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8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红红平静地拉着人龙走到了院里的灶台前。

她帮着人龙和小赵煮熟了海螺和螃蟹。

海鲜的香气飘了过来。

我很怕红红会跟着一起吃,急忙把她喊了回来。

此时小赵嘴里叼着假烟,口里打着饱嗝,红涨着一张脸,挤过来,高声大气的嚷嚷:“局长,我有办法,去运回鹏鹏的便利面,我有军舰,快龙哥,把军舰拿出来。”

他居然叫人龙龙哥。

“兄弟,那是玩具。在这里你插不上手,跟哥玩去吧。”

人龙冷淡地说。

人龙此时已经像个十岁孩子大了。

他已不爱和美美东东两个孩子玩了。

仍穿着红红给他制作的蓝色衣服,披着红色旧床单改制的斗篷,站在大门边,现在他的那套衣服已经有些小而破旧了。

粗壮的肉灰色的尾尖已经露出来了。

小赵迟疑地站着没有动。

他的肤色已经变深,不再是灰黄色了,以见黑灰色。

眼睛圆圆的,左转转右转转。

发黑的鼻子快速地紧了紧,贼头贼脑的。

那样子真让人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红红皱着眉头。

平静地对人龙说:“人龙,你过来,瞧你的衣服脏的,上楼我给你换换,那个,赵哥,你就不用跟着了,在这等人龙吧,他马上就会下来的。”

红红先往楼上走去。

手扶着金色楼梯扶手,临走又回看了小赵,一双穿着牛仔裤的细长的大腿快速的踩着金色台阶。

我看到了红红眼神儿里的疑虑和不安。

于是我跟在人龙的后面了。

红红上楼后。

推开了第一间屋的红漆房门,自己先进去了。

人龙回头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也进去了。

这是一间书房,里面的藏书很多。

这些孩子们倒是很喜欢来这儿。

红红站在窗台下,透过纱窗,眺望大海。

夕阳已经要落下去了,在天边燃起了一堆火样的晚霞。

此刻海浪是性情柔顺的小姑娘。

火样的晚霞在海边燃烧,燃亮了海面,海波变得灿烂而柔和了。

不知不觉间,我那焦虑的心情变得安宁了一些。

大家站在一起沐浴晚霞的瑰丽。

每一张面孔都是红彤彤的。

我站在红红身边。

红红的脸庄严而肃穆,参差不齐的头发披在脑后,灰白色的半袖衫也红通通的了。

看到我后她有些意外:“姑姑?”

我忧虑起来:“红红,我觉得小赵好像有问题,他会不会变化……你找人龙有什么事儿吧?”

红红怔了怔:“我是想……想问问人龙……人龙你这几天是否都在吃海物?”

人龙有些不安的点了点头,错动了一下脚步。

他脚上穿着的是红茵的旧运动鞋子,黑色的。

他的尾巴微微抬了抬,支鼓了披风。

“那么……小赵哥哥呢?他是从什么时候吃的?”

“他是今天早上开始吃的,他跟在我后面,我本来不让他吃的,他也打不过我,后来他叫我大哥,龙哥,我就……”

人龙看着红红的脸。

他的眼神是清澈无邪的。

并且略带一丝怯意。

“你是说他没有你力气大?”

红红的腰微微弯向人龙。

美丽的大眼睛透出些惊喜。

人龙满不在乎地说:”当然。”

红红注视着人龙的双手。

他的手灰黄色很普通的,只是指甲有些黑长。

红红满意的笑了,背过手去,在窗前来回得踱起步子来。

她的步态就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她来回的走了四五趟后,美目扫过我的脸,仿佛心情很愉悦的样子:“姑姑,人龙将会是我们的贵人,这一点肯定错不了,来吧人龙,你看看我为你做的新衣服,在这儿呢,虽然简单了些,但是穿着一定会很舒服,很凉快的。”

红红从书架上取下他给人龙做的衣服。

那是我婆婆的一套旧的金丝绒衣服,墨绿色的,红红把它毁成了一件小背心儿,一条肥肥的裙裤。

披风则是另一种旧布料了,是宏信的白绸子睡衣改制的了。

人龙伸手接了过来,用他那灰白的手掌轻轻抚摸着,然后把衣服贴到了脸上,脸上挂着宁静的笑容,贝粒儿样的宽大牙齿整齐的露了出来。

穿上以后。

真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精神又立索,仿佛武打片中的一位英俊少侠。

人龙左转转右转转,左瞅右看的,黑亮的眼里留露出快活的神彩。

他的额前没有碎发,饱满的额头亮堂堂的,他的肤色以见青灰色,发丝灰红粗——硬,闪着亮泽的光。

他一直笑意盈盈。

红红也很高兴,夸赞了一番人龙的帅气。

然后开始严肃地对人龙说:“那么人龙,我们要交归你一个任务,如果……如果,如果你发觉了小赵哥哥有什么对大家不利的行为,你要马上制止他,然后向我汇报,你能行吗?”

“他?”

人龙仰头看着红红,的双眉间皱出了一个川字,默默的点了点头。

楼下已经传出小赵焦急地喊声了:“龙哥,快点儿——”

“去吧,记着我说的话,还有你自己要加小心。”

红红不放心的叮嘱人龙。

人龙应声慢慢向楼下走去。

宽大的白色披风垂到脚跟。

“我真的很担心小赵,没想到你也……”

我长长地吐了口气。

红红站在门边。

默默地看着人龙的背影,低低地对我说:“这件事……怎么办?一会儿应该告诉杨局长,何爷爷他们,大家想一个办法吧,我观察小赵……姑姑我有些害怕,他的眼睛转起来很像猫头鹰,如果他变成了什么……非人种类……”

想到小赵的乱转而发光的眼睛,鼻子快速的皱着,走路时贼头贼脑的样子。

我合十的双手不由得拄到了嘴上。

红红见到我的表情,她咧了一下嘴。

表示她的轻松:“姑姑咱们应该先放松,现在所幸的是人龙能够辖制他,咱们先不要对他们说,免得引起恐慌。”

红红指着楼下大厅里的人们。

他们大多都是病号,秀秀带着他的医疗小组在护理他们。

其中有两个人是被蚊子给叮咬的,蚊子的毒性很强,他们的肤色已显青灰。

秀秀正在推患者的肝经,以争强其解毒性。

几个阿姨在他们的伤口处挤毒液……

我们姑侄二人慢慢坐到沙发上。

室内的檀香木书架发出淡淡的红油光泽。

书背上的烫金大字也发着淡淡的光亮。

突然,一个黑麻雀样大的苍蝇从别处飞来,落在了窗台上。

我一见到这类大苍蝇,就感觉非常仇恨,恶心,觉得不能容忍。

它们那灰红色的眼睛又亮又大。

现在他们进化的极其可怕。

反应灵敏,最可怕的是他们的飞行速度,快如飞鸟。

它们的复眼灵敏如雷达。

他们拉出的粪便状如鼠屎,而且气味如同化肥中的二氨刺鼻刺眼,持久而浓烈。

大家对苍蝇的厌恶程度可想而知。

然而,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人消灭过一只苍蝇呢。

如果有一只苍蝇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家都集体去打,用鞋底拍,用木棍抡,甚至用羽毛球拍儿拍,结果都是败北。

有时侥幸用苍蝇拍儿拍到了它,拍打的人说他打到苍蝇的感觉就如同打在一个橡皮膏上面。

苍蝇拍儿对它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一次次被他逃脱。

后来大家都装作没人发现他。

各行其事,而有一人暗中准备对他下手。

岂料刚一抬手,就被他给感觉到而飞离了对他下手的最佳角度。

这类苍蝇是从哪来的呢?

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呢?

他吃的是什么呢?

大家互相问询,也自问。

问来问去都感觉很疲惫和麻木了。

后来在人们午睡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喜欢落在人们的身上,吸食汗泥和那些灾难中伤者的血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