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者:红藤萝 字数:39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宏信和鹏鹏等人已经走了三天了。

在这三天里我们担忧着他们的安危,内心备受煎熬。

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有灵飞回来了。

华丽的彩羽闪烁着斑斓的光辉,引颈长鸣,名声高亢动听,翩翩落到我们的窗台上,慢慢敛羽。

时间是下午六点钟。

阳光已不在炙热,但是自然界依然亮堂堂的。

灰绿的叶依旧生长在树枝上,灰蓝色的野马莲依旧在山脚动人的开放。

风徐徐的吹在我们充满了希冀的脸上。

而且好像还有人激动得哭了起来。

楼前打井的,楼后建厕所的人们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欢欣的跑来看有灵。

都声声亲切地问候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美美和东东欢欣的伸手摸着她的尾翎,轻轻地。

有灵蹲在窗台上安详地看着大家,小小的圆眼透出了清灰色的光芒。

人群里有一个声音激动地大喊着:“看有灵的脚脖子上是什么?好像一个纸卷儿,信——”

果然,在有灵的美丽长腿上用一条黑线系着一个小纸卷儿。

红红伸出纤细的手指,理着有灵的羽毛。

她那瘦瘦的肩膀抬了起来,慢慢揭开绑在有灵腿上的纸卷儿……

杨局长接过来纸卷儿。

眯缝着眼睛疑惑的展开纸卷儿:“谁写的呢?写的是什么?谁能给咱写……”

杨局长低着头。

宽阔的额头已经变得瘦肖而黯淡了。

头发已经像一顶油污的帽子一样了,扣在头上。

蓝色西服显得格外肥大,衣襟也已脏的发出了油黑的光。

肮脏的一双大手擎着信。

口里念着:我们是第一小分队,我是鹏鹏,我们这里一切顺利,桑扶人民也很不幸,也很友善,我们同病相怜,所以很容易共鸣,团结一致,我们目前还没有出海。因为大家想先竭力把镇里的生活日用品挖掘出来,在他们没有变坏之前,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我相信宏信叔叔他们也在这样做吧。我们在桑扶大叔的家门前搭建了简易的房子,我们就住在里面,现在我们这里堆满了便利面,一桶桶的,像一面墙了,多巧,这位桑扶大叔的名字居然叫山本五十八,我们谈起过南京大屠杀。那晚我们都饱饱的吃了一顿便利面,坐在我们的简易房里。山本很诚恳的,他说在他服兵役的时候,一位都知事就去他所在的自卫队讲过话。说过,为了桑扶的前途,我们不能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而且你们要从内心里,就要有这种认识,我们没有侵略过中国,我们是去帮助中国的。我们从来就不成发动过南京大屠杀的残酷血腥军事行动,为了国家的前途,大家必须要有这种认识,我们不但自己要有这种认识,我们还要强调别人、外国人、国际社会的人们,要把他们内心肯定南京大屠杀存在的因素清除去,取而代之的是我们是友善的,先进的,与邻友好的。

山本五十八那晚很难过,他低着头,说,他知道南京大屠杀属实存在的。我觉得他能承认他们桑扶的暴行他的本质是好的,他对我们诚恳的表示了忏悔。

到底日本人民还是好的。

他已经知道了人龙的事情,非常感谢我们,希望大家要善待人龙。

有灵真是有灵,她能飞来找我们,大家高兴得不行,每人都抱了她一次。

胖子抱她崩了好几个高。

我的天啊!我最近正发愁呢,和你们联系太费劲。

今天有灵飞来,我把自己的重要想法告诉你们。

关于种白菜等的事情,我建议大家先把地面上两锹深的土清除掉,地面上的土壤很可能已经被辐射了,产生了毒素,大家费点儿劲,把地面有毒的土壤清除掉,然后用地下土种蔬菜,应该安全没有大碍了。还有一点希望大家注意,为了安全起见,菜籽要留下少许,以防万一。

还有我最近观察天气以及海浪。

发觉海面上总是漂浮着一层厚厚的紫气,不知你们发觉没有。

恐将有大的灾难再次降临。

所以我想让姑姑,你们多找一些花盆子类,在屋内用花盆种些蔬菜。

也要用干净的土壤。

大家费些力气,天气好的时候搬到外面去,如果天气不好了就搬回来。

我是担心,怕会有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我们身上。

我们要有多方面的准备,怎办?

恐怕我们人类的命运已经到了危难的关头。

我是个才疏学浅的人,没有诸葛亮的才华,不能预测什么。

但是我担忧说不定哪天会下一场酸雨,如果都被酸雨浇到,我们将颗粒无收。

诸位同仁,大家多多努力吧。

还有,我们要爱惜一切的种子,我们要活着,坚强的勇敢的活下去,谁若有了轻生的念头,谁就是孬种。

我要对何老爷子说几句话。

老爷子,你是何氏房地产企业开发集团公司的老总。

我今年十七岁,在这十七年里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您了。

您可千万别倒下,我们外出找寻生计,家里就靠你们这些元老坐镇了。

一想到你们,大家的心里就特踏实。

老爷子,我很想你们,不知道家里的水井打出水没有。

如果打出水来,刚开始的水应该是浑浊的,你们不要急,找几块纱布多多过虑几遍就可以了。

然后把水烧开就能用了。

老爷子,替我问候老太太以及我的所有长辈们吧。

也替我问候大家好吧,等我回去给您理胡子。

我们出来快有四天了,不知家里近况如何,大家很惦念。

望将回信挂有灵腿上,带给我们。

杨局长念完后,微笑着看大家。

他的笑容里有一些温暖和踏实。

于是一股夸耀鹏鹏的赞美之声快活的向四周飘荡开来,就像一阵花香,向周围溢去。

公公听到鹏鹏要给他理胡子,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来。

摇了摇已经变化成灰白色的头,摸着唇下短稀的胡须,眼里分明闪出了泪光。

赵行长,杨局长……

连我的眼里也变得湿润了。

周围的每一张面孔都是泣然中带着希冀的。

我的眼前现出了我的鹏鹏悠闲自得的样子。

披着藏青色的西服,肮脏的小背心露出来。

脸上挂着微笑,在地上慢慢地踱着脚步。

公公目光四处撒目,嘴里喃喃着:“笔呢笔呢?老婆子快找笔,我们有希望了,还有信纸,只要信寄出去,鹏鹏就会把便利面运回来的,还有我们的宏信一直没有回来,应该怎办?告诉鹏鹏一声?”

这时,小赵嘴里打着饱嗝,吧唧着烟卷儿挤了过来。

他一天到晚的在吸这一根烟。

一根朔料吸管儿。

他还很高兴:“这烟真抗吸,干吸不短,宝烟啊!”

他现在的神志依然不清,头上的伤痛不知好没好,药布已经变成黑灰色了,仍包在头上。

他现在的言谈举止荒谬而令人不悦。

尤其是刚才,他居然和人龙一起在海边弄回来很多螃蟹蚬子之类,拧开螃蟹腿,和人龙一起吃生的……

那个劲儿真让人受不了。

鹏鹏走时已有交代,暂时不要吃海里的东西,恐有辐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吃。

然而他带着人龙,大口大口的吃相真令人……

红红本来在厨房里和奶奶一起挑发黄了的芹菜,听见了屋内的众人言恶喝呲声,她匆匆赶进厅内。

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

她便紧绷着脸看人龙。

人龙现在面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极其冷淡的,不屑的甚至是仇视的。

只有面对红红时他的眼里才留露出顺怯之色,低头垂眼。

面对厨房里越来越少的水米等生命给养,许多人都对红红给人龙盛粥留露出微词。

于是,人龙在我们吃饭时就故意的溜出去,去海边了。

大家疑他是去吃海里的东西了。

吃就吃吧,反正他是核辐射的产物,也许他吃核辐射的东西反而会没事儿。

只有红红会焦急的到处喊叫他,招呼他回来吃饭。

“我饿,我吃这个没事,我已经吃过很多了。”

人龙低着头,他的头发也长得很快,而且有些卷曲,一律向上生长。

红红帮着他把头发梳了起来,竖了一个又短又粗的冲天发髻在头顶上。

他那鼓溜溜的脸庞透着端庄。

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眼仁又大又亮。

红红听了他的话后,扬起了脖子,仿佛她害了颈锥病一样,头向后仰着,慢慢摇了摇。

闭着眼睛,薄而油润的唇抿得紧紧的。

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温和地对人龙说:“以后你要把它煮熟了吃,来,我现在就教你煮海螺,用海水洗净,再用海水煮都可以不放任何的调料,记着以后不要吃生的东西了。”

关闭