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76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和红红急忙各抓起一本大书,围打那只大苍蝇。

然而苍蝇飞的太快,并且总是飞在高高的书架后面躲起来。

趁我俩专心寻找它时,嗡的一声从别处飞来,或者砸在我的头上,或者砸在红红的脸上,力道像一块馒头,很痛很臭的。

然后腾地一下飞开。

那种感觉既恶心又恼怒无奈。

红红疯了一样的把一本厚厚的的英文词典砸向停在门斗上的苍蝇。

不但苍蝇又飞开了,她还砸碎了一块玻璃。

红红气得脸孔通红。

大声咆哮着:“今天我非打死这只苍蝇不可。”

然而,折腾半天,我俩把所有的书架都推翻了,也没有打到苍蝇一分一毫。

它一会儿飞到窗帘布后面,一会儿又飞到书架的暗影里,弄的书房满地狼藉。

此刻它飞落在高高的棚顶蓝色灯饰上。

我们根本够不到它。

看着满地狼藉的书籍。

我俩连累带急,不知该怎样发泄。

红红连连叫着:“诶呀我去,急死人了,连苍蝇都欺负咱,这种进化太可怕了。”

那只苍蝇也许看透了我俩的心思。

它在戏弄我俩。

猛然飞落下来,用六只足踹了红红的脸颊一下,就嘤的一声飞走了。

红红恨得咬牙跺脚的。

一只拳头握得紧紧的……

我拉着红红急忙离开了书房。

红红无奈而气恨的说:“魔鬼,可恶的魔鬼,我们还得躲着它。”

我和红红向楼下走去。

心里也慨叹着,呈几何时我们人类会被苍蝇给欺负的要退避三舍。

我的小姑宏茵从外面端着一盆水进来。

灰白色的脸上飘起两朵红云。

喜悦的对大家喊着:“快来吧,这是按照鹏鹏的办法过滤出来的井水,已经清了许多,大家先来洗洗手吧。”

病人们都像一窝蜂样地围上去了。

一个人大喊大叫着:“淡水呀!可见着淡水了,俺的妈呀!”

我也挤过去。

看着宏茵双手端着的一盆水。

水的确不是很清,但是也可见底,就像我们雨天接的雨水。

这水如果可以洗澡……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们黏糊糊的,已经很久没有碰到淡水了。

我无声的笑了起来。

宏茵喊着:“别急,别弄洒了,哎哟真是……”

红红惊喜的拥着我。

迈着碎步急急向外走去:“走吧大姑,去外面看看水去,这帮人真了不起,真的想出了取净水的办法,一想到这个……我就想跳舞,我要先去尝尝这水是否真的够淡,咱们离海这么近。”

我也担忧这水是否真的够淡,我们毕竟离海太近了,如果打出来的水是咸的,可怎么办?

不过跳舞……

跳舞,我觉得跳舞已经成为久远年代的事情了。

是一件极奢侈的事情了。

可是这两个字,仍让我心底雀跃。

红红平伸着双手,向井旁旋转着跑去。

口里大叫着:“淡水,绝对的淡水。我们胜利了。”

她的美丽头发随风飘动。

她的灰白色半袖衫也随风飘动。

她的快乐流露出来,渲染了气氛。

井边的人们一身泥巴的看着她笑。

杨局长抬起他那瘦肖的头颅爽朗的笑着,鼓舞着红红:“林红红,那才是过滤的第一遍水,如果过滤到第十遍,我想他将不会比矿泉水差,哈哈,我们的好日子来了,美丽的小姑娘,给大伙尽情地跳个舞吧!”

公公疲惫的用双手掐着腰。

看着暂新的井架上的轱辘把。

那个轱辘把是用倒塌的库房椽子做成的,用钢筋捆扎而成,做工很不好。

公公把脚边的斧头和凿子轻轻踢到一边儿。

满脸喜色的让我回房找一根儿红绳来:“系到咕噜把上,喜庆。”

红红就在井边柔软的草地上跳起了芭蕾。

踮着两只脚尖,伸着柔美的手掌。

翩翩着柔美的腰肢……

夕阳已敛去了余晖。

飞鸟还巢,月亮悄悄爬上树梢。

夜雾开始弥漫。

人们仍满脸喜色。

聚在井边看着一个小伙子用轱辘把摇上来一桶桶水,倒在旁边的一排排大盆小盆里。

就像庆祝伟大而美好的节日一样。

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持久而热烈的。

甚至连那个被蚊子叮咬的中了毒的小伙子也硬支持着出来了。

他的鼻子被叮咬的肿起来,奇大无比,所以看上去既可笑又透着古怪。

他挺着肚子坐在一旁,脸上挂着安宁的微笑。

几个少男少女相互追逐着打闹着。

还有几个姑娘和小伙子彼此用美目传着情……

久违了这种美好而安宁的感觉。

我双手合十,像婆婆那样对月光祈祷:“感谢主,赞美主,赐予了我们平安与快乐,让我们有了水,有了生的希望,让我们能享受暖风拂面,沐浴月光。我们已经有了种白菜的方法,多么令人雀跃,一切都要好起来了。鹏鹏已有了音信,可是我的宏信呢?已经几天没有音信了,不知他是否安好,我们已经有了净水,我们这里多么快乐……但愿我主保佑宏信一行人平平安安,今夜归来。”

我的泪水潸然而下,慢慢走到别墅的后面,去看望丰城的方向。

天黑的很快。

蚊子的身影在薄暮里随处可见。

于是回别墅的哨子声响起来了,人们一个个进了屋子。

我没有回别墅。

月光下。

我站在楼檐下的栏杆内。

倚着栏杆痴望丰城。

去丰城的路面是破碎的。

在月光下,显得宽广而无垠,仿佛到处都是路,又仿佛到处都不是路。

目光所及丰城的方向,到处都是一样的疮痍。

脚下的海面已开始波涛涌动了。

海风阵阵吹来,带来一股股咸腥味,腐臭味。

幸亏我们的别墅高于海平面三十几米。

我淡淡的看着浩淼的海平面,昏黑一片。

黑色的泡沫、黑色的死亡海洋生物被波浪推向岸边。

在月光下,他们像一对对垃圾一样的被涌到礁石上。

我想着鹏鹏的计划。

觉得有些不靠谱了。

我担心海里的生物不是变种就是死亡了,我们还能利用他们吗?

我们因为鹏鹏走时有话交代过我们,不要轻易去外面,以防新生物种,变种物种对我们造成伤害,所以我们连海边也还没有去过。

只有人龙带小赵去过海边,可是我们从人龙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

因为他对大海是没有印象的,他不知道大海从前的样子,他甚至连螃蟹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吃。

我是不招蚊子的。

蚊子对我的血液有天生的排斥性。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蚊子叮咬过,所以我不怕。

即使是现在,夜色越来越浓,我也要再等一会儿宏信。

变种的蚊子,我轻轻扭动身体,只要我动他就不能落到我的身上。

远处传来大青蛙们的蹦跳声。

和一些从未听见过的动物的低低怪叫声。

我紧张起来,双手抱肩,将自己的身体贴到了墙上。

心内暗暗祈祷:愿主保佑我,我与主同在,同在……

夜色萌动。

圆月便愈加光华。

把我眼前的一切都镀上了银辉。

大树,田野,草塘,阔大的海面。

一只不知名的大鸟从我的头上飞过去,黑黑的身影一掠而过。

我又壮着胆子,慢慢摇动着身体,目送大鸟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忽然……

远远地,仿佛有一些声音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

类似脚步声。

我的神经马上就绷紧了。

是宏信吗?

难道是宏信回来了?

我亟不可待的迎了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