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42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渐渐地。

一行身影由远及近了。

他们急促地走在月地里。

身上都带着一箱箱的东西,背的背扛的扛。

月光下,像我们幼年看过的电影《敌后武工队》里的八路军一样。

一定是宏信回来了。

我激动地跑过去大喊着:“宏信——宏信——”

对方很快就传来了回音:“林新蕊——快来接一把,拿不动了。”

这个声音也很熟悉。

但不是宏信的。

我有一点疑惑。

但仍很喜悦,继续快步跑过去。

表叔走在最前面。

远远地问我:你们大家还好吧?我哥和我嫂子?

我听见了他声音里的急切。

我回答了他。

他好像背着的是纸板箱,沉得要命。

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大的兜子,也是沉甸甸的。

他累的呼呼喘吸着。

见到我后,就抬手把东西伸向我。

我顾不上理会他。

依然急性的向这只队伍的后面找去……

人们急急地向前走着。

连一向爱和我开玩笑的朋友也没有和我多说一句话。

我顾不上管他们了,继续向后面授寻。

宏信果然在最后面。

他的身上背的是几箱饮料。

箱子高高的,落在他的肩上,高过他的头顶。

月光明亮,他的身影斜斜地映在残破的地上。

我看到了饮料箱上写的是冰糖果汁。

这是我最爱的饮料。

我摸着他扶着饮料箱的臂膀。

他的臂膀热热的硬硬的。

我想帮他背两箱。

宏信说马上就到家了,不用我。

他的声音听起来痛苦而沙哑。

我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四顾一番,队伍急冲冲的前行着,又看不出少了什么。

你怎么了?

我以为他一定是太辛苦,感觉到了宏信身上的热汗的气息,馊馊的,急忙告述他我们有了淡水的好消息。

“是吗?”

宏信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丝欣慰。

别墅里的人们被惊醒了。

开了大门。

里面黑魆魆一片。

大家小心的迈着步子,鱼贯而入。

仅仅四天没见面,对我们而言,就如同从生到死一样。

那些睡在红地毯地上的人相继起来。

相见之后,大家就都喜极而泣了。

婆婆颤巍巍的点燃了蜡烛,她那满头白花花的银发呈现在她儿子面前,令人醒目又心酸。

在这灾难的时期,婆婆举着蜡烛,拭着泪水,照耀着宏信他们放下了东西。

大家相互问候着,拥抱着。

宏信走到母亲面前声音沙哑的问候着父母的好。

婆婆低低的饮泣着:好,好,我们都好,儿子你回来就好,妈的心可算能放下了,看你弄得……

婆婆摸着儿子的脸。

宏信的脸布满了汗渍灰尘。

就像一个建筑工人刚刚拆迁过旧房屋一样,灰土暴尘的。

看到宏信如此模样,我心很是不忍。

想起了以前他的干净整洁。

泪水偷偷留了下来,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宏信抓着妈妈的手。

轻轻地为她拭泪。

低低地说:别这样,妈妈我很好,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你和我爸都好好的,咱们再建一座丰城,咱们这儿不是还有一百多人吗?都是力量,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建出一座丰城的。

行长声音最大。

他趿拉着皮鞋。

穿着汗馊味的白衬衫。

踊跃的挤到宏信面前。

挺着肚子嚷嚷着:对对,宏信说得对,咱们再建丰城,咱们这一百多号人都不白给,懂车的修车,懂路的修路,懂建筑的搞建筑,懂医的建医院,老郑,开夜总会的,负责咱们的娱乐生活。

行长大着嗓门发表自己的见解。

烛光朦胧,仍能让人感觉到他那大睁着的眼珠子,嘴边那括号形的灰长黄的胡须,已经长过下颚。

一个声音打趣着行长:你懂钱,到那时候你就开个银行,还做行长。

布满难闻气味的别墅里。

人们的情绪开始欢愉起来。

纷纷描绘起未来的蓝图了。

烛光摇曳。

人们的黑影不时地跃动着,映在墙上,偶尔还有人举着双手,快活的大叫着。

人们不再想着睡觉了,各抒己见,睡意全无。

其中一个女生的嗓门最大:我最想开的就是一家浴池,洗澡——大家可以洗洗澡,搞搞卫生,洗澡哇,我多么向往那种能天天洗澡的生活。

这个大喊大叫的人是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长得结实而美丽。

我则号召家里的人多出去几个,端些水来,让他们洗洗风尘。

宏信他们面对着这一盆盆儿已经很清了的水,脸上眼里都是惊喜。

可劲儿的洗着手。

捧着水往脸上撩。

他们用语言用眼神儿相互传递着自己的惊喜、意外。

每个人的嘴都是笑裂开的,露出了牙齿。

我开心的陪在宏信身边,帮他擦去肩上的汗泥。

嫂子们则都起身去厨房给宏信一行人做饭去了。

液化气罐里还有一些液化气,那是我们特意留的,以便不时之需。

大家欢欢笑笑的,我偶然回头,瞥见表叔正站在红红面前弯下腰去,他在打开那个纸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送给红红。

这让我很惊诧,不禁回头看宏茵。

宏茵正像个木头一样地站着,狠狠的瞪视着他们。

我顾不上管他们了,我要照顾我的宏信。

公公穿着灰白色的睡衣,和婆婆都端着蜡烛,到处照耀着,看着宏信他们背回来的粮食、饮料……

象山一样的堆了一墙。

然后公公额头的皱纹皱成了几字形,挑着他那浓密的眉毛问儿子:怎么没见老庆和老二呢?好像一共少了六个人。他们六个人哪儿去了?

宏信他们一队是五十九人。

人员比较多,我并没有发现少了人。

见到宏信我就没有去找别人。

此刻听了公公的话,四处看了一遍,大家分别点了人数,才发觉少了六人,便也问宏信。

那六人哪儿去了?

宏信不再洗脸了。

就像被电到了一样,手里的毛巾掉下去了。

额前的头发往下滴着水,露出半张灰黄苦涩的脸颊。

屋里的人们不再畅所欲言了。

屋子静下去了。

气氛变得紧张恐怖。

风在外面摇动着那颗椰子树的头,影子在我们的纱窗上疯狂地乱摇。

终于有人忍不住小心的发问了:小二,老庆他们几个人呢?哪儿去了?

我们留守在家里的人们也都纷纷发出了相同的疑问:是呀,老庆他们呢?

宏信好像突然变得酸软无力。

慢慢地跌坐在椅子上。

两只手握成拳头端在胸前,拳头在往下滴着水滴。

他被压抑得仿佛不能呼吸了一样。

好久才出了一口气,低哑地说:妈,爸,局长……老庆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了,他们……

宏信闭上了眼睛。

微微歪着头。

朦胧的烛光下,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我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我伸手抚着他的肩头,他的肩头很热,微微抖动。

然后他开始说话了,声音沙哑而哽咽:我们在火车站发现了一火车的粮食,连火车厢一同被掩埋在地里,都是大米,好像黑龙江产的,真高兴,大家真的高兴,不容易在这大灾之时能找到这样的粮食,大伙合计要把这些粮食藏好,那些粮食足够我们吃上十年的。我们……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用各处找来的石头搭了个底座儿,那些石头老难找了,都是在深深的土里挖出来的,底座打得高高的,让他们利于通风,嗨……你们没见到灾难后的丰城,到处是死人,一片恶臭,到处都是绿豆蝇子……

宏信抬手捂住自己的脸。

仿佛他就能捂住痛苦一样。

厅内沉静下去了。

气氛变得肃穆而哀伤了。

大门洞开着。

夜风徐徐吹来,带来无尽的海的味道,咸腥腐臭。

谁也没有呕吐。

我们的嗅觉器官都已麻木了。

门外的月地里正有一只大青蛙在慌忙逃走,它的四肢如同小孩子的胳膊一样粗,快速地爬动着。

它的后面有一只硕大无比的蚕状动物在快速地爬行着。

追赶着它……

几个女生尖叫起来。

红红和秀秀纷纷向后躲去。

我也十分恐惧,怕它们会爬进屋来。

又觉得仿佛浑身爬满了蚂蚁一样。

人龙则急忙过去关上了大门。

整个大厅里一片肃静。

这片肃静里透着恐怖,似乎都没有人敢大声喘气儿了。

一向镇静的表叔脸上的五官仿佛要痉挛了一样。

目瞪着大落地玻璃窗,口吃的叫着:太,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