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8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时一阵忧伤的歌声从海边飘了过来。

海边就在我们别墅的脚下几十米远的地方。

我是谁啊,我是谁,我是谁。

难道我是流浪儿?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在这混沌的世界里,我独自行走。

我的父母在哪里,我的亲人在哪里?

孤单,孤单,何时是尽头……

这是我的闺蜜芳芳的声音。

在这个灾难中,她的身上多处受伤。

好不容易被秀秀给护理得快好了,已经能自己行走了。

平素虽然总是满面忧愁,但是还很安静。

此刻,我听了她的歌,泪水就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想起以往的生活,不由得低下头去。

芳芳是做美容的。

她的手白如笋芽,柔软温暖,指甲上饰着兰草的图案。

她的嘴画得极其精致,就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瓣。

头发永远都是红色的。

高高的盘在头顶。

眉毛永远都是又细又尖。

皮肤白得像牛奶。

找她做美容的人要排队。

大灾之前的她,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

她的父母以及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把她爱护得像眼睛。

我知道现在她想念亲人了。

又有多少人失去了亲人?我回头看着周围的人们,凄惶褴褛……

我该如何安慰她。

她的亲人都在丰城,大家都知道,在这次灾难中,丰城的人都被葬在地下了。

除了我们这一伙人幸免。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向下走去。

海边有许多大块的岩石。

就像一座座小山,在海边排列着。

那些岩石都带着尖。

其上长满了滑溜溜的海苔。

岩石间布满了腐臭的海洋生物死体。

这个地方我只来过一次。

就是那晚我要烧点淡水,特意来此端的海水,想取点水蒸汽凝成的蒸馏水,结果……

并不理想,担心锅会被烧漏。

那晚这里还没有这种更加腐烂的味道。

芳芳穿着她的蓝裙。

呆坐在岩石上。

泪水挂满了她的脸。

她的红头发凌乱地披下来。

被海风揉来揉去的。

娇俏的鼻尖不时从乱发中挺出来。

我快步走过去。

关切的喊她:你在干什么?芳芳,快过来。

她一见到我就凄然的站起身。

海风撕拉着她的裙子。

她的身体不时显露出玲珑的曲线来。

她对我招着手。

苦笑着叫:不要过来,新蕊,我活够了,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要去那个世界。我和你不一样,你的家人都在这里,即使是吃着米汤,你也是和家人在一起的,而我呢?我在这里是孤单单的一个人,我要找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一定都在那边……

她做欲投海状。

我急得大叫起来:芳芳,你犯什么糊涂,快过来,究竟怎么了,你会这样,我的天!我也是你的家人啊。我疾步向她跳去,我要拉住她。

她回过身来凄婉的哭着:新蕊,我不喜欢这个鬼世界,它充满了肮脏,穷苦,恐怖,疯狂,落后,我再在这里呆下去,我会疯的,我宁可死,也不愿在这边儿再多呆一刻了,别了我的好朋友。

说完这句话。

她纵身向大海跳去。

我拼命的喊叫起来:芳芳,快回来,来人啊,救命啊……

我不敢再跳了。

脚下打滑。

便连绵不断的喊出了救命的信息。

紧张地两只手都背到了身后。

我的样子就像一架喷气式飞机一样。

而芳芳跳进水里的地方,海浪依旧奔涌着,荡着泡沫。

人们都飞快的跑了过来。

但是我们都是北方人。

都不会游泳。

我也只是和宏信去过游泳馆,要带着游泳圈才敢下水。

人们都站在海边急得搓手顿脚的相互观望着。

眼里都急得冒火。

只会大喊着:芳芳,快回来——

海面是暗淡的,汹涌的。

滔滔巨浪把许多的海洋生物尸体推了过来。

其间夹杂着肮脏的灰色泡沫。

我看到了丽龟和棱皮龟的驱壳,螃蟹的钳子,三文鱼的头颅……

他们都夹杂在肮脏的泡沫里。

而根本不见芳芳的身影。

快,快,谁去救救她呀?我求求你们了,救救芳芳吧救救她。

我声泪俱下,急昏了头,拽着身边的一个人,想要把他推下去。

人堆里一个稚嫩洪亮的声音喊了一声:我去。

原来是小小的人龙。

站在高高的岩石上。

他神态严峻。

一条冲天的牛角辫又短又粗,顶在头顶上。

系着绿色披风的小身影纵身跳进了大海。

他的双脚就像人鱼的脚一样,轻巧的在海水里摆动了一下,然后就消失在了大海里。

海风依旧呼啸着,海浪依旧滔天大,推动着肮脏的泡沫涌向岸边。

我们这一群人就如秋霜打过的庄稼一样在海风里瑟瑟着。

双目直直的看着浑浊的水面。

过了一会儿。

一个长着粗粗发丝的头伸出了水面。

他又像一个人鱼一样轻巧的游过来。

平托着双手,双手上面擎着的是芳芳……

人龙的脸色是严肃的。

他把芳芳托出了水面。

大家一齐伸手接过了方方。

把她平放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岩石上。

秀秀就立即开始施救了,压胸,控水,做人工呼吸……

海风呼啸着。

远处的海鸥在扑着翅。

一只黑脚信天翁划过海面。

灰色的雾气在海面上蒸腾着。

天空不很晴朗,也没有云。

一个声音突然的高叫起来:怪事儿,现在已经早上八点了,也不是阴天,怎么没见到太阳呢?

于是,所有的脸都向天空仰去。

的确,天空万里无云,也无雾。

山野,大树海滩,我们的别墅……

都清晰可见。

没有太阳的影子,不是阴天,因为没有一丝阴云。

太阳哪儿去了?

那么哪里来的光线呢?

哇!好冷,时节好像突然到了初秋。

表叔缩了一下双肩,皱着眉头看天空说。

宏信眯起了眼睛扭脸看天,难道又会出什么灾难吗?

人群里又发出了一片胆怯的,亦或是绝望的窃窃私语声。

这回不知道又是什么灾……

连太阳都看不见。

如果是天灾?

海风依然呼啸着。

天空依然暗淡,无云无日。

没有人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安全的答案。

许多呆滞的目光都聚到了秀秀施救的身影上。

秀秀在全神贯注的给芳芳做人工呼吸,跪伏在地上,长发垂下来,遮住了脸。

一刻钟后。

芳芳醒来。

躺在地上,大睁着眼睛。

慢慢看清了周围的每一张脸后,大哭着责怪起我们来:讨厌,你们为什么要救我?我就是不愿意活了,我讨厌这个世界,大苍蝇,大蚊子大蛤蟆,大蚂蚁,还有这大海的臭气……我要离开这个讨厌的世界,可你们……是谁把我救上来的?告诉你们我一点也不领情,不领这个情,真可恨真可恨——

芳芳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着。

瞪着眼睛有些仇视的看着周围的人们,拍打着我的胳臂。

我哭着紧紧地的搂着她。

人龙穿着湿淋淋的衣服低着头缩到了人群的后面。

他的脚下是一滩海水。

哥哥,你是不就不用去丰城了,天上没有太阳?

宏茵担忧的问哥哥。

他很期望哥哥不要走了。

哥哥四外瞅了瞅。

抬起双手狠狠的往下理了理头发,沉默了。

被他狠狠理过后的头发仍然整洁的恢复了原样,英俊有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