜自己的生命。

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生命,就是可以燎原的火种,我们要坚强地活下去,将来我们的后代子孙依然要遍布神州,不,也许要遍布天下。

我现在才深刻的明白鹏鹏的话,谁要有了轻生的念头,谁就是孬种……

杨局长走在队伍的旁边。

他那脏粘的头发打着绺,凌乱的垂下来。

黑色的西服裤脚上满是灰土。

红通通的脸上热忱的微笑着。

声音洪亮的给大家鼓着气。

然而,大家仍士气低落。

人们稀稀拉拉的往回走去。

我陪在芳芳身边,抓着她那冰冷的湿漉漉的手。

听着她絮絮叨叨哭哭啼啼的埋怨我们,不该救她,抱怨这个世界的种种不好,她对这个世界的种种不满。

哭着说:你说,在大灾之前,我们吃烧烤,都喜欢吃烤大蚕,现在可好,它要吃我们了,你说这个世界还能有个好?老杨头在那儿瞎白话,我不爱听,不爱听——我讨厌这个世界。

她又激动了。

狂呼乱叫起来。

让大家放开她,不要管她了,让她自由死亡。

她开始无理的厮打抬着她的人。

两个抬木板的人不得已放下了她。她坐在地上,慢慢放到了身体。

宏信过来狠狠的压住她的双肩。

把她摁倒在地。

横眉立目地说:芳芳,你听着,命是你自己的,你只为了生活的艰辛,就要放弃他。

你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瞧不起你,你就是个废物,寄生虫。

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杨局长都多大年纪了,他为了救你的心,跑前跑后的开导你。

还有人龙,他冒着被大海淹没的危险,跳海救你,他多小哇。

即使我们这么多人为了救你,你不领情,那也就算了。

我让你好好想想,我们的祖先也是凭借一双手,一代代把这个世界创建到灾前那么美好,才传到我们手里,来给我们生活。

我要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没有咱祖先的勇气,那你就不是炎黄的的后代,那么你就自便吧。

宏信的口气冷冰冰的。

眼神也硬如钢铁。

他松开了芳芳的肩膀。

并且让抬着芳芳的两个人也松了手。

大家就把芳芳晾坐在当地了,人们继续往回走着。

而我则站在芳芳面前等着她的反应。

她坐在地上。

身上的蓝色湿裙紧贴着身体,显露出了她玲珑的曲线。

她哭泣着,慢慢地抠着自己的鞋子。

她的皮鞋很新,刚刚被海水洗过,很干净。

她就一下一下得抠那鞋带儿,灰红色的鞋带被她扣得要没皮了。

我看到了她的脸色有些气愤。

又有些矛盾。

我便武力的拉起她来:芳芳,你是我的好姐妹,为了做我的伴娘,你才关了店,和我们遭遇这些,和你的亲人阴阳两隔了,这也许就是天意。

田芳芳,咱们这些来宾里只有你姓田,如果你不在了,在未来的日子里,田姓一族将不会存在了,走吧,跟我回去,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姐妹,我离不开你。

芳芳仿佛被我打动了。

擦了擦委屈的眼泪。

缓缓起身。

身下湿漉漉的裙子沾满了灰土。

她把一只胳膊伸给了我,我便扶着她往回走。

表叔开始对人龙好了起来。

我看见他拧开一瓶饮料递给了人龙。

并温和地说:人龙,在你受到别人的好处时,你要说谢谢,明白吗?

人龙拘谨的笑了。

生涩的说了一声:谢谢。

此后,连着四天,天上都没有太阳。

月亮倒是依旧。

但是地上有光亮,不知光明来自何处。

炎热隐去,气候确实开始变得清冷起来。

我们依然按照鹏鹏的吩咐找了许多器物。

装上了土壤,在里面种上了青菜籽。

天一亮就把他们一件件搬出去,天晚再把他们搬回去。

厕所已砌完。

表叔他们在林子里砍伐着树木,开着荒地。

人龙拎着撬棍,在四周逡巡着。

行长带着几个老头在后面就背垄、播种。

我们没有因为天上没有太阳就停止不前了。

虽然总是胆战心惊。

生活真的像时间一样的前进着。

我的公婆一直督促着我们,不要放弃生活。

他们也不示弱,样样都走在最前面。

公公天天早起,巡视田间地头的昆虫蚂蚁怕会祸害庄家。

婆婆每天带着几个老太太烧饭,虑水,安排人们轮流去洗澡……

宏信在救芳芳回来后就带着那几十个人依旧去了丰城。

而我因为要陪着芳芳,所以留下了。

秀秀则带着她的医疗小分队在烧制消毒盐水。

用大铁锅把海水烧开十五分钟后,晾凉。

然后装入矿泉水瓶里,留待以后备用……

第四天,白菜发芽了。

伸出灰绿绿的两片子叶,令人好不欣喜。

极大的鼓舞了人们的信心。

宏茵则一直和红红等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搬运着种白菜的破盆破罐。

余下的时间。

她们就铲除房前屋后的杂乱植物,以防止某类变异动物隐藏其中。

当他们收拾到那片遮麻地面前的时候,几个人都不敢再做了。

因为那遮麻子都长得太高了。一种绿色的植物,茎和叶都长满了刺,开着一串暗淡的小花,灰紫色的。

他们长得密密麻麻,而且很宽广,已经要和山脚下的那片柳毛甸子相连了。

红红等几人站在这片植物面前停滞不前了。

整不整了?

红红问大家。

不要整了吧?宏茵,是不是你家特意留的,留着观赏的?我看它们很像薰衣草,真的很好看,像一片云霞。

一个人问红茵。

云霞?现在还提观赏,关键是咱们谁敢?

宏茵看着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遮麻子。

里面不时地飞出大蜜蜂,各种颜色的昆虫,亦或是老鹰。

宏茵苦笑着向四围看去。

别墅的梨园里,远远的地方。

表叔正和十几个人在翻地。

近处的土地都被他们种上了白菜。

他们也要尽可能把大梨树下的抓根草等植物翻过去,露出新土,计划再种新的菜品。园子里的大梨树似乎越来越高大了,虬枝与虬枝之间几乎就要连上啦。

他们那灰绿色的叶片变得厚大起来。

不知为什么他们会长的那么有劲儿,它们长得太快太有力量。

让人心生惧意。

我陪着芳芳坐在廊下。

芳芳一声不吱。

眼里的光是呆滞的,且有泪意。

她在看着天,她的小鼻子翘起来,尖尖的。

我也不知应该对她说些什么,美好的过去我不敢回忆,怕她会受刺激。

只是对她词不达意的展望未来:重建丰城,到那时候你再开一家美容院,那时你可是美容界的大亨了……

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尖削的下巴扬了一下:这种时候你还爱做梦,我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怜,抑或是可笑。

我无语,面羞红。

远处的红红站在遮麻地边。

率先试探性的用脚去踩遮麻子,想把遮麻子踩倒。

她小心翼翼的,就像踩在一条独木桥上一样,摇摇摆摆的。

那些植物很难踩的。

将近一人高,干茎都有手指粗细,上面长满了细毛一样的长刺。

通常在烈日下,它们会发出白亮亮的毫光。

它们不愿倒下。

红红沿着外边推踩它们,然后逐渐往里进入。

那片遮麻地原是宏信特意留下的。

他喜欢遮麻子开的一串串紫色花。

那些紫花就像一片紫色的水墨画。

只不过,在灾难之前,它们只有一米高。

想到上面不时飞出来的不知名的昆虫,那些带脚的黑乎乎的大飞虫。

此刻,我感觉到红红的行为有些危险。

我忙拉着方芳起身过去,我不放心他们。

呼喊着:红红,不许踩,回来——快回来——

红红听见了我的喊叫。

她迟疑地缩回了脚。

脸上挂着侥幸的笑,并没有往回走。

仍然站在远处。

我拉着芳芳,半跑半走的到了近前。

看到了红红的皮凉鞋都湿了,遮麻地里面有水。

远处的表叔一定早已看到了。

他大喊起来:不要动——你们,等等——

他大步向我们跑来。

气喘吁吁地喊着:你们弄不了,一会儿我来整,快,红红快出来。

还没等表叔跑过来。

一个人就发出了尖叫:快跑——那条大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